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29章 奇葩的邏輯

  云海棠拿著陸鳴煉制的那顆丹藥,解釋道:“這顆丹藥,在銘文的作用下,各種靈藥融合極為完美,且非常精純,藥效深鎖,比一般最上品的二級培元丹的藥效,還要好三成以上,現在,各位還有什么不服的嗎?”

  云海棠目光掃視全場。

  無人說話。

  “怎么會這樣?該死!”

  古華虛心里大吼,看向陸鳴的眼神,殺機爆閃。

  今天,他丟人真是丟大的了。

  之前丟人,現在,更加丟人。

  他陰沉著臉坐了下去。

  他對陸鳴,嫉妒的要死。

  陸鳴身邊,不僅跟著一個世間罕見的絕色美女,現在,更是有機會接觸云海棠,他嫉妒的眼睛都要冒出火光了。

  “你這家伙!”

  謝念卿也是無語了,她發現,他永遠看不透陸鳴啊。

  “陸兄,這一朵海棠花,你拿著,可隨時進入我的別院!”

  云海棠一揮手,一朵海棠花,向著陸鳴飛來。

  這是以美玉雕琢而成的海棠花,像是真的一般。

  陸鳴伸手接過,笑道:“多謝海棠姑娘!”

  隨即,笑瞇瞇的坐下。

  “色狼,看到美女就走不動了,果然是色心不改!”

  謝念卿冷哼,鄙夷的道。

  “你不會是吃醋了吧?”

  陸鳴笑嘻嘻的看著謝念卿。

  謝念卿臉色微紅,撇嘴道:“誰吃醋了,別臭美了,誰會吃你的醋,哼,找你的海棠姑娘去吧,不過我告訴你,這朵海棠花,可扎手的很,別豆腐沒吃到,把自己搭進去了。”

  “放心!”

  陸鳴一笑,傳音道:“她那塊銘文令牌,我會拿到的!”

  “各位!”

  這時,那個一直沒有說話的云叢生,此時開口了。

  “我也想學海棠,挑選一個煉丹之術高明的人物,可隨時找我探討煉丹之術的。”

  云叢生的話音傳出,使得很多女子精神一振,特別是一些年輕女子,更是目光灼灼的看向云叢生,希望引起他的注意。

  云叢生的目光一轉,最后落在謝念卿的身上,眼神中,閃過熾熱的光芒,溫和的笑道:“謝念卿姑娘,你的煉丹之術,讓云某很是傾佩,你以后可隨時來我的別院,找我探討煉丹之術,怎么樣?”

  眾人順著云叢生的目光,看向謝念卿。

  “原來是她,難怪會引起云叢生的重視!”

  許多人心里閃過一道念頭。

  謝念卿的絕色之資,眾人早就看在眼里,除了古華虛,另外有不下十個青年找謝念卿搭過話,但都被謝念卿一個‘滾’字,呵斥走了。

  許多女子,看向謝念卿,露出嫉妒之色,但心里也是一嘆,知道跟謝念卿,沒法比。

  “沒興趣!”

  出乎眾人意料之外,謝念卿的回應,是冷冷的三個字,沒興趣。

  云叢生臉上的笑容僵硬住了。

  他萬萬沒想到,謝念卿居然會這么干脆拒絕他,這讓他如何下得了臺?

  “謝姑娘,還請考慮一下!”

  云叢生的臉色,有些冷了下來。

  “沒興趣就是沒興趣!”

  謝念卿毫不客氣的拒絕了。

  云叢生的臉色,徹底陰沉下來,難看的要死。

  他之前聽其他人說,這一批人當中,有個絕色女子,所以他才會和云海棠一起出來,一到場,他就看到謝念卿。

  謝念卿的姿色,讓他心動不已,心里一片火熱,本來還想學云海棠,讓謝念卿和他多多接觸,時間一久,還跑的出他的手掌心?

  但怎么也沒想到,謝念卿居然會這樣明目張膽的拒絕他。

  “好,好,好的很!”

  云叢生連道幾個好字,眼神深處,陰狠之色,一閃而過,隨即轉身,踏空離去。

  隨意撇了撇嘴,謝念卿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玉海棠掃了謝念卿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隨后笑道:“好了,今日,就由我講解一些煉丹的知識,若海棠講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大家可以提出來,我們互相探討!”

  言罷,云海棠盤膝坐于一個蒲團上,開始講解起來。

  陸鳴也認真的聽了起來。

  他雖然對銘文的掌握,如今確實已經有了些火候,但對于煉丹,確實還生疏了些。

  不然,那一枚丹藥,也不會色澤不勻稱了。

  說實話,云海棠對于煉丹之道,確實有很深的理解,陸鳴就像是一塊海綿一般,瘋狂的吸收著煉丹的知識。

  云海棠一直講了三個小時,才結束了這次講解。

  眾人也紛紛散去。

  “陸鳴,你準備什么時候動手?”

  路上,謝念卿問道。

  “過兩日,找到機會就動手,奪來銘文令牌。”陸鳴道。

  “喂,我說你,可別經不起美色的誘惑!”謝念卿瞪了陸鳴幾眼,有些不放心的道。

  卻見陸鳴忽然看著她,眼睛一眨不眨,忽然靠近她,小聲道:“放心,別人的美色,我肯定經得起,就是你的美色,我可經不起。”

  “你...你...色狼!”

  謝念卿臉色一紅,一腳踹出,陸鳴哈哈一笑,飛身而退,避過這一腳,向前而去。

  “哎,這家伙,運氣怎么那么好,走哪都能碰到美女,想本座縱橫九天十地,也沒碰到那么多美女啊!”

  旦旦連連感嘆,對陸鳴‘嫉妒’不已。

  很快,就臨近宿舍了。

  幾道身影,擋在兩人的前路。

  古華虛,還有幾個青年。

  陸鳴淡淡一笑,看來,古華虛終于忍不住了。

  “幾位,有何貴干?”

  陸鳴淡淡一笑。

  “有何貴干?小子,你自己犯下的錯,不知道嗎?”

  古華虛邊上,一個青年冷喝。

  “不錯,今日,你讓華少丟人,簡直罪大惡極,你可知罪?”

  另外一個青年跟著大喝。

  “我讓他丟人?哈哈,真是可笑!”

  陸鳴大笑。

  “小子,你笑什么?有什么可笑的?”

  古華虛,冷冷的開口了。

  “難道不好笑嗎?我讓你丟人的嗎?是你自找的好嗎?開始,海棠姑娘還沒說完,是你自己站起來的。”

  “還有后面,也是你自己站起來說我的丹藥不行的,我自始自終,說過一句話嗎?這不是你自找的是什么?”

  陸鳴笑瞇瞇的道。

  “大膽,這一切,若不是因為你,我怎么會當眾丟臉?若沒有你,這一次第一名,那就是我!”

  古華虛大喝。

  陸鳴無語了,這位老兄的邏輯,他實在不懂。

  自己沒有本事,卻把一切怪在別人頭上,這是何其的可笑?

  這就好比,自己考不上狀元,怪別人成績太好一樣,這種邏輯,陸鳴實在理解不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