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14 手術完成度,完美

  鄭仁面前的術野很小,要是從前,他肯定不會用這么小的手術術野來完成手術。

  術野小,意味著手術難度呈幾何數級增加。

  可是在系統空間里經過了“集訓”,2000多臺闌尾切除術一口氣做下來,他早已經適應了這種切口。

  現在的鄭仁看來,那種大切口太糙了,壓根無法達到系統要求的完美程度。

  如果說普通的手術,在切除闌尾之后,已經可以宣告手術成功,開始沖洗腹腔,撒抗生素,關腹。

  但那并不完美,鄭仁視野右上角有手術進度,剛剛達到86分。

  只是優秀而已,還不夠呀。

  鄭仁要做的是剝離附著在膽囊壁、肝臟表面的膿苔,好讓抗生素盡可能發揮作用。

  受到細菌刺激的膽囊已經出現水腫跡象,膽囊壁很脆,像精致的瓷器一樣。

  鄭仁毫不懷疑一旦膽囊壁破了,自己手術的完成度會從86分直接降到負分。

  現在的操作,不僅涉及病人的生命,還涉及自己的生命,鄭仁哪里敢輕忽。

  右手拿著中彎鉗子,剪刀掛在大拇指上,含在手心里,需要的時候一個輕微的動作,剪刀就會和中彎互換位置。

  動作輕柔而熟練,更多時候鄭仁是大拇指鈍性分離膽囊壁表面的膿苔。

  海城市一院的硬件設備很強,示教室有兩塊屏幕,一塊是大視野全景影像,第二塊屏幕連接的攝像頭在無影燈上,視野和燈光一樣,可以說沒有遺漏。

  此時第二塊屏幕被調整為主視野,鄭仁的動作清晰的展現出來。

  “好熟練,怎么看著有點眼熟呢?”

  “這種用剪刀和中彎的方式……”

  討論鄭仁鈍性分離方式的人很快被人捂住嘴,RB教授臨陣脫逃,把病人扔在手術臺上的事情,是一件丑聞。

  市一院高層領導們統一決定,下了封口令。

  大部分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知道的也不會說,所以才出現了現在這種情況。大多數的小醫生們都只是根據視頻猜測,沒有一個定論。

  聽到有人在身后小聲議論,劉主任的臉色愈發難看。

  老潘主任暫時也沒有心情打嘴炮,在他看來鄭仁剝離膿苔的過程有些畫蛇添足,完全可以等病人自行吸收。

  雖然晚出院幾天,可是并不會有更大的風險。要是為此而出現并發癥,就得不償失了。

  杏林園的論壇里,已經炸了鍋。

  直播的視野,比市一院示教室的投屏還要直接,清晰度也更高。

  真專業啊,無論是手術還是直播,難道是哪家直播平臺準備開手術直播,來杏林園試水?

  別扯淡了,手術能做成這樣的人,全國不超過十個。不管是誰,都不可能去直播平臺。

  鈍性分離的漂亮,我五十米的手術大刀已經饑渴難耐了,幸好下午有一臺手術,這就去試試。

  膜拜過后,自然是回味,提高,嘗試。

  這是醫生的共性,至少是大部分醫生的共性。

  一條條彈幕化作肉眼看不見的光芒,經過異位面,飄到系統空間里,落在狐貍雕像身上。

  漸漸的,系統空間不再扭曲。

  “溫鹽水,慶大霉素沖洗。”鄭仁剝離掉最后一塊膿苔,也長出了一口氣。看著右上角透明光屏上手術完成度已經變成97,心里安穩了許多。

  憑借鄭仁的經驗,只要按照步驟,沖洗,關腹,數值一定會變成100,也就是說這是一臺完美級別的闌尾切除術。

  成了!

  溫鹽水遞過來,鄭仁像是賣油翁一樣把溫鹽水順著幾公分的切口倒進去,等待20秒后,用吸引器吸干凈。

  此時,謝伊人把準備好的慶大霉素抽入注射器里,去掉針頭,遞給鄭仁。

  鄭仁緩慢把慶大霉素注射到病人腹腔里,然后開始關閉腹腔。

  腹腔留置抗生素,有人喜歡用粉末狀的頭孢類抗生素,有人喜歡用古老的慶大霉素。

  鄭仁是后者。

  兩者有細微的差別,鄭仁在數千次手術經驗積累下,憑經驗判斷慶大霉素更適合此時患者的病情。

  切口很小,關閉腹腔用不了幾針。

  但鄭仁沒有放松,他不敢大意。天知道系統說的十臺手術是只有十臺,還是一百臺手術里有十臺完美級別的手術就行。

  他只能自己給自己加壓力,爭取十臺手術,百分之百都是完美級別的。

  逐層關閉腹腔,到了切口部分,鄭仁想了想,要了一根3個0的可吸收縫合線,開始皮下連續縫合。

  對于謝伊人來說,這時候手術也做完了。

  她放松下來,笑道:“鄭醫生,患者是四十歲男患,應該不怕疤痕吧。”

  “我只是想做到最完美。”鄭仁一邊縫合,一邊說到。

  “以后有年輕女患,碰到你可就有福氣了。”謝伊人道。

  “嗯,如果是單純性闌尾炎,我可以做到無創口。”鄭仁道。

  謝伊人一下子愣了,無創口?鄭醫生是在和自己開玩笑呢吧。

  對,一定是開玩笑。

  雖然沒和鄭仁合作幾臺手術,但手術室里總是需要一些黃段子和小笑話才能維系住簡單、歡樂的氣氛。

  鄭仁的話,一字不落的被傳輸系統傳到示教室,播放出來。

  “簡直太猖狂了!”劉主任總算抓住一點小小的破綻,怒斥到。

  “劉主任,惱羞成怒了?”老潘主任笑呵呵說到:“鄭仁是在開玩笑,又不是和你開玩笑,你這么氣氛干嘛?”

  “作為一名嚴謹的外科醫生,這種不負責任的玩笑要是傳出去,那怎么能行!”劉主任開始不斷上綱上線。

  老潘主任勝券在握,嘴炮游刃有余,馬上把話題從無創口闌尾切除術轉移到普外一科誤診上來。

  一連串的嘴炮直接把劉主任從示教室轟走,落荒而逃。

  做個闌尾炎都要無損傷可吸收線連續縫合,這是在展示全方位完美無死角的手術技巧么?

  杏林園里,彈幕覆蓋全屏。

  對于觀看直播的醫生來說,手術在開始沖洗的一瞬間,已經結束了。

  當然,異位闌尾診斷就很困難,能毫不猶豫診斷,并且有信心直播,我猜應該是協和醫院的張老師。

  不可能,張老師才不會直播手術。

  大多數喊666的彈幕中夾雜著大家對術者的猜測。

  但不管怎樣,所有的猜測都滿含著對術者的敬意。這是一臺完美無瑕的手術,完全可以當做教科書里的示范手術。

  杏林園的直播沒有聲音,所以諸多醫生們都沒有聽到鄭仁說可以做無創口闌尾切除術這句話。

  鄭仁剪斷縫合線,手術完成度100,完美!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