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09章 陰蛇部落的殺機

  赤月,目瞪口呆。

  他沒想到,陸鳴會突然招出一尊大鼎,一擊,就擊殺了陰蛇部落的六個高手,并且將奎老與陰缺,擊成重傷。

  這一切,讓她宛如夢中。

  陸鳴長長呼出一口氣,軟倒在地上。

  現在,他體內一絲一毫的真元都沒有了,甚至,臉色很蒼白,那是壽元被抽取所致。

  “陸鳴,你沒事吧!”

  謝念卿輕呼,走了過來扶住陸鳴,眼中露出擔憂之色。

  謝念卿肉身強大,生命力極其旺盛,現在,她胸口的傷口已經慢慢愈合,已無大礙。

  “小卿,扶我過去,我要斬了他們!”

  陸鳴道。

  謝念卿點點頭,扶著陸鳴,向前走去。

  此時,奎老與陰缺,如爛泥一般躺在地上,已經半死不活,這樣的情況,他們自然無法操控傀儡,那些巨蛇傀儡,全部像是雕像一般,趴在地上,一動不動。

  “小子,你想干什么?我告訴你,我是陰蛇部落的少主,我爹是陰蛇部落的族長,你要是敢殺我,你必死無疑!”

  陰缺大叫起來。

  “我說了,你今日必死,不管你是誰?也改變不了這個結果!”

  陸鳴在謝念卿的攙扶下,慢慢前行,他的頭頂,青色的精神之火彌漫而出。

  渾身乏力,不能使用真元,但,精神之火,還是可以使用的。

  “小子,我勸你還是放我們走,剛才,我已經通過傳音符,將消息傳回去,你要是殺了我們,就等著陰蛇部落瘋狂的報復吧!”

  此時,奎老冷笑,勉強動了動身體,手中出現一塊傳音玉符。

  “哈哈,奎老,做的好!”

  陰缺大笑,隨后看向陸鳴,叫道:“小子,我爹已經收到消息,你死定了,現在,你如果自廢雙手雙腳,將那個賤人乖乖送給我,服侍我,我說不定會留下你們一命!”

  “小卿,我現在是動不了,連銘文都銘刻不了,這兩人,交給你解決吧!”

  陸鳴好像沒有聽到奎老和陰缺的話,對謝念卿道。

  “好!”

  謝念卿扶陸鳴坐下,手中拿著匕首,首先向著奎老走去。

  “賤人,你想干什么?”

  陰缺大吼。

  “你敢?”奎老怒喝。

  謝念卿不為所動,大步向前。

  赤月來到陸鳴身旁,欲言又止。

  噗呲!

  謝念卿來到奎老身前,匕首揮出,奎老的人頭遠遠的飛了出去。

  隨即,又向著陰缺走去。

  “不,不要,你不要過來!”

  陰缺這下驚恐了,臉色滿是恐懼之色。

  他沒想到,陸鳴與謝念卿都知道他們消息傳回了陰蛇部落,居然還敢殺他們,他們哪來那么大的膽子?

  要知道,他們陰蛇部落,可是方圓幾十個部落中,最強大的部落。

  “你早該料到有這么一天!”

  謝念卿眼中的殺機,極為濃郁,匕首光芒一閃,同樣,陰缺人頭落地。

  陰蛇部落的人,全死!

  “陸鳴,我們要趕緊離開此地,陰蛇部落的高手,可能很快就會趕到!”

  赤月開口。

  “好!”陸鳴點點頭。

  赤月將現場完好的巨蛇傀儡都收了起來,然后操控獵豹傀儡,載著陸鳴與謝念卿,極速的向著赤豹部落飛去。

  陸鳴盤膝坐于獵豹傀儡背上,不斷的運轉戰龍真訣,開始恢復真元。

  使用雷鼎,副作用實在太明顯了,真元全失,渾身乏力,即便精神之火還在,但連銘文都銘刻不了,等于手無縛雞之力,任人宰割。

  而且,這一次使用雷鼎,他對雷鼎的威力,也有了一個大概的認識。

  他的修為越強,雷鼎吸收了真元精氣以后,爆發的威力,自然也越強,以他現在的修為,使用雷鼎,應該能對靈海四重的強者,造成致命的威脅。

  但不一定能夠擊殺。

  剛才,陰蛇部落里面,就有兩個相當于靈海四重的銘煉師,之所以能夠一擊必殺,那是因為,那些銘煉師,都將精神力用來操控傀儡了,而傀儡,又被旦旦以陣法纏住,不能回身救援。

  他們只能靠銘文符卷抵擋,防御力自然大減,才能被陸鳴一舉擊殺。

  要是正常情況下,最多重傷靈海四重強者,但殺不了。

  至于靈海五重,估計只能輕傷。

  當然,如果陸鳴能夠踏入靈海境,雷之意境與真元暴增,那么操控雷鼎的威力,也將會瘋狂的提升。

  “哎呀,累死本座了,積累了那么的能量,一下子消耗光了,小子,這一次,你一定要好好補償本座啊!”

  旦旦躺在陸鳴的肩膀上,不停的翻著白眼。

  萬蛇谷,就在他們離開后幾個小時后,狂風呼嘯,十幾個強者乘坐巨蛇傀儡,降臨此地。

  為首的一人,是一個脖子纏繞了一條毒蛇的中年消瘦大漢,他們來到后,迅速的沖進了萬蛇谷深處。

  不久,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嘯傳出:“地外的小子,赤豹部落,殺,殺,殺!”

  聲音滾滾,蘊含無盡殺機,就連萬蛇谷的許多毒蛇,身體都顫抖起來,縮進了洞穴之中。

  陸鳴他們回到赤豹部落,陸鳴就全力恢復修為。

  此時,陸鳴已經在丹田中恢復了一道真元,隨后,他拿出大量的極品靈晶,吞噬極品靈晶中的能量,恢復修為。

  有了一絲真元,陸鳴的回復速度,大大的提升了。

  而赤月一回到赤豹部落,就去找赤金空,稟報情況去了。

  “什么?陸鳴殺了陰缺?”

  一間大殿之中,傳出赤金空震驚的聲音。

  “是的,爹,現在該怎么應對?”

  赤月站在赤金空身前,道。

  赤金空臉色凝重,眉頭皺的很緊,道:“陰不害那個家伙,就那么一個兒子,向來寵溺,這一次陰缺被殺,他恐怕要瘋狂了,肯定會報復,傳令下去,各地加強防御,還有,我立刻通知各位族老,前來議事!”

  赤豹部落的氣氛,緊張起來,而陸鳴,依然在全力恢復。

  回到赤豹部落半天后,他的真元,終于恢復到全盛時期。

  “小卿,我為你解開手腳上的封印吧!”

  走出房間,陸鳴看到了謝念卿。

  現在,謝念卿的傷勢好了很多,差不多痊愈了。

  “傻瓜,你沒事了嗎?”

  謝念卿有些擔憂的看著陸鳴。

  “沒事了!”

  陸鳴走了過去,拉著謝念卿的小手放在眼前,觀察起她手腕上的封印圓環。

  被陸鳴握著小手,謝念卿臉色微微一紅,便由陸鳴握著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