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52章 陳刀

  不過,大戰到二十多招的時候,白發老者突然爆發,一舉將中年大漢擊殺,奪得對方的儲物戒指。

  “好強,這個老者,難道是金龜島的靈龜上人?”

  “就是他,沒想到他也到了金沙島,怪不得這么強?”

  “靈龜上人閉關多年,潛心修煉,戰力深不可測啊,接下來,不知道誰會挑戰他!”

  四周,傳出陣陣議論。

  “這個靈龜上人,確實還不錯!”

  陸鳴點點頭。

  他剛才看出,靈龜上人突然爆發,應該是一種秘術,能讓戰力激增,在巔峰王者中,算很不錯了。

  “還不錯?呵呵,好大的口氣,說的你好像很強一樣的。”

  一邊,陳昭露出輕蔑的笑容。

  陸鳴無語了,這家伙有病吧,不就是那一次他沒有出手嗎?后面就處處針對他。

  這樣心胸狹隘的人,陸鳴直接忽略,看都沒看陳昭一眼。

  見被陸鳴忽略,陳昭臉色更加難看。

  “誰來與我一戰?”

  靈龜上人環視四周,一時間,沒有人說話。

  “嘿嘿,看來是沒有人出戰了?”

  靈龜上人冷笑。

  “我來吧!”

  這時,陳昭邊上,陳昭的大哥起身了,強大的氣息彌漫而出。

  陳昭的大哥,名為陳刀。

  陳刀一步跨出,出現在命戰臺上。

  “是陳刀,陳刀要出手了,有看頭了。”

  “陳刀可是七連勝,極其強大,是火焰商會的一員大將,他出手對靈龜上人,哈哈,肯定很激烈。”

  陳刀的出現,讓很多人興奮起來。

  “大哥出手了!”

  陳昭眼睛一亮,隨后看向陸鳴,道:“陸鳴,看著吧,看看我大哥的實力,看看巔峰王者中的強者,實力能達到什么地步。”

  然而,他發現,陸鳴又再次無視了他,這讓他頗為郁悶。

  “年輕人,膽量不錯,居然敢挑戰我?”

  靈龜上人看著陳刀,寒聲道。

  “你是戰,還是降?”

  陳刀的回應很簡單,卻充滿了自信。

  “好大的口氣,我閉關數十載,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越來越囂張了,那我就教教你,怎么尊重長輩!”

  話音一落,靈龜上人就向陳刀沖去,速度快如閃電,同時,靈龜上人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氣息。

  是那種秘術。

  靈龜上來嘴上雖然囂張、自信,但真的一動手,卻施展全力,不敢有絲毫的輕敵。

  知道他的名聲,還敢上來挑戰的,怎么會是弱者?他活了幾百年,這一點,他很清楚。

  強大的拳勁,轟向陳刀。

  但陳刀始終一動不動,等靈龜上人的拳勁臨近的時候,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他動了。

  動,就是出刀。

  一道璀璨的刀芒亮起,放佛把空間都劈為兩半。

  靈龜上人的拳勁,也被劈為兩半,他大驚失色,身形瘋狂后退,避過刀鋒。

  但陳刀的攻勢,這才剛開始。

  “殺!”

  陳刀大喝,氣勢驚人,慘白色的刀光又亮起,比之前那一刀,更強,更鋒利,瞬間斬破虛空,斬向靈龜上人。

  “不好!”

  靈龜上人大驚,雙拳連揮,在他身前,一塊厚厚的龜殼形成,擋在身前。

  刀光砍在龜殼上,龜殼發出劇烈的震動,裂開了一道口字,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還沒容靈龜上人踹一口氣,陳刀的第三刀立馬砍出,緊接著是第四刀,第五刀  一刀接一刀,一刀比一刀強,連綿不絕,向著靈龜上人砍去。

  當第七刀砍出的時候,靈龜上人的龜殼轟然爆碎,刀光一閃而逝。

  隨即,陳刀收刀,干脆利落。

  靈龜上人眼珠子瞪的很大,從他的眉心,出現一條血跡,一直延伸而下,噗呲,靈龜上人倒了下去,變為兩半。

  靈龜上人死了。

  全場傳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陳刀斬殺了靈龜上人,晉升為八連勝。

  能連勝八場的,可不多見。

  說明,有八個巔峰王者,死在陳刀手上。

  “嘿嘿,看到沒有,這就是我大哥的實力。”

  陳昭得意洋洋的看了陸鳴一眼。

  “還不錯!”

  陸鳴平靜的道。

  他確實覺得陳刀還不錯,陳刀的戰力,估計已經接近圣星辰了。

  當然,陳刀已經三十幾歲,比圣星辰大了十歲,在武技,意境,肉身等各方面,多花了十年時間修煉,論潛力,和圣星辰沒法比。

  東荒千驕榜,選的是三十歲以下的青年,而且,不光是看修為,還看天賦,看越級戰斗的能力,看潛力。

  有些強大的勢力,資源雄厚無比,堆也能堆出一批年輕的巔峰王者,但這些人,根本上不了千驕榜。

  “真是大言不慚,我大哥的戰力,在巔峰王者中,有幾人能敵?”

  陳昭冷笑。

  “井底之蛙!”說話的不是陸鳴,而是謝念卿。

  “你說什么?”

  陳昭漲紅了臉。

  “有人上去挑戰了!”

  陸鳴沒有理會陳昭,看向戰臺上。

  陳昭也看了過去。

  一個身穿血紅長袍青年,踏上了戰臺。

  這個青年,大約二十六七歲,面色陰冷,嘴角掛著淡淡的冷笑。

  “哼,真是不自量力,敢挑戰我大哥,又是送死的。”

  陳昭譏諷的笑道。

  但,戰臺的上的陳刀,臉上卻露出凝重之色。

  對方只是隨意站在那里,卻好像讓他感覺面臨著尸山血海一般,受到極大的壓力。

  并且,對方如此年輕,三十歲不到,就敢上臺,絕對不簡單。

  “不知道閣下怎么稱呼?”

  陳刀問道。

  “血剛!”

  青年陰沉一下。

  “血剛?”

  陳刀沉吟了一下,暗暗松了一口氣。

  他本來以為,對方可能是東荒千驕榜的絕代天驕,如果真的的是千驕榜的天驕,他就要考慮戰不戰了。

  不過血剛這個名字,千驕榜并沒有,顯然,對方不是千驕榜上的天驕。

  “戰,還是降!”

  血剛陰沉的聲音響起。

  “戰!”

  陳刀堅定的回應。

  “嘿嘿,好,我還真怕你降了。”

  血剛舔了舔嘴唇,陰冷之色更濃。

  下一刻,血剛身上,血氣沖霄,一只巨大的血色手掌,懸浮在血剛頭頂,七道銀色脈輪環繞。

  “王級七級血脈!”

  陳刀臉色一變。

  第二血脈,能達到王級七級的,絕對都是絕世天才。

  如秦青衫,圣星辰,都是王級七級。

  陳刀頭頂,一把戰刀懸浮,不過是王級六級血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