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51章 賭命

  “高興什么?你的儲物戒指,還不是我的。”

  一聲冷哼,一個老歐飛身上了戰臺。

  這個老歐,身穿大紅袍,身上的氣息,也是武王七重。

  “是紅花婆婆,她要出手了,這可是一位狠人,已經在武王七重境中五連勝了。”

  “是啊,她每次看到收獲大,才出手的,那個禿頂老者剛剛得到一位武王七重武者的儲物戒指,現在只要殺了禿頂老者,那就能得到兩個儲物戒指了。”

  “就看那禿頂老者敢不敢應戰了,每一次與紅花婆婆對戰的對手,都死的很慘啊!”

  老歐一上場,四周就傳出一陣驚呼。

  “紅花婆婆!”

  戰臺上,禿頂老者臉色也是大變。

  “死吧!”

  紅花婆婆臉上露出森冷之色,殺機彌漫,就要出手。

  “等一下!等一下,我認輸,我不戰!”

  禿頂老者連忙叫道。

  “不戰?”

  紅花婆婆臉色陰沉下來,道:“交出二十萬極品靈晶吧,真是沒種!”

  禿頂老者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二十萬快極品靈晶,交給了紅花婆婆,然后離開了戰臺,飛在看臺上。

  “有沒有人和我一戰?”

  紅花婆婆收起了靈晶,目光環視四周,大聲道。

  但一時間,并沒有人上去。

  紅花婆婆在武王七重境,極為強大,罕有對手,誰想上去送死?

  等了一會,見沒人上去,紅花婆婆也離開了戰臺。

  “嗯,挺有意思的,駱姑娘,這命戰臺,是按什么規則來的。”

  陸鳴向駱欣問道。

  “陸公子第一次來,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我為公子解釋一下吧。”

  駱欣淺淺一笑,道:“顧名思義,命戰臺,以命為戰,只要登上戰臺,就是賭命,勝者,贏得對方的全部家當,敗者,不僅命沒有,也會輸掉全部的家當,身上的儲物戒指,歸對方所有。”

  陸鳴解釋道。

  “那剛才那個禿頂老者,怎么可以認輸?”陸鳴問。

  “命戰臺有個規矩,境界高者,不能向境界低的人挑戰,當然,境界低的,如果向境界高的人挑戰,那隨意。”

  “而一旦你登上命戰臺,別人挑戰你,你就不能不應戰,不過,可以在大戰開始之前,認輸,這樣,只要交給對方一定數量的極品靈晶,就可以免去一戰!”

  “就像剛才紅花婆婆挑戰那禿頂老者,那禿頂老者明知不是紅花婆婆的對手,在大戰開始之前,當即認輸,只要交給對方二十萬極品靈晶,就可以下臺了,若是大戰開始之后再認輸,對方完全可以不接受,直到將對手擊敗、擊殺,獲得對方全部家當!”

  “當然,境界越高,認輸的代價也是越大的,巔峰王者若是未戰先認輸,可是要交給對方一百萬的極品靈晶。”

  駱欣詳細的為陸鳴解釋了一遍。

  “那死亡率,豈不是很高!”陸鳴問。

  “當然,大戰開始后,死亡率高達八九成,只有少數人能逃得一命!”

  駱欣道。

  陸鳴暗暗吃驚,死亡率,居然高達八九成,基本上一上去,不是贏,就是死。

  “小姐,你和他說那么多干什么?像他這種從某個大勢力出來的公子哥,根本不敢登上這樣的戰臺的,這是真正的生死戰,可不是什么同門切磋,堵的是命,是全部家當!”

  一旁,陳昭露出嘲諷之色,輕蔑的道。

  那次陸鳴害他丟了臉面,他至今耿耿于懷。

  “哦?那你敢上去?”

  陸鳴看向陳昭。

  陳昭臉色一僵,隨后道:“你知道什么?我大哥,可是命戰臺上六連勝,而且是巔峰王者的,比那什么血煞海盜團的巔峰王者,強了不知道多少,上次要是有我大哥在,根本不用那么多招,幾招就能擊殺對方!”

  陳昭轉移話題,指向他身邊那個三十幾歲的壯漢,得意道。

  “你抬你大哥出來干什么?我說的是你,你也是武王七重吧?你牛逼剛才怎么不去挑戰紅花婆婆?”

  陸鳴繼續問。

  “我...”

  陳昭臉色僵硬住了,漲的通紅。

  他的戰力,在武王七重中,只能算普通,上去了不是找死嗎?

  但陸鳴抓住他這一點,他根本無法反駁。

  “有意思!”

  邊上,謝念卿低語,露出感興趣之色。

  陸鳴一笑,眼中,也露出感興趣的神色。

  一戰,堵的是全部家當,陸鳴對這一點,比較感興趣。

  上一次從云海丹院那些長老那里,雖然得到八千萬的極品靈晶,但沖擊巔峰王者的時候,已經用掉了一千八百萬快,還剩下六千多萬塊。

  六千多萬,看似很多,其實對于陸鳴來說,是遠遠不夠的。

  將來沖擊靈海境,這些靈晶,根本不夠。

  靈海境,就是要開辟靈海,一座真元之海,真元海洋,那需要的能量,實在太多了。

  靈海一重武者,真元儲存量,是巔峰王者的十幾倍,甚至更多。

  陸鳴沖擊巔峰王者,都需要一千八百萬極品靈晶,陸鳴預計他開辟靈海境需要的極品靈晶,起碼也要在三億極品靈晶以上,這還是保守估計,實際上可能需要更多。

  三億極品靈晶,他還差的太遠,所以,現在需要多多積存極品靈晶啊。

  這命戰臺,不失為一個好的渠道。

  而且,還可以磨練武技,吞噬對方精血,提升血脈等級,一舉多得。

  陸鳴的目光,又看向了命戰臺。

  此時,又有一人踏空而上,登上命戰臺,身上的氣息,沒有絲毫保留的彌漫而出。

  巔峰王者,這是一個巔峰王者。

  全場的氣氛,又熱烈起來。

  靈海境,很少參與這種賭戰,而巔峰王者,站在王者之巔,每一次對戰,都能吸引大量武者的興趣。

  “誰來與我一戰?”

  這個巔峰王者,是一個四十多歲的大漢,目光掃視四周。

  “我來!”

  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跨上戰臺,與大漢相對而立。

  沒有多余的話語,兩人轟然大戰在一起。

  狂暴的勁氣,四散而出,恐怖至極。

  不過戰臺四周,升騰起一面光幕,擋住了四射的勁氣。

  顯然,戰臺上是銘刻有強大銘文大陣的,免得觀眾受到傷害。

  大戰很激烈,兩個巔峰王者的戰力都不弱,完全不弱于血煞海盜團的那個刀疤大漢。

  也是,沒有強大的戰力,是不敢登上命戰臺的,否則就是找死。

  (本章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