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17章 皇道強者

  “這里有九條路,其中,只有一條是生路,另外八條是絕路,踏進后,必死無疑,你自己選擇一條進入吧!”

  那道聲音又響起。

  陸鳴心里一震。

  九條路,八條絕路,一條生路,讓他自己選,生路的幾率,只有九分之一。

  難道這是考驗運氣?

  “前輩,請問有什么提示?”陸鳴問道。

  “沒有提示,自己任選!”聲音響起。

  陸鳴的眉頭,越皺越緊。

  “難道真的是考驗運氣,不可能,運氣這東西,虛無縹緲,沒有人能說的的清,布置這些陣法之人,既然要考核,絕不可能考驗運氣的,若是不然,前面兩關,又有何意義?還不如直接考驗運氣得了。”

  陸鳴腦海極速轉動著。

  “你有是五分鐘時間考慮,若不選擇,后退便是!”

  那道聲音又響起。

  “何須五分鐘,我現在便可做決定!”

  陸鳴微微一笑,大步向著中間那條路而去。

  謝念卿身前,也出現了九條路,與陸鳴一模一樣,謝念卿沉吟片刻,大步向著第四條路踏了進去。

  劍飛流看著身前的九條路,眉頭緊皺,沉吟半響,微微一嘆,轉身而去。

  少頃,他的身影出現在山腳下。

面對只有九分之一的生路,有幾人能做出選擇  陸鳴踏入中間那條路后,下一刻,他發現他出現在一個巨大的洞穴之中。

  洞穴很寬闊,在洞穴中間,有一座祭壇。

  這時,洞穴中,光芒一閃,又一道身影出現。

  “小卿!”

  陸鳴眼睛一亮,出現的是謝念卿。

  “陸鳴!”

  謝念卿看著陸鳴,微笑的走了過來。

  “果然,那九條道路,是騙人的!”

  謝念卿微笑道。

  “倒也不算騙人,需要考研一個人的勇氣和心智!”

  陸鳴道。

  陸鳴推測,之前那九條路,根本不是什么八條死路,一條生路,而是全部都是生路。

  至于說有八條死路,純粹是嚇唬人的。

  這就要看每個人的判斷力了,當然,還需要莫大的勇氣。

  有些人,即便推測到答案,但敢不敢踏進去,是兩碼事。

  萬一是真的有死路,怎么辦?這里,需要勇氣。

  無疑,謝念卿和陸鳴,成功了闖過了那一關。

  過了片刻,再也沒有人出現了,唯有陸鳴與謝念卿。

  “哎,這么多年了,終于有人來到此地!”

  就在這時,一道嘆息聲,悠悠響起。

  “誰?”

  陸鳴與謝念卿,臉色一變。

  “你們來此,不就是來找我的嗎?”

  聲音響起,隨即,陸鳴便看到,中間那道祭壇上,浮現出一道身影。

  這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身穿兩色長袍,漂浮在虛空,一股可怕的壓力,從中年男子身上彌漫而出。

  中年男子并沒有爆發任何氣息,但身上,那種壓力是自然而然的散發而出,陸鳴有一種感覺,就好像,他在面對浩瀚的天地,面對一個世界一般。

  “強,太強了!”

  陸鳴心里震驚。

  不過,這個中年人,明顯不是實體,而是虛體,身體像是透明的一般。

  “強,太強了,這是皇者,皇道強者。”

  旦旦驚恐的大叫,四肢和頭,都縮進了龜殼之中。

  陸鳴與謝念卿,心神大震。

  皇道強者,那不是武皇嗎?

  眼前之人,居然是一尊武皇?武皇寶藏,難道是真的?

  “有意思的小烏龜。”

  中年人看了一眼旦旦,隨即目光落在陸鳴身上,隨后,又落在謝念卿身上,眼神中,仿佛有日月星辰在轉換。

  “有意思的兩個小家伙,身上藏著不少事情啊。”

  中年男子微微一笑,隨即一揮手。

  剎那間,陸鳴仿佛無法掌控自己了,他的頭頂,懸浮出五道精神圓環。

  “五個階段,全部點燃了十盞精神之燈,厲害,厲害,當年的我,也不過如此而已,哈哈,好!”

  中年男子大笑。

  “前輩,請問你是何人?暴亂星海那座通往武皇寶藏的入口,是前輩布置的嗎?”

  陸鳴問道。

  眼前之人,應該就是地底世界人所說的古祖。

  “我是何人?哎,已經數千年了,我自己都快淡忘了。”

  中年男子發出幽幽的嘆息,沉吟了片刻,道:“我名煉蒼!”

  “煉蒼?”

  陸鳴露出疑惑之色,這個名字,他沒有聽過。

  但,謝念卿卻驚呼起來:“煉蒼,你是符傀皇者煉蒼,符傀宗宗主煉蒼!”

  謝念卿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議之色。

  “什么?他是符傀皇者?”陸鳴也是大驚失色,心神震動不已。

  煉蒼之名,他沒聽過,但符傀皇者,估計沒有多少人沒有聽過。

  東荒,有四大霸主級勢力。

  帝天神宮,天尸宗,天妖谷,符傀宗。

  符傀宗,以銘煉為主,主修銘煉之道,武道只是輔助。

  而符傀皇者,就是符傀宗宗主,銘煉之道,已經達到九級,相當于武皇之境。

  這是一個和帝一武皇齊名的存在,東荒大地,屈指可數的皇道人物,跺一跺腳,整個東荒,都要震動的人物。

  甚至,在整片神荒大陸,都是巔峰的強者。

  相傳,符傀皇者,在三千年前,就已經隕落了,至于為什么隕落,一直是一個謎。

  可他,為什么會出現在地底?

  陸鳴與謝念卿心里,有無限的疑問。

  “小丫頭知道的還不少,你的血脈非常特殊,應該是來自中洲那個家族吧?”

  煉蒼露出一絲笑容。

  謝念卿沉默,沒有出聲。

  陸鳴心里卻一震。

  中洲,謝念卿居然來自中洲,那她怎么跑到東荒來了?

  “你們一定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吧?我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是吧?”

  煉蒼道。

  陸鳴與謝念卿,點點頭。

  “其實,我是被人偷襲暗害的,偷襲我的人,就是帝天神宮的宮主,帝一武皇!”

  煉蒼一字一句道。

  “什么?”

  陸鳴心神,再次震動。

  符傀皇者煉蒼,居然是被帝一武皇偷襲暗害的?大大的出乎兩人的意料之外。

  “三千年前,我被帝一那老家伙暗害,只剩下一縷殘魂,遁入了這地底世界,才躲過帝一武皇的感應,存在至今!”符傀皇者,慢慢道出了原由。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