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53章 血脈武技

  “血焰掌!”

  血剛一掌拍出,空氣炸裂,甚至化為液體,一只血色的掌印,向著陳刀轟去。

  陳刀出刀了,刀光耀眼無比。

  但這一次,陳刀的刀光,并沒有劈開血色掌印,反而刀光被血色掌印擊散。

  陳刀臉色一變,怒喝一聲,第二刀暴斬而出,比第一刀更強。

  但血剛血色掌印又到了,一掌接一掌,霸道至極。

  陳刀連續出刀,第六刀,第七刀...

  很快,出到第七刀,之前,他就是出到第七刀,就斬殺了靈龜上人,但現在,他出到第七刀,卻還落在下風。

  陳刀怒吼,第八刀,第九刀暴斬而出。

  刀光璀璨,劈開了掌印,但后續的掌印無數,連綿不絕。

  第九刀斬出之后,陳刀的身體,瘋狂后退。

  “血脈武技,那是天級上品的血脈武技,陳刀要敗亡了。”

  看臺上,有個白發蒼蒼的老者驚呼出聲。

  “什么?對方居然領悟了血脈武技。”

  許多人大驚。

  “血脈武技嗎?”陸鳴低語。

  所謂血脈武技,就是武者從自身血脈中領悟的武技。

  武者的血脈,蘊含無盡財富,遠遠不是單純的血脈爆發那么簡單。

  武者從自身血脈中領悟的武技,那才是真正屬于自己的武技,與自身最為契合,修煉起來,得心應手,威力也極為強大。

  修煉別人的武技,那終究是別人的,怎么可能能與自身的血脈武技相提并論。

  比如,兩個武者,同修天級上品武技,都修煉到第六個層次,但一個修煉的是從自身血脈的領悟的血脈武技,那威力,起碼要比修煉別人的武技強五成以上,甚至強十成以上,都是有可能的。

  相差太大了。

  但是,想要從自身血脈中領悟出血脈武技,太難了,需要得天獨厚的天賦,而且,血脈等級越高,領悟的血脈武技的級別,可能就越強。

  從自身血脈中,不僅僅能領悟出武技,還能領悟出秘術,叫做血脈秘術。

  比如陸鳴見過的秦青衫,圣星辰,都是領悟了血脈秘術。

  而謝念卿,一掌打出,會出現一只絕美手臂,轟向對方,那就是血脈武技。

  但陸鳴到現在,還沒有領悟出血脈武技。

  第一個,九龍血脈其實不算是他自身的血脈,而是以一滴九龍精血覺醒的,想要從中領悟血脈武技,很難。

  其實吞噬之力,可以算是九龍血脈的一種奇特的血脈秘術了。

  而第二血脈,一直有迷霧遮擋,陸鳴即便想領悟,都不能。

  特別是特殊血脈,領悟的血脈武技,更加強大。

  特別是自然類血脈。

  比如火焰血脈,領悟火焰類的武技,剛好能和火之意境配合,威力自然更強,這一點,其他如妖獸類血脈,是比不上的。

  而血剛,領悟的是血之意境,在配合有關血的武技,威力當真極為強大。

  “死吧!”

  血剛大步向前,血之意境彌漫,將陳刀籠罩,陳刀甚至有一種感覺,他體內的血液,都在慢慢枯竭。

  血之意境,一種特殊意境,威力極為強大,霸道無比,若是被血剛融合血之意境的招式擊中,直接就能吞噬血液,使對手血液枯寂而死。

  “破開!”

  陳刀的刀光,再次斬出,但無用,完全被壓制了。

  “大哥,大哥,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陳昭的臉色慘白,擔憂無比。

  他大哥,可是他的靠山啊,他其實也只是火焰商會的一個護衛而已,就是因為他大哥,他在火焰商會地位特殊,能夠接近駱欣,甚至追求駱欣。

  若是他大哥一死,他區區一個普通的武王七重,在暴亂星海這樣的地方,就什么也算不上了,在火焰商會,只能淪為普通護衛。

  他大哥,就是他的一切啊。

  現在他大哥危險了。

  “陳刀大哥!”

  駱欣雙手也緊緊的握著一起,緊張無比。

  陳刀,是火焰商會的一員大將,甚至可以說是第一強者,在火焰商會,陳刀就是最強的。

  陳刀要是死了,火焰商會,將損失慘重。

  “怎么辦?怎么辦?”

  駱欣焦急無比。

  轟!轟!...

  血剛的攻勢越來越強,陳刀,已經疲于應付了。

  “我認輸,我認輸!”

  陳刀大叫。

  “認輸?我不允許!”

  血剛冷笑。

  “別以為你殺的我!”

  眼見認輸不行,陳刀長嘯,亂發飛舞,他身上的氣息,居然提升了一小截。

  他人刀合一,化為一道璀璨的刀芒,沖天而起,陳刀,打算逃走。

  “想逃,哪有那么容易!”

  血剛化為一道血光,追擊而上,一掌轟出。

  陳刀被一掌擊中,大口的咳血,但他顧不得傷勢了,亡命飛逃,向著一邊看臺飛去。

  血剛急追。

  “我給你兩百萬極品靈晶,放過我,不然,我一心逃命,你未必能殺的了我。”

  陳刀大吼,開始求饒了,化為刀光,拼命的在四周飛逃。

  “無膽鼠輩,五百萬極品靈晶,一塊都不能少!”

  血剛怒吼。

  “五百萬就五百萬!”

  保命要緊,陳刀也顧不得,扔給了血剛一個儲物戒指。

  血剛接過,心神一掃,隨后停下了追殺。

  “算你命大,真是無趣!”

  血剛沒有追擊,返回了戰臺。

  陳刀化為一刀刀光,飛回了看臺上,抓出一把丹藥,吞入口中,現場就開始療傷起來。

  總算活下來了,駱欣與陳昭松了一口氣。

  雖然,過程很丟人。

  “一山還比一山高!”

  陸鳴輕語。

  陳昭面紅耳赤,陸鳴這話,明顯是說給他聽的。

  “哼,我大哥好歹取得八連勝,碰到一個更強的,有什么好奇怪的,你要是上去,恐怕沒兩場,就死在上面了。”

  陳昭依然嘴硬。

  “是嗎?”

  陸鳴淡淡一笑,對謝念卿道:“我們走吧!”謝念卿詫異的看了陸鳴一眼,然后跟著陸鳴,起身向外走去。

  “哼,無膽之人,終究不敢上場!”

  陳昭嘲諷道。

  陸鳴突然轉身,一巴掌扇出。

  一巴掌,直接扇在陳昭的臉上,血水混夾著牙齒飛濺,陳昭的一邊臉,瞬間就高高隆起。

  他懵了,愣愣的看著陸鳴,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歇斯底里的怒吼道:“你...你敢打我?我要叫我大哥殺了你,殺了你!”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