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0001章 重量級手術直播

  手術室的無影燈很亮,醫生手上的刀很薄,鄭仁很慌,雖然他不是躺在床上那位。

  他很努力的蹭到今天的手術,卻沒想到付院長為了表達對教授的重視,親自當助手。

  此時他穿著無菌手術衣站在手術室的角落里,壓根看不到哪怕一絲術野。

  只要有手術,就會有意外發生。鄭仁沒想到的是,手術前也會有意外。

  馬上要開始的手術很重要。

  外科醫生很少有做手術直播的,敢做的都是業界數一數二的大牛。

  今天,海城第一人民醫院有一場手術直播,主角是全球知名的肝膽胰外科專家森宇一郎教授。

  能容納一千人的會場座無虛席。

  全省八成的相關專業主任均列席,甚至帝都、魔都幾家專科醫院的教授都來到海城,參觀學習直播手術。

  平時在科室里像天王老子一樣的主任們在會場里,像是大白菜一樣,抬手就能碰到一個。

  會場上方掛著大紅色條幅——熱烈慶祝第一屆海城肝膽胰外科學術會議勝利召開。

  主席臺沒有擺出長條會議桌,而是拉起巨大的屏幕,八臺高清晰投影儀分不同角度,正在實時直播正在市一院手術室進行的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

  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是普外科除了臟器移植外,難度最高的手術。

  術者是來自RB東京順天堂大學附屬醫院的森宇一郎教授,他是RB皇室的健康顧問,在全球外科學術界排名前五。

  為了請到森宇一郎教授,會議組織者煞費苦心,花費了極大代價。而且患者家里也做了很多工作,畢竟這名病人是海城首富,全市六成樓盤都出自他的公司。

  重量級教授、重量級術式,充滿自信的手術直播,成為了第一屆海城肝膽胰外科學術會議的壓軸戲。

  可惜,鄭仁一眼都看不到。

  九點十五分,手術正式開始。

  森宇一郎教授作風嚴謹,沒端大牌醫生的架子,親自開皮。

  投屏上八個不同角度的投影無死角的展現森宇一郎精湛的外科手術技巧。

  “不到十五公分的切口,后期吻合能夠么?”

  “你我肯定不行,但人家是頂尖教授,有什么不行的。”

  “是啊,據說14年天皇的手術就是森宇一郎教授主刀的。教授的水平可是全球屈指可數的。”

  皮膚、皮下組織,肌肉、腹膜,一層一層切開,如庖丁解牛一般熟練。出血量極少,現場主任們目測也就510ml。沾血的紗布只有星星點點的紅色,像是雪地里盛開的紅色花朵。

  但意外還是發生了。

  腹膜打開后,會場里響起一片驚呼聲。來自帝都、魔都的幾位教授表情一肅,目不轉睛的看著投影大屏。

  胰腺惡性腫瘤發展的極為迅猛,已經侵犯到周圍組織,黏連嚴重,猶如一體。

  一般來講,為了避免意外情況發生,直播的手術都會選擇病情較輕的患者來做。任何一位大牛級人物都不能避免失誤,所有人都一樣。

  病情較輕的患者失誤率會很低,這一點毋庸置疑。

  為了篩選病人,付院長費了不少功夫。病人的CT、MR片子由省內、省外教授看過,最后送到森宇一郎的手里,得到認可。

  所有專家、教授都認為患者是三期胰頭癌,病情較重,但腫瘤組織和周圍沒有黏連,適合手術。

  可惜天不隨人愿,所有人都看走了眼。

  看到這種情況后,付院長的汗一下子就冒出來,打濕了無菌帽。

  這到底怎么回事?

  為了避免失誤,術前兩天還做過一個核磁,與前片對比,沒有太大變化。

  難道腫瘤組織兩天內暴長?

  付院長手里拿著吸引器,微微顫抖。

  森宇一郎教授有些不悅,用手里中彎鉗子敲了敲吸引器,小聲說了句日語。

  付院長雖然不懂日語,但還是敏銳的捕捉到那句話里似乎有一個詞是八嘎。森宇教授對自己不滿意,付院長如墜冰窟,全身都有些僵硬。

  身后的年輕的翻譯馬上臉一板,嚴厲的看著付院長,“付桑,森宇教授對你的表現很不滿意。雖然你們的技術水平和器材一樣的低劣,但是還請拿出最專注的態度來完成手術。”

  已經很多年沒人敢這么和自己說話了,付院長大窘。難怪抗戰的時候大家最恨的是二鬼子和漢奸,真是可惡啊。

  不過他沒敢表現出一絲內心的不滿,努力擠出一個微笑,怎么看怎么像是在諂媚。

  病情比預想的要復雜,但對于全球頂尖外科醫生來講,只是難一些,并非無法解決。

  手術繼續,一點點耐心的剝離腫瘤和周圍組織黏連,出血依舊很少。稍大的毛細血管都會提前結扎或是用電燒點掉,沒有例外。

  大會議室里,不時傳出驚嘆,森宇一郎教授對解剖結構真的是太熟悉了,這就是全球頂尖教授的水準!

  站在無影燈下的森宇一郎毫無疑問是引人注目的主角,像是璀璨的星辰,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鄭仁則根本沒出現在投影中,他是陰暗角落的一粒灰塵,微不足道。

  雖然上不了手術,但他在腦海里根據森宇一郎教授用的各種器械腦補著手術的整個過程。

  要是能看一眼就好了,鄭仁心里無比渴望。

  努力變換各種角度,想試試能不能看到一點手術的過程,但一切都是徒勞的。

  忽然,鄭仁感覺眼前強光耀眼。無影燈開始晃起來,器械護士面前的臺子上各種刀、剪、鉗像是精靈一般翩翩起舞。

  他有些恍惚,難道是自己出現幻覺了?隨即明白,不是幻覺,是地震!

  只一瞬間,整個屋子都晃動起來,屋頂也發出嘎吱的聲響,好像頂棚和磚石框架隨時都會散落,把所有人埋葬。

  正在做手術的人們也慌亂起來,森宇一郎畢竟出身島國,訓練有素。毫不猶豫的離開手術臺,把站在墻角的鄭仁擠開。

  年輕的翻譯立即趕過來,把鄭仁從角落里推出去。

  “滾開!”

  鄭仁有些茫然,但多年手術培養出來的本能讓他躲開翻譯的手,避免無菌手術衣被污染。

  細微的晃動還能覺察到,但并不劇烈。也不知道是地震結束了,還是剛剛只是一道開胃菜,隨后會有更高級別的強震。

  “都別慌!”付院長裝作鎮定,吼道:“讓教授先走。”

  森宇一郎機警的像一只野狼,在一次微弱的振動后消失,他毫不猶豫的打開手術室的門,消失在走廊盡頭。

  翻譯緊緊跟在森宇教授的身后,付院長也隨著離開手術臺。

  “鄭仁,你繼續完成手術!”主任雙腿顫抖,像帕金森病人一樣用最快的速度離開這個鬼地方。

  我么?鄭仁一口老血差點沒噴出來。

  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主治醫師,雖然很用心,也很努力。但在等級森嚴的醫療系統,像他這個年紀根本沒有機會接觸高級手術。能做的也只有闌尾炎、疝氣一類的一、二級手術而已。

  而主任要讓自己接手的,可是號稱普外科最頂級、難度最高的術式之一——胰十二指腸聯合切除術!

  鄭仁沒有跑的想法,作為一名醫生,病人在手術臺上,自己先跑?不存在的。就算是死,也得死在手術臺上。這時候跑走,和戰場上的逃兵有什么區別?

  這種念頭很質樸,也很純粹。

  可是手術自己不會做啊,看樣子只能沖洗,關腹了。

  鄭仁穩定了一下情緒,準備觀察一下手術進行到了哪步。忽然又是一陣震顫,無影燈晃了一下,白光照射到鄭仁的瞳孔。

  光線太強,比直視正午的太陽還要刺眼。鄭仁隨即感覺到一絲冷氣從頭頂落入身體里,眼前一片漆黑。

  難道是樓塌了,把自己砸死了么?

  這就是死亡的感覺么?

  恍惚中,鄭仁聽到自己身體里傳出劇烈的咳嗽聲,還聞到一股子血腥味。

  這是怎么回事?是幻覺?

  鄭仁腦海里無數的記憶涌出,從小到大,有些他自己都忘記了。這時候卻無比清晰的出現,翻江倒海一般。

  這是臨死前的記憶平面鋪開么?鄭仁頭疼欲裂,心里出現這樣一個模糊的想法。

  似乎只有一秒鐘,又似乎過了無數年,記憶的海洋平靜下去,與此同時一個聲音在鄭仁耳邊出現。

  系統綁定開始……

  系統綁定結束……

  請宿主接受新手任務。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