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56章 擊殺血剛

  這個上臺之人,正是之前打敗了陳刀的血剛。

  “血剛!”

  陳刀眼中精光一閃。

  “陸鳴!”駱欣則露出一絲擔憂之色。

  “陸鳴,陸鳴,你不是厲害嗎?有本事接戰,可千萬別投降啊!”

  陳昭眼中,閃爍著怨恨的光芒,他對陸鳴,簡直恨之入骨,現在他的臉還腫著呢,他希望陸鳴接戰,那樣,他絕對會死在血剛手中。

  “修羅,名字挺霸氣,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膽量了。”血剛嘿嘿冷笑。

  “膽量?什么才叫有膽量呢?”陸鳴微微一笑。

  “我是怕你未戰先降!”血剛舔了舔嘴唇。

  “呵呵,血剛,你無需用什么激將法,你上來的正好,正好拿你練拳!”

  陸鳴道。

  “哈哈,這樣說,你是不降了?哈哈,好!”

  血剛狂喜。

  “血焰掌!”

  血紅色的掌印,從血剛手中發出,他已經迫不及待的向著陸鳴發起進攻了。

  在他看來,陸鳴現在有三個巔峰王者的全部家當,加上陸鳴自己的,就是四個巔峰王者的家當。

  四個巔峰王者的家當,會有多少財富,要是陸鳴不戰而降,只要給他一百萬極品靈晶就夠了,那他不是虧大了?

  現在,血剛心里已經一片火熱了。

  血色的掌印,讓空間震蕩,且有一股血腥味彌漫而出。

  “爆裂星拳!”

  陸鳴一拳轟出。

  拳勁與血剛的掌印轟在一起,但拳勁瞬間就被血色掌印擊潰了。

  轟!轟!

  陸鳴又連續轟出幾十拳。

  但血剛又拍出幾掌,將陸鳴的拳芒全部擊潰。

  “嘿嘿,你的拳勁雖然剛猛,但與我對拼,你還差的遠!”

  血剛冷笑。

  “這個血剛,看來是新崛起的天才,戰力不錯,不弱于幾個月前的圣星辰!”

  陸鳴心里想到。

  但陸鳴比起幾個月前,不知道要強了多少,如果陸鳴現在全力爆發,一招就能擊殺幾個月前的圣星辰。

  當然,陸鳴不會這么做,首先,他要練拳,還有,他還要吸引更強的對手。

  “那就再提升兩分真元吧!”

  真元運轉,陸鳴再度一拳轟出,一條真空通道出現,與血剛的血焰掌轟在一起。

  一聲轟鳴,拳勁與血焰掌,雙雙消失。

  “你還隱藏了實力?”

  血剛臉色一變,陸鳴的拳勁,居然還能提升,這讓他感覺出一絲不妙的感覺。

  先前那幾人,就是被陸鳴這樣擊殺的。

  “殺!”

  血剛大吼,血脈爆發,血色的掌印更加霸道,血之意境將陸鳴籠罩進去。

  血脈武技,天級上品血脈武技,威力極為強大,按威力來說,甚至比陸鳴的龍神三絕,更強。

  龍神三絕,畢竟是陸鳴修煉別人的武技,比不得血脈武技。

  血剛爆發全力,威力比剛才提升了足足一倍,攻勢如狂風暴雨一般將陸鳴淹沒。

  “終于有點意思了!”

  陸鳴眼神中,露出一絲戰意。

  下一刻,他周身,熊熊的火焰燃燒起來,火之意境。

當然,陸鳴只是施展了一種火之意境,火之意境融入爆裂星拳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使得爆裂星拳的威力,更加恐怖,每一道拳勁,就是一顆熊熊燃燒的火流星,充滿了暴虐的氣息。

  拳勁,與血剛的血色掌印,不斷的轟擊在一起。

  至于血剛的血之意境,能使血液枯竭的能量,對陸鳴來說,一點作用的都沒有。

  能使血液枯竭,能與九龍血脈的吞噬之力相比嗎?

  九龍血脈只要稍微運轉一下,血之意境就失去的效果。

  轉眼間,幾十招過去了,如同先前的戰斗一樣,陸鳴又開始逐漸占據上風了。

  “怎么會這樣?”

  許多人瞪大了眼睛。

  特別是陳昭,簡直是不可思議。

  而血剛更是怒吼連連,冒出了冷汗。

  他居然被壓制了,難道他要落得之前那幾個人一樣的下場,被陸鳴擊殺。

  不,不,決不能。

  他乃是絕代天驕,有機會沖擊千驕榜,這一次他來暴亂星海,是來磨練自身的,為后面的氣運之戰做準備,他怎么能死?

  但任他怎么努力,依然被陸鳴壓制,他感覺陸鳴轟擊而來的拳勁,威力越來越強,每一次拳勁的炸裂,他都感覺皮膚像是被撕裂一般痛疼。

  “走!”

  血剛怒吼一聲,向著天空沖去,他想要逃走。

  “走得掉嗎?”

  陸鳴踏空而行,速度比血剛還快,瞬間出現在血剛身前,一拳轟出。

  血剛沒料到陸鳴的速度這么恐怖,倉促之下,勉強轟出一掌抵擋,掌印直接被陸鳴擊潰,身體像個炮彈一般飛下戰臺,重重的砸在戰臺上,口中鮮血狂噴。

  陸鳴追殺而來。

  “等一下,我認輸,修羅,我告訴你,我是天尸宗的人,你若殺我,天尸宗絕對不會放過你。”

  血剛大叫起來。

  “天尸宗?”

  陸鳴微微一愣。

  天尸宗,不是整天玩弄那些煉尸的嗎?怎么這個血剛,一具煉尸都沒有?

  見陸鳴一愣,血剛還以為陸鳴怕了,又叫道:“修羅,只要你放我離開,今日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怎么樣?”

  “嘿嘿,血剛,你難道忘了,這里是暴亂星海,天尸宗也管不到這里來,而且,天尸宗的人,更該死!”

  略顯陰冷的聲音,從陸鳴口中吐出,隨即身形一閃,向著血剛殺去。

  “該死!”

  血剛怒吼,竭力反抗,但結果已經注定。

  幾招之后,他被陸鳴連續轟擊幾拳,身體炸裂開來。

  血剛,死了。

  這個天尸宗的天才,一出手就打敗了八連勝陳刀的天才,被修羅擊殺。

  現場的氣氛,推向了高潮,眾人興奮的歡呼著。

  “殺,殺的好,哈哈,太刺激了!”

  “對啊,一個年輕的天才被擊殺,的確刺激!”

  “那傻缺,居然還抬出天尸宗,在暴亂星海,誰來都一樣!”

  “修羅好強,連續四連勝了,連血剛都被他殺了,而且聽聲音,似乎很年輕,難道又是一個年輕的絕世天才?”

  “很有可能?那閻王,也是一個年輕的天才,極有可能是千驕榜上的絕代天驕,這修羅,很可能也是一個絕代天驕!”

  “最近暴亂星海來的年輕天才太多了。”

  喧囂聲,歡呼聲,議論聲,彼此起伏。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