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04章 超級系統功能

  雖然沮喪,日子該過還是得過。

  抬眼看了一手機,鄭仁嚇了一跳。自己竟然睡了十幾個小時,一覺醒來已經是第二天六點多鐘了。

  劉主任這么早給自己打電話,難道他沒睡么?

  正琢磨著,電話又響了起來。

  是鄭仁在科室里一個好朋友楊磊打給他的,聲音有些焦急。

  “鄭仁,我跟你說,昨天出大事了。”

  “嗯?怎么了?”

  “手術后森宇一郎教授大發雷霆,把付院長罵的跟孫子一樣。”電話對面的聲音有些幸災樂禍,“但最后還是你背鍋,付院長要開除你,幸虧急診科老潘主任出頭,跟付院長拍桌子罵娘。”

  和急診科有什么關系?老潘主任這個人鄭仁認識,他是軍區醫院退休的老主任,被返聘到海城第一人民醫院。

  軍人出身,脾氣本來就火爆,加上性情耿直。

  難道他知道了什么?

  “不過最后你還是被攆到急診科去了。”楊磊道:“問你個事,你在手術室,昨天那臺手術最后是誰做完的?”

  “……”鄭仁這才大概知道自己巔峰體驗,耗盡精力昏睡一天到底都發生了什么。

  估計是森宇一郎覺得沒面子,直接走人了。出了這么大的紕漏,總要有人背鍋,而且最后還嚴密封鎖了消息,竟然沒人知道是自己做的手術。

  也不算沒人知道,估計老潘主任是知道的。要不然他也不會和付院長直接拍桌子罵娘,跨科室為自己說話。

  “我也不知道。”鄭仁想了想,回答道。

  他不能說是自己做的,畢竟那只是一次性的巔峰體驗,再做一次肯定原形畢露。

  這可是要讓人打臉的。

  反正自己有了系統,凡事不急,只希望系統能快點“活”過來。

  鄭仁掛了電話簡單洗漱后便去上班。

  來到科室,首先看見的就是劉主任板著的臭臉。

  和劉主任對罵?這不是鄭仁的性格。

  人如其名,鄭仁就是一個君子,潑婦罵街這種事兒劉主任能做的出來,鄭仁可做不出來。

  把昨天的事實真相說出來這種事兒鄭仁更是不會干,自己的好朋友問都沒有告訴他,更不要說在大庭廣眾下說了。

  相信用技術打劉主任臉的那一天并不遠,鄭仁堅信。

  鄭仁選擇無視劉主任,和同事打了個招呼就來到醫生值班室。收拾了一下柜子,把白服、聽診器、叩診錘、幾本專業書籍用一個塑料袋裝好,拎著就離開了普外一科。

  “鄭仁到底犯什么事兒了?”

  氣氛壓抑,同事也都不敢詢問。一直到鄭仁離開,劉主任板著臉回到主任辦公室,這才有小護士悄悄問身邊的人。

  “說是昨天手術,他違反了原則,森宇一郎教授很生氣,這才……”一個老護士道。

  “多好的人啊,怎么會呢?”

  “別亂發好人卡,我估計這次鄭醫生要倒大霉了。你不知道,昨天劉主任被付院長罵了一晚上,罵的那叫一個難聽。”

  鄭仁沒聽到同事們的議論,坐電梯下樓,來到正對醫院大門的急診科。

  這是一棟五層的大樓,按照原本的規劃設計,應該是獨立的急診大樓,所有急診患者都會在急診大樓接受救治。

  但急診的活難干,根本留不住醫生。實在用行政手段強留的話,醫生也會選擇辭職。

  這種情況不光存在于海城第一人民醫院,全國都是如此。

  沒有醫生,硬件條件再好急診科還是沒辦法發展起來。所以急診大樓的一層是急診內外婦兒,二樓以上都閑置著。

  到急診,相當于前蘇聯被發配到遠東西伯利亞的罪犯,這是醫生們的共識。

  鄭仁也沒什么委屈,自己好歹是有系統的男人了,犯不著和小人一般見識。

  來到急診科報到,潘主任卻沒在。

  護士長告訴鄭仁,潘主任安排他當住院總,負責外科臨床工作。

  鄭仁的猜測落實,看樣子的確有人知道做那臺手術的人是自己,比如說潘主任。

  “呦,鄭老總是主治醫師么。”還沒等鄭仁領更衣柜的鑰匙,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在旁邊傳來。

  鄭仁一看,是急診科的袁立醫生。

  平時雖然不經常來急診,但這么多年了,總歸知道是誰。不過也僅此而已,點頭之交。

  “袁哥,我去年考試過了。”鄭仁脾氣好,微笑回答道。

  “以后你這主治醫師要好好教教我哦。”袁立靠在急診外科的門框邊,語氣愈發怪異。

  “您是老大哥,這么就見外了。”鄭仁有些頭疼,根本不會打嘴架。

  “別,潘主任發話,以后你就是鄭總了。”袁立咳嗽了一聲,一口痰吐到地上,“呸!”

  “袁立,你怎么說話呢!”護士長先不干了,潘主任不在,她首先保證袁立和鄭仁可別打起來。

  “護士長,他才幾個歲數?憑什么能當住院總?我晉級考試都過了三年了,還不讓我當!”袁立有些激動道。

  “你找潘主任說去,小鄭剛來……”

  “你放心,打不起來。”袁立一臉不屑的看著鄭仁,道:“小子,比比?”

  “下個病人,咱倆接診,問診查體都隨意。然后讓病人去做檢查,咱倆說診斷,要是你水平不夠,可別怪我不給潘主任面子。”袁立道。

  護士長一看打不起來,也就沒說什么。

  其實她也很好奇,為什么老潘主任遲遲不安排住院總的職務,偏偏就給了鄭仁。而且昨天,老潘主任在院長辦公室拍桌子罵娘,甚至還指著院長鼻子說,要是早幾年一個電話叫兩車大頭兵來干死你娘的。

  潘主任雖然脾氣不好,但卻是個講道理的人。

  這一切必有原因。

  一早是急診科最清閑的時候,內科、兒科醫生也都跑出來看熱鬧。

  見鄭仁一臉無奈,袁立感覺自己吃定了這小子,心想別以為你靠著潘主任就能為所欲為。咱干大夫的,要靠手藝吃飯!

  正說著,一個十八九歲的小伙子手里拿著掛號票走了過來。

  “正好,就是你了。”袁立一把拉住小伙子的胳膊,直接拉進外科診室,也不管小伙子要看哪科。

  鄭仁卻呆在原地,走了神。

  當他看見病人的時候,視野開始立體化。

  那個半透明的屏幕又出現在自己眼前,右上方不斷有漢字出現。

  系統還在,只是不說話而已,看到這塊屏幕,鄭仁徹底放心了。

  屏幕上的字不斷延展,鄭仁仔細看去。

  男患,十七歲,因頭疼10小時伴惡心,未吐來我院就診。

  接下來就是患者的生命體征以及各種檢查結果,以及最終診斷……

  鄭仁仿佛能聽到文字出現時候發出的聲音,這特么是系統么?這是直接把自己診斷的技能點全部點滿的親爸爸啊。

  難道自己變身終結者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