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16章 他是陸鳴

  “大人,執法殿的諸位大人,這個小子,就是一個邪魔,一出來就大開殺戒,你們看看,他殺了多少人了,現在還想殺我啊!”

  看到執法殿的人到來,姚顧狂喜,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瘋狂的大叫起來。

  “嗯?”

  執法殿的紅袍大漢,順著姚顧的指的方向,看向陸鳴,一看之下,臉色猛然大變。

  他曾今見過陸鳴,此刻,他認出了陸鳴。

  姚顧并沒有發現紅袍大漢臉色的變化,大步后退,一臉陰冷的看著陸鳴。

  “小子,管你是誰?敢在萬星城殺人,肯定要受到制裁!”

  姚顧心里大吼。

  “大膽姚顧,還不跪下認罪!”

  紅袍大漢大吼一聲。

  “哈哈,小子,還不跪下認罪!”

  姚顧大笑,但下一刻,他的笑容僵硬住了,因為他反應過來,紅袍大漢,叫的居然是他的名字。

  他脖子有些僵硬的轉過去,看向紅袍大漢,露出一絲牽強的笑容,道:“大人,你你是不是叫錯名字了?”

  “什么叫錯名字了?我認得你,你叫做姚顧是不是?我叫的就是你,還不跪下!”

  紅袍大漢大喝,一股強大的氣息,降落在姚顧身上。

  姚顧懵了,莊小山,莊小柔兄妹兩也懵了。

  四周的人群也懵了。

  殺人的不是那個青年嗎?現在,怎么叫姚顧跪下。

  “大人,大人,是不是搞錯了啊,殺人的是他啊!”

  姚顧指向陸鳴叫道。

  “大膽,還敢污蔑陸鳴大人,陸鳴大人何等身份,你若沒有犯下大罪,陸鳴大人,怎么會動怒殺你們?還不跪下!”

  紅袍大漢大喝。

  “什什么?陸陸鳴?”

  姚顧的臉色,一下子就慘白了,沒有絲毫血色,不可思議的看向陸鳴。

  隨即,眼中就是無盡的驚恐。

  四周,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著陸鳴。

  難道這個青年,居然就是陸鳴?

  陸鳴在天玄分宮,戰勝圣星辰之事,已經傳遍了東部分宮,就連萬星城,都傳遍了。

  圣星辰那是什么人物?東荒千驕榜的絕代天驕啊,而且修為,更是達到了巔峰王者之境。

  可以說,在天玄域,除了那寥寥幾個靈海境的大能,無人可敵。

  這樣的人物,都敗在陸鳴手上,陸鳴能有多強?

  現在,陸鳴在天玄域,那就是最巔峰的強者,以他的天賦,甚至能和靈海境的大能平起平坐。

  這是什么身份?

  別人在萬星城殺人,肯定要受到制裁,但陸鳴,絕對不會。

  誰敢制裁他?

  當力量強大到一定地步的時候,就能凌駕規矩之上。

  “哥,哥,他是陸鳴,他是陸鳴大人,我們有救了!”

  莊小柔經過震驚之后,便是無盡的激動了。

  這個為他們出手的青年,居然是陸鳴,他們知道,他們有救了,沒有人能動的了他們。

  “是啊,是啊!”

  莊小山傻傻的說道,看向陸鳴的眼神,充滿了無盡的崇拜。

  陸鳴,比他大不了幾歲,但成就,卻比他高了十萬八千倍,是他偶像。

  姚顧的身體,像篩子一般抖了起來,然后,居然一把就跪了下去。

  當他知道眼前這個青年就是陸鳴的時候,他知道,他完了。

  但他不想放棄,所以,他苦苦哀求起來:“陸鳴大人,陸鳴大人,饒命啊,饒命啊,我和莊家兄妹,只是開個玩笑而已,開個玩笑啊!”

  “開個玩笑?”

  陸鳴嘴角,泛起一絲冷酷的笑容,道:“你以為我眼瞎嗎?你大概以為,他們兩個,父親去世后,就沒有了后盾是嗎?可惜你不知道,我和他們的父親,是生死之交啊!”

  陸鳴的聲音不大,卻傳遍了全場。

  生死之交,陸鳴居然和那老莊,是生死之交?

  這一刻,無數人羨慕的看著莊小山和莊小柔。

  雖然老莊死了,但莊氏兄妹以后有了陸鳴這個靠山,在天玄域,都可以橫著走了。

  姚顧臉上,露出了絕望之色。

  一彈指,一道槍芒射出,從姚顧的丹田洞穿而過,將他的氣旋擊散。

  一身修為,盡廢。

  “你們先離去吧,這里,我自會處理!”

  陸鳴向執法殿之人道。

  “是!”

  那些執法殿的人,恭恭敬敬退走了。

  至于姚顧等人,誰叫他們不長眼,惹到了陸鳴,死了也是白死。

  陸鳴一揮手,一條真元將姚顧一卷,將他卷到莊氏兄妹面前。

  “交給你們了,殺了他!”

  陸鳴道。

  “殺了他?”

  莊小山,莊小柔一驚,猶豫不決。

  “武道之人,當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今日若不是我剛好趕到,你們想過自己的下場嗎?有什么好猶豫的,若連殺個仇人,還要猶豫,修什么武道?”

  陸鳴的聲音,如雷霆一樣,在莊氏兄妹腦海響起。

  兩人眼中,露出果決之色。

  “我來殺他!”

  莊小山掙扎的起身。

  “哥,我來吧!”

  莊小柔手中,出現一把長劍。

  “不要,饒命啊,看在我和你爹多年交情的份上,饒我一命吧!”

  姚顧驚恐的叫了起來。

  “剛才,你怎么不看在和我爹多年交情的份上,放過我們,死吧!”

  莊小柔聲音冰冷,一劍刺出,刺入姚顧的心臟。

  姚顧瞪大了眼睛,滿是不甘之色,最后,沒有了氣息。

  他,只是想把莊小柔帶回去玩弄一番而已,這樣的事,他已經干過很多次了,從來都沒問題,為什么這一次,就碰到陸鳴了呢?

  善惡終有報啊,這是姚顧的最后一個念頭。

  “嗯!”

  陸鳴點點頭。

  武道世界,弱肉強食,若心腸不硬一些,又如何能在這個世界活下去?

  特別是具有絕色的美貌,卻沒有實力的女子,下場,往往很凄慘,淪為別人的玩物。

  陸鳴就是希望他們經歷這件事,能有所改變。

  “陸鳴大人,這一次,多謝你出手相救,不然,小柔她”

  莊小山,莊小柔來到陸鳴身前,向陸鳴道謝。

  “你們不用謝我,這是我應該做的,哎,當初你們父親,我卻沒有實力救他!”

  陸鳴一嘆。

  莊氏兄妹眼眶,卻有些發紅。

  手中,出現了老莊的儲物戒指,陸鳴遞給了莊小山,道:“這是你們父親的儲物戒指,現在,交給你們吧!”拿起老莊的儲物戒指,兄妹兩的眼眶更紅了,流下了眼淚。

  而后,兄妹兩對視了一眼,突然向著陸鳴跪了下去。

  “陸鳴大人,請收我們為徒!”

  兩人異口同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