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13 異位、急性化膿性闌尾炎

  鄭仁落刀,切口5cm,標準的小切口闌尾切除術的做法。器械護士是謝伊人,專注的看著鄭仁手中動作,在將要完成之前,預估下一步操作,遞上器械。

  配合標準,非常專業。

  電燒止血,小彎(鉗子)鈍性分離,按部就班的開始了一臺“誤診”的手術。

  示教室里,岑猛樂呵呵的看著屏幕,自言自語說到:“這么小的切口,還真是有信心啊。”

  “是啊,標準闌尾切除的口子也很少有開這么小的。”

  “這回真是學習了。”

  陰陽怪氣的評論聲像是巴掌一樣,一下一下拍在潘主任的臉上,啪啪作響。

  他的頭越來越低,做好了臉面掃地的準備。

  支撐潘主任的信念,只剩下鄭仁那臺如同天外飛仙一般的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巔峰表演了。

  杏林園里,比示教室更熱鬧。

  畢竟是網絡直播,大家誰也不認識誰,沒有利益糾葛,只有單純的學術討論。

  所以說的更直接,也更難聽。

  “右上腹剖腹探查切5cm口子,術者是想上天么?”

  “人家診斷的是急性闌尾炎,按照他的診斷,膽囊區的炎性條索是化膿的闌尾,別逼逼,安靜看大神手術。”

  “這特么是我看過最離譜的手術,這醫生能活到現在不被人打死,也算是個奇跡了。”

  無論是示教室還是杏林園的議論,都落不到鄭仁耳朵里。

  手術室里很安靜,鄭仁用小紗布保護創口,一伸手,一把中彎鉗子落在手上。

  “吸引器,戴套。”鄭仁把中彎拍在無菌單上,專注看著術野,有些冷漠的說到。

  謝伊人的判斷第一次出現失誤,連忙把吸引器的套擰上拍到鄭仁手里。

  吸引器發出“嘶嘶”的聲響,打破了手術室里的沉默。

  鄭仁一手拿著吸引器,一手用彎鉗子鈍性分離腹膜。當腹膜打開的一瞬間,吸引器就插了進去。

  “岑猛,去準備刷手吧。”看到鄭仁要吸引器,準備打開腹膜的時候,劉主任就安排道。

  他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剛好能讓老潘主任聽清楚。

  這是鄙視,毫不掩飾的鄙視。

  鄭仁的手術,從開皮到現在,沒什么可以挑剔的。真要是雞蛋里挑骨頭的話,技術權威會被質疑。

  但劉主任確信鄭仁診斷失誤,打開腹膜的時候,安排自己人去刷手,準備接手接下來的手術,這也是劉主任早就想好的打臉步驟。

  看劇本按照自己的預想在進展,劉主任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他不準備上這臺手術,就算是復雜的急性膽囊炎,自己也完全沒必要上,岑猛這個住院總就能搞定。

  自己只要坐在這里,用眼神來嘲諷老潘主任就行了。

  杏林園論壇直播間里,一條條彈幕開始刷屏。

  “草!真的是按照闌尾炎做的,這么牛逼的醫生太少見了。”

  “連個助手都不用,他哪來的自信?”

  “吸引器?這個直播是來搞笑的么?他要是能吸出膿液,我就直播把膿液都吃掉。”

  吸引器迅速落入腹膜被打開的口子里,剛剛好,一絲膿液都不會流出來。

  剛放進去,一團團黃中帶綠的膿液從吸引器的管道里被抽了出來。

  膿液的量很大,吸引器吸了32秒。

  示教室里,剛要領命去刷手的岑猛愣住了,劉主任的笑容也僵在臉上。

  膿液?一般膽囊炎是不會出現膿液滲出的,臨床最常見的是急性闌尾炎滲出膿液。

  難道真的是急性闌尾炎?大家都診斷錯了?

  不可能!無論是岑猛還是劉主任,此刻都在拼命回憶急性化膿性闌尾炎的B超表現。就算是異位闌尾,B超總該有提示吧。

  岑猛站在門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他開始動搖,萬一真是闌尾炎的話,自己刷了手站在手術室里,難道要被直播打臉?真要是那樣的話,丟人就丟大發了。

  杏林園直播間里,彈幕完全刷屏。

  “牛逼了,真的能吸出膿液來,不會把膽囊杵破了吧。”

  “剛才說要直播的那個兄弟還好么?膿液好吃么?坐等直播。”

  “我去……難道真的是闌尾炎?我怎么沒見過這樣的病例?”

  “化膿性闌尾炎,竟然只開5cm小切口,真有自信啊,是哪位大牛在開直播?”

  32秒后,吸引器里不再出現膿液。

  鄭仁把吸引器放到謝伊人鋪好的無菌紗布上,避免污染手術區。

  然后開始繼續分離腹膜。

  腹膜打開3cm,一條又粗又大,紫黑紫黑的東西冒出頭來。

  繼續分離,腹膜分離5cm,一根紫黑紫黑的東西直接蹦了出來。

  充血,水腫,還帶著白色膿苔。

  無論什么樣的形態,只要是外科醫生,一眼就能認出來,眼前這東西就是闌尾。

  只能是闌尾。

  必然是闌尾。

  示教室里一片死寂。

  劉主任的笑容已經被凍僵在臉上,眼輪匝肌止不住的顫抖,過電一樣。

  老潘主任此刻腰板漸漸挺直,直視屏幕,雙手握拳。

  杏林園直播間里,彈幕短暫消失,仿佛所有人都意識到這真的是一臺闌尾切除術,開口在右上腹的闌尾切除術。

  沉默了47秒后,彈幕開始斷斷續續出現。

  麻痹的,真的看見大牛了。

  我好奇的是他是怎么診斷的,術前給出的檢驗報告,沒有一項能夠確定是異位闌尾。我敢保證,術者肯定隱藏了其他檢查。

  說的好像做個下腹部MR你就敢診斷一樣,凡人,在大神面前顫抖吧。

  鄭仁的手很穩,動作不快,卻很準。

  闌尾動脈因為充血水腫,鄭仁沒有采取常規結扎,而是用縫扎的方式。小針細線在5cm的方寸之間上下穿梭,游刃有余。

  化膿的闌尾被切斷,帶著鉗子扔到標本盆里。

  鄭仁伸手,謝伊人的動作有些慢,有些猶豫。

  “小彎,剪刀。”鄭仁仿佛知道謝伊人在想什么,專心看著手術區,頭也不回的說到。

  “闌尾切掉后,應該溫鹽水沖洗,他要小彎和剪刀干什么?”示教室里,有人提出疑問。

  雖然是質疑,但完全沒有了術前那種明目張膽的鄙視。

  是的,不說手術怎樣,光是能準確判斷異位闌尾,就夠無數外科醫生吹一輩子的了。

  而且人家手術做的那叫一個漂亮,從開皮到現在,才不過3分鐘時間,其中還有半分鐘在吸膿液。

  為了避免自己被打臉,有疑問的人也只能憋著。發問,也只敢用最小的聲音,類似于腹誹。

  小彎?剪刀?這是要干什么?

  闌尾都切除了,還要展現什么?大牛,你已經很牛了,留個經典回憶給我們吧,千萬別玩呲了。

  你懂啥,人家不比你強?

  杏林園不愧是專業網站,一旦發現術者牛逼之處,馬上就跪的人占了大半。

  只有技術才能親近技術,愿意瀏覽這樣專業網站的人,基本都是技術流。他們對高水平的手術,本質流露出一種膜拜的態度。

  他在游離附著在膽囊壁上的膿苔!

  天啦嚕,他不怕損傷水腫的膽囊么?

  膜拜!我想知道這是哪家大神在手術,我要去進修!

粉紅色的封面看著好辣眼睛啊,盡快換成自己喜歡的風格吧,隨機抽取的果然不行。另外,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