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69章 王級九級,血脈武技

  一座懸空的島嶼,散發出璀璨的七彩光芒,燦燦生輝,就那么漂浮在空中。

  一道龍吟之聲響起,隨即,沉寂下去。

  很明顯,那龍吟之聲,是那條蛟龍發出的。

  “七彩島,難道那是傳說中的七彩島?”

  一個頭發雪白的老者,忽然驚呼起來。

  “什么?七彩島,你是說七彩真人的七彩島?”

  有人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

  “不錯,這像極了七彩真人的七彩島。”

  “天啊,不會真的吧,七彩真人,傳說中的七級真銘煉師啊,而且還是靈胎境的的絕世強者,傳說七彩真人八百年前隕落,他的七彩島就消失無蹤了。”

  “這要真的是七彩真人的七彩島,那得有多少寶物?”

  現場,一片喧囂,無數人眼中露出熾熱的光芒。

  只有修為達到靈胎境,才能被尊稱為真人。

  一般,靈海境,被人稱為靈者,就像寒刀靈者一般,不過比較少人用而已。

  而靈胎境,被人尊為真人。

  靈神境,被稱為尊者。

  七彩真人,就是一位靈胎境的強者,但這不是他最有名的,他最有名的,是他還是一位七級真銘煉師。

  這個身份就恐怖了。

  真銘煉師,本來就極為稀少,不管是身份,地位,都非同小可。

  一位七級真銘煉師,地位堪比一位靈神境的蓋世強者。

  當年,七彩真人,幾乎稱霸暴亂星海,即便一些超級大域,都知道七彩真人的名字。

  而七彩真人的最出名的寶物,就是七彩島,那是一座島嶼,也是一個位面,更是一件寶物,能遁入虛空之中,在虛空中游蕩。

  當年七彩真人隕落后,所有人都以為七彩島遁入虛空,永遠也不會出現了。

  而現在,卻出現了。

  唰!唰!

  現場的靈海境大能,最先反應過來,化為道道虹光,向著七彩島飛去。

  “七彩島,絕對是七彩島,走!”

  無數的武者,化為一道道光芒,向著七彩島飛去。

  海岸邊人影,頓時消失一空。

  “看來是有寶物出世了。”

  陸鳴低語,他沒有聽過七彩真人的名字,但看別人那么激動,就知道不凡。

  但他現在,煉化精血要緊,至于寶物,只能等等了。

  “先回城池!”

  陸鳴與謝念卿,飛回了城池,隨意找了一間房間沖了進去,而謝念卿,則在房間外,為陸鳴護法。

  心念一動,出現在至尊神殿中,盤膝而坐,陸鳴開始全力煉化精血。

  超過五十個巔峰王者的精血,還有一條靈海境深海巨蛇的精血,這股精血的力量,太強了。

  陸鳴全力煉化起來。

  所有人的精血之力,都向著第二血脈涌去。

  第二血脈浮現在陸鳴頭頂,有八道銀色的脈輪,其中七道,光芒璀璨無比,而第八道,光芒就要暗淡一些。

  在石碑上,云霧繚繞,但在最前方,云霧已經很淡了,能清楚的看到兩個字,一個‘鎮’,一個‘碑’,中間還有一個字,卻被擋住了,看不清楚。

此時,隨著陸鳴不斷的煉化精血,精血之力涌入第二血脈,第二血脈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的第八道脈輪,也不斷的變得璀璨起來。

  兩個小時后,第八道脈輪的光芒,就和其他脈輪,一樣璀璨了。

  陸鳴繼續煉化精血。

  在距離城池萬里之外空中,一座燦爛的圓球,懸浮在空中。

  這圓球,直徑大約百里左右,這就是七彩島,它完全被一層圓形的光幕包裹著,看不清里面的情況。

  圓球外面,團團圍著十多萬的武者。

  “七彩島被銘文大戰守護,只有巔峰王者才能擊穿這光幕,沖進去,我們根本進不去。”

  “罵的,面前就是寶山,卻只能干瞪眼,真他么晦氣!”

  “沒辦法,誰叫我們實力低呢,巔峰王者和靈海境大能,都沖進去了。”

  “又有人來了!”

  一道光芒,劃破虛空,出現在七彩島邊上,是一個紅袍大漢。

  如果陸鳴在此,一定能認出,這個紅袍大漢,就是云海丹院的老祖。

  剛才的大戰,他沒有出現,現在卻出現了。

  “哈哈,那大戰,居然引出了七彩島,這等機緣,可不能錯過!”

  云海丹院老祖嘿嘿一笑,一掌揮出,擊穿了光幕,身形一動,沖了進去,隨即,光幕閉合。

  “那人是誰,剛才大戰不出現可現在看到有寶物,就出現了,真是無恥!”

  有人不爽的冷哼。

  “不知道,不認識,估計是新來的大能。”

  有人搖頭。

  時間飛快的流逝,很快,十幾個小時過去了,陸鳴一直煉化精血,被吞噬的精血,已經煉化了一半以上了,第二血脈上,八道銀色的脈輪,璀璨無比。

  轉眼,又過去了兩個小時。

  突然,在八道脈輪之上,又有一道銀色的脈輪,浮現而出。

  第九道脈輪。

  王級九級,陸鳴的第二血脈,晉升為王級九級,成為了王級血脈的最高等級。

  再下一步,就是神級血脈,不過王級九級,想要晉升神級血脈,那就太難了,陸鳴心里,也沒底。

  當第二血脈晉升為王級九級之后,石碑輕微的震動起來,繚繞在石碑的云霧,慢慢的變得淡了起來,而中間那個字,也越來越清晰。

  終于,看清了。

  獄,中間一個字,是‘獄’。

  鎮獄碑!

  就在陸鳴能看清三個字的時候,三個字突然散發璀璨的光華,陸鳴好像來到了一片無盡的大地上,大地荒涼,不見日月星辰,不見花草樹木,任何生靈,一片死寂。

  在死寂的大地上,一塊石碑矗立,石碑無窮高,頂天立地,貫通蒼穹。

  在石碑上,陸鳴看到三個大字:鎮獄碑!

  陸鳴忽然感覺腦海一陣炸響,一段信息,沖入陸鳴的腦海中,這時,場景一變,陸鳴依然還在至尊神殿中,而石碑上‘鎮獄碑’三個字,也平淡下來,沒有散發光芒。

  好像一切都沒有發生,但陸鳴發現,他腦海中,確實多出了一段信息。

  鎮獄天功!

  他腦海中,出現了一部武技,一部與鎮獄碑有關的武技。

  “這就是血脈武技嗎?”

  陸鳴眸光一閃,露出了喜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