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78章 移形換影符

  “動手!”

  陸鳴低喝,踏步而出,一槍向著蛟龍的要害刺去。

  “你們休想,現在,你們都去死吧!”

  在蛟龍頭頂,居然冒出一尊紫色的身影,這身影,完全由精神之火凝聚。

  紫色的精神之火,代表了七級銘煉師。

  這是一個老者模樣,只是他的臉色極為陰沉,一揮手,道道銘文飛出。

  這一刻,大殿中,一道道銘文,閃耀而出,散發出璀璨的光芒。

  一把戰劍飛出,斬在陸鳴的長槍上,陸鳴身體一震,向后急退。

  大殿中,無數道銘文閃耀,將陸鳴,謝念卿兩人籠罩進去。

  這座大殿,早就被七彩真人銘刻了銘文大陣,他似乎在八百年前,就做好了準備,要殺其他進入大殿的人。

  “去死吧!”

  七彩真人冷喝,雙手揮出,便是無數道銘文飛出,大殿中,銘文越發閃耀起來,一條條黑色的銘文蠕動著,如一條條小蛇一般。

  “天魔力場!”

  謝念卿施展出天魔力場,將自身與陸鳴籠罩,以天魔力場的場能,抵擋四周的銘文大陣。

  果然,在天魔力場的籠罩下,銘文變的緩慢起來。

  “我們退出去!”

  既然殺不了,只有退了。

  “想走,老夫說,今日,誰也別想走!”

  七彩真人冷笑,雙手揮舞,四周的銘文更加恐怖了,形成一柄柄戰劍,向著陸鳴與謝念卿斬去。

  這些大陣,經過了八百年,但威力依然未嘗恐怖。

  兩人雖然竭力抵擋,但依然完全被壓制,險象環生,危險至極。

  “可惡,真當本座是擺設啊,看我的!”

  旦旦一張嘴,吐出三塊玉牌,它自己留下一塊,其他兩塊飛向謝念卿與陸鳴。

  “這是什么?”

  陸鳴問。

  “移形換影符,可在任何地方移形換影,就算在這銘文大陣中,也能來去自如,這可是本座這段時間拼了老命才煉制出來的,你們趕緊捏碎,殺了那條蛟龍!”

  旦旦叫道。

  現在這個情況,只能相信旦旦了。

  陸鳴與謝念卿接過玉符,一把捏碎,頓時,一道光幕籠罩在陸鳴與謝念卿身上。

  旦旦也捏碎了一塊,同樣有一道光幕,將他籠罩。

  旦旦的身形竄了出去,如一道幻影一般,那些銘文,居然對它沒有任何效果。

  “這么奇妙!”

  陸鳴心念一動,也竄了出去,果然,他身形走過,就像是一道幻影,那些銘文,居然從他的身體一穿而過,沒有任何作用。

  “移形換影符,你們怎么會有移形換影符?這種古符,已經失傳無盡歲月了,你們怎么會有的!”

  七彩真人不可思議的叫了起來。

  “哈哈,本座是誰?這段時間,拼命煉制了幾塊,本來想留著去一些險地冒險用的,沒想到現在就要用掉了,你能見識到本座的移形換影符,也算榮幸了。”

  旦旦大笑,得意無比。

  “殺!”

  陸鳴懶得廢話,一槍刺出,向著蛟龍殺了過去。

  蛟龍沒有一絲反抗,把胸口對著陸鳴,讓他殺。

  “該死!”

  七彩真人怒吼連連,拼命操控蛟龍身體,想要攻擊。

  “你休想!”

  蛟龍顯然還沒有完全被七彩真人占據,也拼命的操控身體。

  一道力場籠罩,謝念卿漫步而來,施展天魔力場,將蛟龍身體籠罩,幫忙禁錮它的身體。

  噗呲!

  陸鳴的長槍,刺入到蛟龍的胸口中。

  這里,鱗片已經被蛟龍自己抓下,防御力大減,鋒利無比的槍芒,如摧枯拉朽一般,刺穿了蛟龍的肌肉,刺入到心臟之中。

  “不!”

  七彩真人怒吼。

  “哈哈哈,老怪物,想要奪取我的身體,做夢吧!”

  蛟龍發出瘋狂的大笑。

  陸鳴長槍一震,狂爆的真元涌入其中,將蛟龍的心臟,轟成粉碎。

  唰!唰!...

  同時,十幾把由銘文大陣凝聚的戰劍,向著陸鳴暴斬而來,陸鳴抽出長槍,身形暴退。

  碰的一聲,蛟龍的身體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哈哈,老怪物,布局八百年,終將失敗!”

  蛟龍暢快的大笑,慢慢的,聲音低了下去,生機慢慢消散。

  “該死,該死,今日,你們都要死!”

  七彩真人發出癲狂的大吼。

  他隕落前,以一團真龍血布局,在外面留下線索,就是想吸引一條蛟龍前來,然后占據蛟龍的身體,以真龍血為媒介,他有把握能成功。

  妖獸的壽命,遠比人類長,特別是蛟龍這樣的存在,有了漫長的壽命,七彩真人就能探索更強的境界了。

  可惜,現在蛟龍死了,就算他占據了也沒用。

  “給我煉,煉,煉!”

  呼呼...

  蛟龍的身體上,忽然彌漫出一層紫色的火焰,紫色火焰包裹著蛟龍,瘋狂的灼燒起來。

  隨著灼燒,蛟龍的身體,干癟下去,而紫色火焰,越來越強盛。

  最后,紫色火焰在空中匯聚,形成人形,正是七彩真人的模樣。

  “退!”

  不知道為什么,陸鳴心里忽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拉著謝念卿,身形急退,很快,就退出了大殿。

  “想走,沒有了蛟龍,小子,你的身體也不錯,就給我用用吧!”

  七彩真人猙獰一笑,紫色火焰化為一道流光,向著陸鳴飛去。

  快,太快,瞬間就跨越了大殿,比陸鳴他們快了好幾倍,真的就像是一道光一般。

  陸鳴與謝念卿剛剛退到大殿門口,紫色火焰就追上了他們,直接向著陸鳴的眉心射去,然后射入到陸鳴的眉心,消失不見。

  “不好,他是想奪取陸鳴的肉身,磨滅陸鳴的靈魂!”

  謝念卿臉色大變,眼神中,擔憂無比。

  “完了,完了,小美女,陸鳴完了,你的小情郎完了!”

  旦旦大叫。

  “怎么辦?怎么辦?有什么方法救他?旦旦,你不是強者嗎?快想想辦法啊!”

  謝念卿焦急無比,如熱鍋上的螞蟻,眼神中霧氣彌漫,差點流下眼淚。

  此時,陸鳴眉心覆蓋了一層紫色的光芒,他盤膝而坐,似乎在全力抵抗。

  “辦法倒是有一個,就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了。”

  旦旦用一只前爪摸了摸下巴。

  “什么方法?快說,我肯定愿意的。”

  謝念卿焦急道。

  “這樣啊,好,本座知道一種方法,要你和陸鳴修雙修之法,行那魚水之歡,這樣,你的靈魂就可以過度到陸鳴那邊,幫他一起對抗七彩真人,這樣,你們的勝算就大多了。”

  旦旦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