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28章 丟人丟到家了

  精彩閱讀·盡在·無名()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一片騷動。

  他們這一批人當中,居然有人引起了云海棠的重視,能隨意進入云海棠的別院,與她一起探討煉丹之術。

  這代表了什么?這代表了,云海棠將此人放在與她同等的位置了。

  更重要的是,能夠隨時進入云海棠的別院,所謂近水樓臺先得月,與云海棠接觸多了,說不定就能碰撞出感情呢。

  大部分男人,不管老少,眼中都露出了火熱期待的目光。

  有些有自知之明的,暗暗嘆息,知道不會是自己。

  “哈哈,我覺得海棠小姐說的,十有八九是古少你。”

  “不錯,這一批人當中,有誰的煉丹之術,能比得上古少,羨慕,羨慕啊!”

  古華虛身旁幾人,頓時大拍馬屁。

  “誒,未必是我,或許還有煉丹術更強的人呢,要知道一山還比一山高!”

  古華虛謙虛的道,話雖然說的謙虛,但他臉上的得意之色,卻是完全掩飾不了的。

  “海棠姑娘,肯定說的是我,難道她暗中看上我了,不然豈會讓我前往他的別院,探討煉丹術,哈哈,一定是這樣!”

  古華虛心里美滋滋的想到。

  “恭喜古少,早日抱的美人歸啊。”

  更有人在古華虛邊上小聲的說道,讓古華虛笑的差點合不攏嘴了。

  “海棠姑娘,你說的這位煉丹術高明的人,到底是誰啊?”

  有人叫了起來。

  玉海棠微微一笑,道:“此人,年紀不大,風度翩翩,乃是一位青年俊杰”

  “海棠姑娘客氣了,古某愧不敢當啊。”

  云海棠的話音剛落,古華虛便站了起來,故作謙虛道。

  很多人也向古華虛投來羨慕的目光,在他們看來,云海棠說的這個人,定是古華虛無疑了。

  但云海棠卻一臉錯愕,愣愣的看著古華虛,道:“這位兄臺,你這是干什么?我說的又不是你。”

  古華虛臉上的笑容直接僵硬在那里。

  全場也猛然靜下來。

  噗呲!

  半響,有人實在憋不住,笑出聲來。

  古華虛那個樣子,是在太好笑了,有些人使勁憋著,憋得滿臉通紅,有些人,卻笑了出來。

  古華虛邊上剛才拍馬屁的幾人也僵硬在那里,一動不動。

  古華虛的身體顫抖了起來,一張還算英俊的臉,漲的通紅。

  丟人,實在太丟人了。

  原來,云海棠說的人,根本不是他,虧他還在那一廂情愿,這個臉,丟大了。

  而且,云海棠怎么稱呼他的?兄臺?敢情連他叫什么都不知道。

  古華虛恨不得地上有條裂縫,一頭鉆進去,最后,只能面紅耳赤的坐了下去。

  他邊上的幾個人,壓根都不敢看他一眼。

  “我說的的這位俊杰,叫做陸鳴!”

  云海棠嫣然一笑,繼續道。

  “陸鳴?”

  此言一出,四周之人,面面相覷,陸鳴是誰?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只有一個人,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陸鳴,她說的不會是你吧?”

  謝念卿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議的看向陸鳴。

  陸鳴當初煉制的丹藥,她也瞄了一眼,怎么可能?

  “如果現場沒有第二個叫做陸鳴的,而且同樣風度翩翩的,那這個陸鳴,應該就是我吧!”

  陸鳴摸了摸鼻子道。

  “真是臭美!”

  謝念卿白了陸鳴一眼,不過依然非常好奇,道:“難道你煉制的那個丹藥,有什么名堂不成?”

  “嘿嘿,也許是云海棠姑娘看上我了呢!”

  陸鳴嘿嘿一笑。

  “不要臉!”謝念卿鄙夷。

  此時,云海棠的目光,落在陸鳴身上,道:“陸兄,你覺得海棠的提議,怎么樣?”

  陸鳴左右看了看,終于確定云海棠說的是自己,微微一笑,站了起來,道:“多謝海棠姑娘,我覺得,很好啊!”

  云海棠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道:“陸兄的煉丹之術,小妹可是佩服的緊,以后,還要請陸兄多多指教。”

  “海棠姑娘客氣了!”

  陸鳴笑道。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他,海棠姑娘,你是不是搞錯了!”

  這時,一道陰沉的叫聲響起。

  陸鳴循聲看去,卻是古華虛。

  “哦,我怎么搞錯了?”

  云海棠問。

  “海棠姑娘,此人昨日煉制的丹藥,色澤不勻稱,藥香不顯,分明就是一枚廢丹,此人的煉丹術,一塌糊涂,海棠姑娘不要被騙了。”

  古華虛大聲道。

  “不錯,海棠姑娘,我也看到了,此人的基本不會煉丹!”

  “是的,我也看到了!”

  四周,其他許多人也開口了。

  “哦?你們是不相信我的眼光了?”云海棠依舊笑瞇瞇的問道。

  “海棠姑娘,不是我們不相信你的眼光,我猜測,這家伙是不是臨時用什么方法,換了丹藥,他給你的那一枚丹藥,根本不是他煉制的。”

  古華虛叫道。

  他本來看到謝念卿和陸鳴在一起,他打招呼,謝念卿居然不鳥他,他就對陸鳴極為不爽了。

  剛才,居然又是因為陸鳴,他才丟盡了臉,此刻,能夠讓陸鳴丟臉,他自然要抓住機會,不會放過。

  “哦!”

  云海棠微微點點頭,手中出現一個玉瓶,從中倒出一顆丹藥,捏在手中,問道:“你們說的,是不是這顆丹藥?”

  古華虛一愣,點點頭道:“就是這一顆丹藥!”

  “沒錯,就是這一顆!”

  其他人也紛紛點頭。

  “那就行了,我說陸兄煉丹之術高超,就是因為這一顆丹藥!”

  云海棠微笑道。

  “怎么會?這分明就是一顆廢丹!”

  古華虛,一臉錯愕。

  “廢丹?你們看好了!”

  云海棠手指青色的精神之火流轉而過,下一刻,丹藥表面,浮現出一縷縷銘文,相互交錯,極為美麗。

  “這銘文隱而不顯,藥效深鎖,怎么可能?這怎么可能?”

  古華虛不可思議的叫了起來。

  他畢竟是四級銘煉師,出身在煉丹世界,眼光還是有的,此時自然一眼就看出這顆丹藥的虛實。

  其他人也瞪大了眼睛,驚愕不已。

  銘文內斂,這可不是一般人能辦到的。

  只有對銘文掌握極其深厚,熟練,才能辦到,這代表了一定的境界,只有煉丹界宗師級人物,才能辦到。

  據眾人所知,在云海丹院,能夠辦到此事的,不出三位。

  手機·盡在·無名小說手機版(m.wmtxt)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