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02章 真正的巔峰

  什么?系統?鄭仁腦海里出現無數的疑問。

  鄭仁雖然一直單身,卻從來不喝酒、不去夜場。平時工作繁忙,日常娛樂就是忙里抽閑,看網絡小說。

  但是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小說里的情節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恍惚中,冰冷的機械聲音再次出現在耳邊。

  宿主獲得新手福利——巔峰體驗,限時30分鐘。

  畢竟鄭仁是資深小說愛好者,對系統這種存在接受度相當高。

  此時他孤零零的站在術者的位置上,面對的是只做了一個開頭的、普外科難度最高的手術,要怎么選擇還有猶豫的機會么?

  總不能見死不救,要是那樣的話,還當什么醫生!

  鄭仁瞬間拿定主意,想找方式打開巔峰體驗。但沒等他和系統交流,只是一轉念的功夫,眼前又冒出一片白光。

  恢復了視覺后,他愕然發現自己的雙手開始自行活動著。

  手指動作靈巧而細膩,拿著一把彎剪刀,正在用鈍頭分離胰腺腫瘤的黏連組織,偶爾遇到堅韌部位才會用銳利的刀刃挑破阻礙。

  這是在做夢么?

  用盡全身力氣想要重新掌控雙手,但他驚訝的發現明明是自己的手,卻根本不聽自己使喚。

  鄭仁感覺自己像是全身高位截癱的病人一樣,失去了對肢體的操控能力。

  而自己的肢體變成了機器,嚴謹而精密的“做著”手術!

  難道自己被系統托管了?就是玄幻小說里說的奪舍?而自己是那個被奪舍的家伙?

  用不了多久,意識會漸漸淡化,從而煙消云散?

  一系列的疑問讓鄭仁冷汗直流,陷入絕望的泥沼之中,無法自拔。

  “請宿主注意,30分鐘巔峰體驗期間無法自行支配肢體。鑒于宿主情緒過于激動,激素環境紊亂,暫時給予鎮靜處置。”系統機械合成的聲音再次響起。

  很快,鄭仁在系統的幫助下冷靜下來。

  “請宿主珍惜巔峰體驗的機會,請注意,該機會只有一次。再次重復,此機會只有一次。”

  他注意到,如果排除是“自己”正在做手術這個因素的話,現在的視角是最棒的,是剛剛站在手術室角落里的自己夢寐以求的!

  手術視野當然以術者為主,觀臺學習手術的人永遠都沒有機會以主視角從頭到尾觀摩一臺手術。

  而現在,這樣一個機會就擺在鄭仁面前。

  千人禮堂中,早就亂成一鍋粥。

  手術直播很順利,高清晰的投影從各個角度把森宇一郎教授的高超外科技巧展現無遺。

  可以說,主辦方是花了極大心血來布置的,堪稱完美。

  但是在手術進行了一小半的時候,森宇一郎教授忽然離開手術臺,而后幾個助手也都離開。

  最后站在手術臺上的竟然只有一個人,手套上沒有血,看樣子是術中換了主刀醫生。

  手術室里到底發生什么了?為什么沒人給新的主刀醫生當助手?

  從直播的角度來看,根本沒有什么地震,一切都很平靜。

  所以在場一千多人都很詫異,無法理解如此怪異的舉動。

  在醫療界里,很少甚至絕少出現這種情況。如果手術太難,超乎預期,打開看一眼再關腹。臨床上,把這種術式叫做開關術。

  雖然病情變化超乎預期,可是森宇一郎教授的手術很順利,為什么要放棄?

  太不可思議了,太不負責了,這簡直是拿人命當兒戲!

  隨著站在術者位置上的鄭仁重新開始手術,喧嘩聲更大了幾分。

  “不是要關腹么?他怎么繼續手術了?”

  “這么大型的手術,沒有助手能行么?”

  “直播用患者練手,真是喪心病狂。”

  “海城市一院怎么搞的,簡直就是亂彈琴!”來自帝都的教授憤怒的說到。

  當那雙手開始手術的瞬間,無數醫生錯愕了,紛紛指責。

  本來想看一場漂亮的示范手術,沒想到意外接二連三的發生。

  可是指責聲很快就變成了壓抑的驚呼,驚呼中帶著無數不解。

  八個高清投影儀即時直播著手術的過程,每一個細節都呈現在在場醫生們的面前。

  “剪刀還能這么用?”

  “胰頭的黏連竟然用手指鈍性分離,他不怕把胰腺撕裂么?”

  “那里竟然有一根異常增生的腫瘤供養血管,他是怎么發現的?”

  一聲聲驚呼,一個個疑問,在禮堂中迸發出來。

  沒有人解答,就連疑惑中自言自語發問的人隨后也沉默下去。

  一個人,沒有助手,只有一名器械護士幫助,手術竟然做的要比森宇一郎教授還要快。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在場的都是內行,就算縣鄉級醫院的外科主任不會做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但也能看出來現在正在做手術的術者技術純熟而精湛,對解剖結構的理解到了無法描述的高度。

  之前讓大家驚嘆不已的森宇一郎教授的水平,似乎也沒打到這個高度。

  不,何止沒有他高,其中差距,至少有一個數量級。

  會場里鴉雀無聲。

  幾分鐘后,腫瘤黏連部分已經剝離到下腔靜脈處。

  這里最是關鍵,下腔靜脈粗3cm左右,彈性比動脈差,一旦游離黏連的時候下腔靜脈受到損傷,是不可逆轉的。

  瞬間大量出血,患者必然會死在手術臺上。

  一般遇到這種情況,術者會選擇放棄手術,和患者家屬遺憾的交代,我們已經盡力了。

  但投影上的那雙手卻沒有絲毫停頓,一把剪刀,開始游離下腔靜脈外層粘膜。

  來自帝都的教授一下子站了起來,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雖然視野已經很清晰了,但他還是往屏幕前走了幾步。

  “不可能啊,游離下腔靜脈外層粘膜需要特殊器械,一把鈍剪刀怎么可能做到?”

  “他竟然完成了……”

  “這不可能!”

  老教授頭發花白,因為緊張或是太過投入,全身微微顫抖,嘴里自言自語。

  游離、切除、吻合、清掃淋巴結,所有動作簡練而精準。

  26分鐘,手術結束,溫鹽水沖洗腹腔,開始關腹。那雙手甚至沒有檢查是否有出血點被遺漏,仿佛對自己有著無限的自信,根本不會有任何失誤。

  29分鐘,腹腔關閉,手術結束。

  來自帝都的老教授驚愕的站在屏幕前方,雙手握拳,手心里滿滿的汗水。

  只是觀看了半個小時的手術,卻耗盡了他所有的精力。

  他是國內肝膽胰外科的權威專家,所以他明白剛剛自己看見的意味著什么。

  自己做不到,森宇一郎也做不到,沒有人能做到。

  但這樣一臺完美的手術卻活生生呈現在自己面前。

  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