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18章 拜師煉蒼

  三千年前,煉蒼被打的只剩下一縷殘魂,遁入地底世界。

  剛開始,他的心,自然怨恨,自然想報仇。

  便把銘煉之道,傳授給地底人類,希望培養出一名皇道強者,為他報仇。

  所以,他便成了地底人類的古祖。

  但后來他發現,地底人類的體質特殊,或許是在地底的原因,與天地大道,終究不同,與日月星辰永隔,所以,地底人類不像地外之人一般,有無限可能,這里的人類,最高只能修煉到六級。

  是的,六級相當于靈海境,也就是地底人類所說的神級。

  六級,怎么能幫他報仇?

  而他的殘魂,又不能出去尋找傳人,同為皇道強者,恐怕他一到地外,就會被帝一武皇感應到。

  無奈,后面煉蒼便煉制了九把玉劍,尋找了幾個六級巔峰的強者,將他們送出地外,在外面建立了一個通往地底世界的入口,且把九把玉劍,散落各地,希望能尋找有緣之人,進入地底,成為煉蒼的傳人,將來為他報仇。

  他故意在地底散播,說若有地外之人進來,里面會有天命之人,能讓他蘇醒。

  可一晃,隨著時間的流失,卻始終沒有人進來,煉蒼本來已經慢慢絕望了,一縷殘魂,進入到沉睡之中。

  時間一晃,就是三千載,沒想到,三千年后的今日,終于有人進來了,而且,還有兩人,闖到了最后一關。

  謝念卿與陸鳴一進入最后的洞穴,由于陣法感應,煉蒼瞬間就感應到了,從沉睡中蘇醒。

  聽完后,陸鳴心里嘆息。

  又是帝一武皇。

  他不由的想到了九陽至尊,他也是被帝一武皇所害,只留下一縷殘魂。

  兩個蓋世人杰,結局何其相似。

  “你是帝天神宮的帝天神衛吧?我在你身上,感應到神衛令牌的波動!”

  煉蒼看向陸鳴,眼眸中,仿佛有日月星辰在輪轉。

  陸鳴心里大震,煉蒼與帝一武皇有大仇,不會順手殺了他吧?

  想到這一點,他后背滲出了一層冷汗。

  謝念卿身形一動,擋在陸鳴身前,眼眸死死的盯著煉蒼。

  即便是皇道強者,若是他要殺陸鳴,也唯有一拼。

  “哈哈,小兩口,感情倒是不錯,膽量也很大,我喜歡。”

  煉蒼哈哈大笑。

  謝念卿臉色微紅,但依然咬著牙,擋在陸鳴身前。

  看著謝念卿纖細的背影,陸鳴的心理非常暖,他上前一步,拉住謝念卿的小手,與謝念卿并肩站在一起。

  “嗯,你們兩人同樣天資無雙,郎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放心吧,兩個小家伙,我與帝一的恩怨,與其他人無關,況且這個小家伙雖然是帝天神衛,但恐怕連帝一的面都沒見過吧,我煉蒼何等人物?豈會牽連他!”

  煉蒼笑道。

  陸鳴與謝念卿暗暗松了口氣。

  說實話,面對一尊皇道人物,即便是一縷殘魂,壓力也是恐怖無邊。

  相差太大了,皇道人物恐怖吹口氣,都能讓他們死個十次八次的了。

  “前輩,不滿你說,我與帝一武皇,遲早要走上對立!”

  陸鳴抱拳道。

  “你與帝一武皇會走上對立?你一個武王,能和他有什么仇?等等,莫非,是你體內的這一位?”

  煉蒼的目光,仿佛能看透一切。

  這一刻,陸鳴身體發光,如陽光普照,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現,懸浮于空中。

  “九陽前輩!”

  陸鳴低呼,這道身影,正是九陽至尊。

  “晚輩九陽,見過煉前輩,與前輩一別,匆匆已是數千年了。”

  九陽至尊,向煉蒼抱拳行禮道。

  煉蒼微微皺眉,隨即眼睛一亮,道:“你是九陽那小子?怎么回事?我觀你的靈魂波動,應該已經達到至尊境了吧,以你那逆天的血脈體質,達到至尊境,一般的皇道強者,想要拿下你,也沒有那么容易,你怎么也會落到這個下場?”

  三千年前,煉蒼還沒出事的時候,九陽至尊才剛剛崛起,是那個時代最閃耀的天驕,曾見過煉蒼幾面,所以煉蒼才認得他。

  九陽至尊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將自己的經歷大概講了一遍。

  “什么?你也是被帝一那老兒所害,帝一老兒,簡直卑鄙無恥到極點!”

  煉蒼怒喝。

  他被帝一所害,因為分屬兩個不同勢力,是競爭關系,也是正常的,但九陽至尊,乃是帝一武皇的徒弟,為帝一武皇征戰一生,如今卻落到這個下場,何其可悲?真是可嘆。

  “帝一老兒想要干什么?難道他想要統一東荒嗎?”

  煉蒼道。

  “據我所知,他的目標,可不僅僅是東荒!”

  九陽至尊道。

  “什么?他好大的野心!”煉蒼道。

  陸鳴與謝念卿站在一旁,靜靜的聽著,從九陽至尊和煉蒼口中,他們聽到了很多秘聞,這些秘聞,以他們的修為,本來是沒有資格知道的。

  這時,煉蒼的目光重新看向了陸鳴,道:“難怪,我感覺這小子的血脈非凡,原來是覺醒了九龍血脈,但想要與帝一對抗,何其艱難啊!”

  “事到如今,唯有走一步,算一步了!”九陽至尊一嘆。

  “不過也不是完全沒有轉機,聽你所言,氣運之戰,很快就要到來,若是氣運之戰走的好,或許就有轉機。”

  煉蒼沉思了一下,又看向陸鳴,道:“陸鳴,你可愿拜我為師?”

  “拜師?”陸鳴微微一愣。

  “我觀你在銘煉之道,有極強的天資,我可將我畢生所學,都傳授于你,這樣,你將來對抗帝一武皇,也能多些資本!”

  煉蒼道。

  “陸鳴,如此機遇,還不拜師?”邊上,九陽至尊催促。

  “弟子陸鳴,拜見師尊!”

  陸鳴上前幾步,跪下行師徒之禮。

  能拜一位皇道強者為師,豈有不愿之理,這可是天大的機緣。

  “好,好,好,哈哈哈!”

  煉蒼大笑。

  隨即,他一指點出,點在陸鳴的眉心,一陣光芒閃過,陸鳴頓時覺得他腦海中,多出了一些東西。

  至于到底是什么東西,他感覺有些模糊,看不真切。

  “徒兒,為師早就將為師的畢生所學,還有為師的一些修煉經驗,封印到一個陣法中,現在打入你的腦海中,以后,你可慢慢觀看,修煉。”

  “不過那個陣法,有很多層封印,你現在的銘煉修為,只能觀看五級以及五級以前的一些東西,等你達到六級銘煉師之后,自然就能觀看六級銘煉師所有的東西。”

  煉蒼解釋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