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34章 你讓我很尷尬啊

  青年男子此時正沉浸在無邊的快\/感之中,根本沒有發現自己的異常。

  云海棠眼中,閃爍著瘋狂的貪婪之色,那條毒蛇,不斷的吸收著青年的精神之火。

  青年三盞精神之燈的火焰,快速的暗淡下去,特別是第三盞燈的火焰,都搖搖欲墜,隨時會熄滅了。

  難怪,青年剛才說自己的精神之火在減弱,精神之火的修煉,不進反退。

  天天來和云海棠玩這個,不退才怪。

  而且,自己一點都發現不了。

  云海棠,就是用這種方式,來修煉自己的精神之火,陸鳴惡寒。

  這個過程,大約只有十幾個的呼吸的時間,兩人頭頂的精神之火,都隱伏下去,消失不見。

  青年如一灘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

  “你在這里休息一會,我還有點事要處理!”

  云海棠對青年道。

  青年點點頭。

  就在這時,陸鳴悄無聲息的退出了石殿,回到了之前的那座石殿,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品著。

  沒有多久,腳步聲響起,云海棠又回來了。

  “陸兄,久等了!”

  云海棠嬌聲道,蓮步款款的走來。

  云海棠薄衫遮體,臉上甚至還帶著幾分殘紅,更加嫵媚動人,但陸鳴想到剛才那一幕,不由的一陣惡寒,沒有絲毫觀賞的心思,只是應付性的道:“沒等多久,還挺快的!”

  他確實覺得那位老兄挺快的。

  云海棠淺淺一笑,在陸鳴身旁坐下來,為陸鳴倒了一杯酒,然后為自己倒了一杯,道:“陸兄,小妹自罰一杯!”

  言罷,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放下酒杯,云海棠眨巴的大眼睛,盯著陸鳴,半響,道:“陸兄,小妹今日邀請陸兄來,有一句心里話,想和陸兄說!”

  “哦?什么話?”陸鳴笑道。

  云海棠臉色閃過一絲羞紅,身體慢慢的靠近陸鳴,一只小手,搭上了陸鳴的肩膀,臉靠近陸鳴,吐氣如蘭,熱氣吹在陸鳴的臉上。

  “其實,小妹第一次見到陸兄,就覺得陸兄是小妹一輩子要等的那個男人,最近一段時間,小妹對陸兄,可是思念的緊啊!”

  說著,云海棠豐腴的身體,就要坐在陸鳴的腿上,香氣撲鼻。

  這樣一幕,而云海棠,又是這樣一個難得一見的美女,相信任何男人,都受不了這等誘惑。

  陸鳴若不是剛才看到那一幕,說不定也會怦然心動。

  但此時,他一點感覺也沒有,淡淡道:“依我看,你不是思念我,而是思念我的精神之火吧!”

  平靜淡漠的聲音,讓云海棠的動作直接僵硬住了,那差點就坐到陸鳴腿上的身體,也僵硬在空中。

  她臉上,露出一絲難看的笑容,看著陸鳴,嬌聲道:“陸兄,你說什么呢?什么思念你的精神之火啊,小妹聽不懂呢!”

  “有一個問題,我要糾正你,我的年紀,比你小,你一口小妹小妹的,叫的我很尷尬啊。”

  陸鳴很認真的道。

  “咯咯,原來是小弟弟啊,我還以為你比我大呢。”

  云海棠臉色一僵之后,又露出了笑容。

“還有一個,你剛才離去之后,我閑著無聊,隨意轉了一下,剛好看到了你和那位公子精彩的一幕,嘿嘿,不知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lt;/i≈gt;

  道這一幕,傳出去,會怎么樣呢?”

  陸鳴嘿嘿一笑。

  云海棠的臉色徹底變了,變得無比陰沉,眼神中,透露出冰寒的殺機。

  “小弟弟,在別人的地方亂走,是不好的哦,是要付出生命的代價的。”

  話音剛落,云海棠的手指,如利劍一般向著陸鳴的咽喉刺去。

  她的手,本來就放在陸鳴的肩膀上,距離太近了,這一招,云海棠有一百分的把握,一舉擊殺陸鳴。

  但下一刻,她那一百分的把握,直接變成了零分。

  因為的陸鳴的手抓,已經抓住了她的手腕。

  她甚至不知道陸鳴怎么抓住她的手腕的,以她武王八重巔峰的修為,居然毫無所覺。

  “殺!”

  瞬間,她的另外一只手上,出現了一把短劍,向著陸鳴的咽喉劃去。

  但下一刻,她這只手,又被陸鳴抓住了。

  兩只手,被陸鳴抓住手腕,恐怖強大的真元涌入云海棠的體內,讓云海棠渾身發軟,真氣潰散,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

  她的心,沉了下去。

  “你是誰?你到底想干什么?”

  云海棠叫了起來。

  陸鳴的修為,太可怕了,遠遠在他之上。

  “沒干什么?想拿你的銘文令牌而已,順便,如果能為民除除害,也不介意順手來一把!”

  陸鳴淡淡一笑。

  “你云叢生就是死在你手里的是不是?”云海棠問。

  “算是吧!”

  陸鳴點點頭。

  “你,你這樣做,云家老祖不會放過你的。”

  云海棠叫道。

  “是嗎?”

  陸鳴眼神一冷,殺機彌漫而出。

  “小姐!”此時幾個丫鬟聽到動靜,沖了進來,陸鳴彈指,一道道槍芒飛出,洞穿了幾個丫鬟的丹田,廢了她們的修為,并且封住了她們語言能力,暫時不能講話。

  感覺到陸鳴身上冰冷的殺機,云海棠怕了,笑臉慘白,哀求道:“陸鳴,陸兄,我求求你,放過我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給你,而且,我會好好伺候你的,伺候的你舒舒服服,保證你滿意!”

  言外之意,不言而喻。

  陸鳴淡淡一笑,道:“我不需要了!”

  言罷,出手如風,點在云海棠的丹田上。

  云海棠的氣旋奔潰,如爛泥一般癱軟在地上,眼中,滿是絕望之色。

  隨即,陸鳴在云海棠眉心連點幾下,在云海棠的頭頂,浮現出五盞精神之燈,精神之燈搖曳了幾下,隨后一一崩潰開來。

  云海棠,一身修為,和銘煉之道,盡廢。

  真元一卷,陸鳴將云海棠的儲物戒指卷下,拿在手里。

  “陸鳴,有本事,就殺了我,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云海棠發出怨毒的叫聲。

  “憑你,永遠也對我構成不了威脅。”

  陸鳴淡淡的看了云海棠一眼,語氣中,是無比的自信。

  區區一個云海棠,他又怎么會放在眼里,而且,還是一個廢了修為和銘煉之道之人。

  一彈指,一道真元飛出,封住了云海棠的穴道,讓她不能講話,隨后,陸鳴閃身而出,出了海棠別院,來到了謝念卿的宿舍。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