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05章 擼出來的腦出血?

  “傻了吧,咱搞醫療的還是以技術為主,抱上潘主任的大腿又能怎么樣。”一個醫生見鄭仁楞在走廊里,小聲叨咕著。

  “是唄,你看他連查體都不敢去,這是直接認輸的節奏么?不行就是不行,普外科不行,來到急診還是不行。”

  “真慫啊,老袁水平也不咋地,去試試唄,總比這么被人打臉強。”

  本來有些人之前還因為袁立桀驁的態度而為鄭仁抱打不平,但一看他連去問診都不干,便開始鄙夷起來。

  不怪他們,當醫生,要靠本事。

  只會溜須拍馬的人,去機關好了,在臨床也干不出什么事業。碰一起醫療事故,鬧得傾家蕩產。

  頂著眾多人異樣的目光,鄭仁覺得有些不好意思,連忙把所有出現的信息重新閱讀了一遍,心里對病情有了更為準確的了解。

  他把手里的袋子放到護士站的椅子上,和護士長說到:“剛剛病人診斷為腦出血,量不大,但有風險。一會做頭顱CT的時候派人拿著急救箱跟著,做完直接送到神經外科。”

  “……”護士長愣住了。

  “……”一走廊的醫生、護士都愣住了。

  這是搞什么呢?連最基本的問診、查體都沒做,就判斷一個自己走進來的病人是腦出血?還是一個自己走進來,看著沒什么事兒的患者。

  開玩笑呢吧。

  “難怪被普外科攆到急診來,就這水平。”一名婦科醫生瞥了鄭仁一眼,熱鬧都懶得看,轉身回診室。

  “哈哈,這種煞逼醫生,好多年都沒見過了。”

  “是啊,送到神經外科去,不是等著吵架呢么?一會有熱鬧看了。”其他人幸災樂禍中。

  “小鄭啊,咱可不能這么看病。”護士長有些不忍,語重心長的說到。

  “護士長,這面我不熟悉,麻煩您找人送他去做檢查吧。”鄭仁微笑,“我的更衣柜鑰匙在么?”

  這人……護士長無語。

  真是人要作死,怎么都拉不回來啊。

  就算你是潘主任家的親戚,不!就算你是潘主任的親兒子,這么瞎胡鬧看病,下面醫生也沒人聽你的啊。

  護士長見鄭仁說的很堅定,心里生氣,掏出一把鑰匙扔給鄭仁。

  “謝了。”鄭仁拎起袋子,開始收拾東西。

  很快,袁立問診、查體完畢,見鄭仁沒進來,便給患者開了頭顱CT的檢查單,讓患者自己去做檢查。

  這小子可真慫啊,嚇得連診室都不敢進,袁立心中暗爽。

  病人還沒等出屋,一個小護士進來,“走吧,我帶你去交費、做檢查。”

  袁立見小護士手里拎著急救箱,楞了一下。

  “這是搞什么?”

  “鄭總說了,病人有危險,讓人跟著。”小護士也很不高興,嘴里嘟囔著。

  一個急救箱至少有五、六斤,拎著跑來跑去挺累的。

  新來的住院總還真是能折騰人啊,不敢跟袁醫生過招,拿護士撒氣。小護士一臉不高興,心里暗罵。

  這不是扯淡呢么?袁立霍的一下站起來。

  “我病情很重?”病人被嚇得臉色有點發白,小心翼翼的問到。

  “沒什么病,就是休息不好、身體疲勞導致的神經性頭疼。”袁立道:“做CT是謹慎起見,放心吧,沒事的。”

  安撫了患者,等小護士和患者轉過走廊拐角不見背影,袁立這才怒氣沖沖的跑到鄭仁面前,呵斥道:“你是個醫生嗎?你還有一點醫德嗎?”

  袁立準備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對這個空降的住院總進行致命打擊。

  “啊?怎么了?”

  “剛才的病人,是因為頭疼來就診。詢問病史,他每次擼管后都會有頭疼的癥狀。昨天擼的次數有點多,疼了一夜,就來看看。”袁立急吼吼的說到:“就是休息不好導致的神經性頭疼……”

  “病人的診斷應該是腦出血,用輪椅推著去做檢查,做完直接去神經外科。”鄭仁很平靜的說到。

  “用輪椅?”袁立冷笑:“是不是該用平車把你送到神經外科,看看你是不是也腦出血了?”

  “不信就算了。”鄭仁倒無所謂,本來這事兒就很難讓人相信。要不是昨天巔峰狀態下自己獨自一人完成了一臺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就算是他自己都不會相信。

  病人的病史太過奇葩,護士們捂著嘴偷樂,幾個醫生在一邊閑聊,說著自己經歷過的類似病例。

  此時已經沒人再關注鄭仁了,一個注定撲街的小醫生,需要關注么?

  袁立冷笑一聲,道:“爛泥扶不上墻。”

  說完,他背著手溜達回外科診室。

  在袁立看來,自己贏定了。手里有這樣一個例子,就算老潘主任回來,再和鄭仁什么爭執,也沒什么好說的了吧。

  這個病例就是打臉的利器!

  十多分鐘后,一個高高胖胖的醫生風風火火的闖進急診科。

  “剛才那個患者,是誰讓送到神經外科的?!”高胖醫生嗓門也大,聲音在整個走廊里回蕩著,嗡嗡作響。

  幸好一早是急診科最清閑、病人最少的時候,要不然光是這一嗓子就得有人心梗發作。

  “哈哈,神經外科的醫生來找說法了。”內科醫生在一邊看熱鬧,“就說鄭總不靠譜,怎么樣,人家這就找上來了。”

  “什么事兒都沒有的患者直接送到病房,這事兒說起來我都替他丟人。”

  “唉,咱急診科什么時候能來個厲害的醫生啊,別什么爛貨都往急診科塞。”

  一發地圖炮打出去,在一邊看熱鬧的醫生臉色都變了。你特么這是連自己都損么?

  你個爛貨,你說誰是爛貨呢。

  鄭仁聽到問話走過去,道:“張哥,我送過去的。”

  “鄭仁?你真的來急診了?”張醫生也認識鄭仁,但招呼后臉一板,嚴肅的說到:“今天我們三臺動脈瘤手術,你能不能不給我們添亂?”

  “添亂?”

  “什么事兒都沒有的病人,急診隨便處置就可以了,干嘛送病房?”張醫生越說越是不高興,“我聽護士說,你診斷的腦出血。連個CT都沒有,腦出血的體征也不存在,你怎么診斷的?水平那么高呢?”

  “三臺動脈瘤啊,那你們今天有的忙了。”鄭仁道:“病人是微小動脈瘤滲血,希望沒事。”

  “……”張醫生越聽越氣,還微小動脈瘤滲血,你一個普外科醫生知道微小動脈瘤出現的幾率是多少么?滲血的幾率有多少么?需要什么誘發條件么?知道有什么臨床表現么?

  剛要說話,張醫生的手機響起來。

  “喂?”張醫生接起電話。

  “你干嘛去了,剛來的病人昏迷了,雙側瞳孔散大,對光反射消失。”一個聲音急匆匆說到:“CT剛上傳,是動脈瘤破裂的腦出血,趕緊回來搶救!”

  聽到電話,在場所有人都呆住了。

  張醫生眼角抽動了兩下,轉身就跑,咚咚咚的聲音像是大象狂奔。

  袁立聽到神經外科醫生來找事兒,探出頭看熱鬧。

  可是他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結尾。

  “真的腦出血了?”袁立愕然,自言自語。

  鄭仁正好經過袁立身邊,聽到他的疑惑,微微一笑。

  “不然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