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0010 闌尾切除術集中訓練

  “我不是什么教授,就是市一院的一名大夫。”鄭仁實話實說,“趴好了,就剩幾針了。你這傷口又被污染,還得再消毒。”

  這回碘伏消毒的時候,傷者沒有發出瀕死一般的叫聲,只是嘶了幾口涼氣,便忍住了。

  “鄭醫生是吧,我還以為您是外國教授呢。”

  “為什么呢?”

  “因為魏老先生請的教授據說在全球都是屈指可數的,沒想到你這么年輕。”

  鄭仁沒有接話,手腕輕輕一抖,角針穿出,順了一個結。

  剛剛被嚇得不輕,鄭仁的手還有些抖,線結不太好看,嘆了口氣,把線結剪斷,重新縫合。

  “我就是認錯了,三爺也不能認錯。”傷者是個話嘮,或許他想用對話來緩解自己緊張的情緒,所以滔滔不絕的說到:“我雖然是小人物,咱海城的英雄譜還是知道的。沒想到三爺竟然認識你,看來我這次來市一院就對了。”

  鄭仁不想搭話,也不知道該怎么說。這種場景對話模式,并不適合他。

  很快,最后一針縫完,鄭仁把皮緣對整齊,道:“行了,你出去吧。”

  一邊說,一邊把切開包拿到水池,用手肘打開自來水,開始沖洗手術用具。

  鮮血一旦凝固,很難洗干凈。

  所以消毒室嚴令要求手術用具必須清洗干凈,才能進高壓蒸鍋消毒。

  “鄭鄭醫生,我能不能和你一起出去?”傷者臉色有些白,站在鄭仁身后小心的問到。

  鄭仁也不知道傷者一旦出門,將要面對什么情況,想了想,問到:“需要報警么?”

  “肯定不需要啊。”傷者咧嘴一笑,“早晚都要過一遍,報警不報警的沒必要。”

  “行。”鄭仁倒也沒堅持,也不想過多了解社會人的規矩,直接答應。

  就在做最后的清洗工作的時候,鄭仁意識深處莫名空間中的影像開始自行剪接,圖像變化飛快,出現無數殘影。

隨后蜃影仿佛變成了一塊電腦顯示器,自行連接毫不遲疑的進入一個叫做杏林園的  沒有注冊、登陸等繁瑣的程序,比管理員還要牛。

  這個醫生相互交流的出沒的都是專業醫生。

  傳說,有國內頂尖的各科醫生也都在杏林園瀏覽,只是他們習慣做深水大鱷,從來不發帖、回復就是了。

  剛剛鄭仁縫合的錄像被放了上去。

  正是午休時間,杏林園里有很多人正在瀏覽。一個新帖,瞬間幾十個點擊。

  “這么普通的縫合,是誰放上來的?”

  “條件簡陋,手法一般,我建議下次采用皮下連續縫合,用可吸收羊腸線,這樣還能爭取點瀏覽量。”

  “視頻錄制精美,但手術毫無亮點,差評。”

  只有寥寥幾條評論,幾分鐘后就被擠出版面首頁,石沉大海。

  幾條評論化作幾點黯淡光芒,飛入茅屋前狐貍雕像里。

  鄭仁意識深處莫名空間一陣扭曲,一股狂暴的怒意像是狂風一般呼嘯、回蕩,仿佛某位存在正在大發雷霆。

  “嗯?”鄭仁正在清洗手術用具,忽然感覺一股冰寒從靈魂深處涌了出來。

  他顧不得手頭的活,心里感覺系統似乎出了什么問題,立刻進入系統空間一探究竟。

  剛剛出現,還沒來得及看清楚周圍的情況,面前光屏便出現一行字。字體浮現的速度極快,鄭仁確定自己內心不安,問題就出自系統空間。

  系統任務:三天時間,完成至少十臺手術,手術完成度必須達成完美級別。

  任務下面,是一大排手術選項。

  最后一行紅色醒目的字體標注:

任務獎勵:未知任務懲罰:抹殺  “”鄭仁愣住了,剛剛還和風細雨的系統為什么暴怒了呢?完美級別的手術可不是自己一個小主治能做到的。

  就算是帝都、魔都的大牛們,能百分之百完成一臺完美級別手術么?鄭仁覺得不可能。

  任務獎勵未知,懲罰是抹殺,難道說系統覺得自己天賦有限,準備讓自己猝死,好找下一個宿主么?

  這簡直太臥槽了。

  額頭鬢角后背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來,鄭仁連忙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

  鄭仁毫不懷疑系統的能力,對病人的診斷簡直準確到了極點,堪稱最佳外掛。

  正因為如此,他也毫不懷疑系統會無聲無息的抹殺自己,并且偽造成猝死的假象。

  冷靜,冷靜,鄭仁又把系統任務看了一遍,確認慢慢惡意之后,開始找尋手術的術式。

  三天時間,要完成至少十臺,還必須是完美級別的手術術式,面對幾百個選項,鄭仁毫不猶豫的選擇了闌尾切除術。

  畢竟出身普外科,鄭仁能親自主刀,做過最多的也只有闌尾切除術了。

  只能完美級別鄭仁壓根不敢去想,只能盡力。

  系統有什么用?詩和遠方有什么用?系統大神和生活還是會對自己雖遠必誅。

  手指點到闌尾切除術的術式上,蜃影破碎,無數殘片飛落,隨后重新組合。

  鄭仁身邊天地大變,藍天白云消失,一座手術室、手術床出現在他的面前。而最讓鄭仁驚訝的則是手術床上躺著的假人栩栩如生,比尋常醫學科上用的假人真實了不知道多少倍。

  任務獎勵:利用系統空間練習一個手術術式。獎勵提前發放,請宿主珍惜最后的機會。

  冰冷的機械女聲似乎變得尖銳了幾分,無時無刻不在提醒鄭仁他將要面對的是什么。

  “我能在這里練習多久?”鄭仁趁著機械女聲出現的時候,連忙試圖溝通。

  “現在宿主處于時空靜止狀態,現實空間流速為零。系統可以維持該狀態系統計算運行中”機械女聲最后變得凌亂,仿佛電力供給不足。

  最后機械女聲也沒有再出現,留給鄭仁的只有一行冰冷的數字:15:6:23:15.

  也就是說,自己要在系統空間里持續不斷的練習15天的闌尾炎手術?鄭仁知道,自己被判了死緩,這15天多一點的時間,是自己能握住的最后的救命稻草。

  沒有助手,沒有器械護士,只有鄭仁一人。

  他沉思了幾分鐘,最后認清現實,決定奮力一搏。

  手術刀很薄,很亮,闌尾切除術練習開始。

  系統給的病例很單純,切開腹膜后,發炎的闌尾就自己“蹦”了出來。結扎闌尾動脈,切除一切都做的中規中矩。

  很快,一例闌尾切除術完成。

  鄭仁抬頭看了一眼,系統評價出現在視野右上角:手術時間15分鐘,評級良。

  呃只是闌尾炎而已,還能做出花來么?鄭仁腹誹了一句。

  但系統就是大爺,系統給的任務自己說什么都要完成。

  于是,鄭仁開始無休止的闌尾切除術練習。

  各式各樣的闌尾炎,各種花樣翻新的手法,鄭仁把自己學過的、看過的、聽說過的一切手段都用出來,甚至還創造式的進行了改良。

  鄭仁好學,各種醫學文獻都有訂閱。

  鄭仁腦洞很大,也有過無數的想法。

  在系統空間里,鄭仁像是進入了極樂之地,忘記抹殺的預言像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開始提升自己闌尾切除術的水平,甚至各種奇思妙想都可以實踐。

  簡單的闌尾炎,還真被他做出了花。

  從最開始的15分鐘一臺單純闌尾炎,到最后5分鐘一臺復雜的化膿性闌尾炎,鄭仁忘記了一切,沉浸在其中無法自拔。

  而系統對手術的評價也從良到優。

  還剩2天的時候,他已經能達到系統認可的完美狀態。

  但鄭仁不敢放松,依舊把每一個步驟優化。這是性命攸關的大事,他不敢輕忽。

  最后一秒時間歸零,鄭仁身邊的手術室消散,沒有任何交流,他被直接攆出系統空間。

  鄭仁感覺系統空間似乎變得很暗淡,仿佛天上壓了一層厚厚的烏云,狂風暴雨將至。空氣也不復清新,彌漫著一股子血腥味道。

  “嘩嘩嘩”水聲入耳,鄭仁回過神來。

  外面的時間真的沒有流逝,鄭仁卻覺得自己仿佛老了二十歲。

  在這“一瞬間”,自己做了2300多臺闌尾炎手術,把一輩子的闌尾炎都做完了。

  他快速沖洗完手術器械,把切開包放到消毒桶里,然后打開手術室的門。

  “鄭醫生好。”

  聲音鏗鏘有力,整齊劃一。

  那群地痞已經不知去向,三爺悠閑的站在門口,走廊兩邊十幾個身穿黑色西服的人同時彎腰敬禮。

  “酷!”不遠處看熱鬧的人群起來。

  “鄭醫生,不好意思,小姐臨時有些俗事纏身。”三爺溫文爾雅的說到:“今晚鄭醫生有時間么?”

  時間?自己缺的正是時間。

  鄭仁想也沒想,下意識的回答道:“沒有。”

  空氣里彌漫著尷尬的味道。

正在辦理簽約事項,比較笨,估計得一周到十天能弄完,推薦之前,一天雙更,試水推一天三更。求點求推求收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