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10章 穆蘭的心思

  人群,慢慢的散去了。

  “陸名,看來你是傷了人的心了。”

  穆修元白衣飄飄,走了過來。

  “穆兄,你就別取笑我了。”

  陸鳴苦笑。

  “哈哈,陸鳴,你無需多想,就像穆蘭丫頭所言,你現在還年輕,當以武道為重,真期待將來你能走到哪一步啊!”

  穆修元感嘆。

  初見陸鳴時,陸鳴還未到王者,還是那般稚嫩,那般弱小,還需要他的指點。

  但現在,陸鳴卻已經遠遠的把他甩開了,這才多久?實在太快了。

  “說不定,又是一個燕狂徒啊!”

  穆修元心里感嘆。

  “穆兄,我要先回去療傷了!”

  陸鳴一抱拳道。

  “嗯,你趕緊回去吧!”

  穆修元道。

  陸鳴點點頭,轉身離去。

  “陸鳴,你個笨蛋,那么漂亮的美女,你居然拒絕了,簡直是暴殄天物啊,可惜,可惜!”

  路上,旦旦大叫,大嘆可惜。

  “閉嘴,你這色龜!”

  陸鳴拿起旦旦,一把塞進至尊神殿中。

  他并沒有前往第四區域,而是就近在第一區域租了一間房子。

  盤膝坐于房間中,陸鳴拿出幾顆療傷丹藥,吞了進去,隨后運轉戰龍真訣,開始療傷。

  之前,他硬接上官無塵的一招,傷勢頗重,手臂的骨骼斷了,渾身肌肉被多處被撕裂。

  但陸鳴現在的肉身,何等強大,生命力頑強無比。

  之前說話的時候,肉身就在自動修復了,此時借助藥力,更加快速的恢復起來。

  第四區域,一座樓閣之中,穆蘭與穆修元并肩而立,遙望遠方。

  “你在生他的氣?”

  穆修元開口。

  “沒有!”

  穆蘭平靜的道:“感情這種東西,不能勉強,而起,陸鳴他現在,年紀確實還輕,當以武道為重!”

  “其實,你該知道,他心里,應該還有其他人吧!”

  穆修元一嘆。

  穆蘭眸光一閃,隨即嫣然一笑,道:“知道,當然知道,但你覺得我會輸嗎?我決定了,我要好好的去爭一爭。”

  “爭一爭?”

  穆修元一愣,隨即一笑道:“哈哈,這才像我認識的穆蘭,說起來,陸鳴這小子,確實優秀,不能輕易錯過,我要是女人,也要去爭一爭。”

  “不過,我現在和的他距離,越來越大了啊,所以,我決定去那個地方修煉了,我不能被他甩下太多!”

  穆蘭目光遙望遠方道。

  “你終于決定要去那里修煉了嗎?”

  穆修元眼睛一亮。

  “不錯,以前爹安排我去,但我不愿意什么都聽他安排,所以沒去,現在,該去了。”

  穆蘭一嘆。

  “你去那里修煉是對的,不然以你的體質,就浪費了,現在去,還不晚!”

  穆修元道。

  “嗯!”

  半天之后,陸鳴的傷勢,已經痊愈,七品肉身,展露出超強的自愈能力。

  “靈海境,果然強大,不知道那上官無塵,是靈海幾重的修為,施展了幾成的力量?”

  陸鳴心中思索。

  陸鳴估計,上官無塵,在靈海境中,應該不會太高,不然,就算隨意一掌,也不是他能抵擋的。

  “等我突破巔峰王者,不知道能否與靈海境的大能一戰呢?”

  陸鳴非常期待。

  不過現在要做的,就是去煉制一把靈兵長槍。

  那把五級上品的風雷槍,在之前與圣星辰大戰時,后面又接了上官無塵一掌,又裂開了。

  以陸鳴現在的爆發力,五級靈兵,已經難堪大用。

  當即,陸鳴起身,向著黃老的住所而去。

  “窩巢,陸鳴你這畜生,別動不動把握塞進那鳥地方!”

  忽然,耳邊響起了旦旦的聲音,不知道什么時候,它又出現在陸鳴肩膀上,氣喘吁吁的道。

  “窩巢!”

  陸鳴嚇了一大跳,這貨,居然能從至尊神殿中自己跑出來。

  “哼,也不看看本座是誰?本座是十強戰獸之首,存在無盡歲月,銘煉之術,早已經達到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這區區一座至尊神殿,豈能關住本座,哎呀,累死我了!”

  旦旦一邊大言不慚的吹牛,一邊龜殼朝下,躺在陸鳴肩膀上大口喘氣。

  “你就吹吧,刻一個銘文,還經常失敗的人,不,是龜,還好意說說自己的銘煉之術,驚天地泣鬼神。”

  陸鳴鄙夷。

  “小子,你知道什么?要是不我受傷了...”

  一人一龜,吵吵鬧鬧,很快,就來到了黃老的居住之地。

  陸鳴直接走了進去。

  “黃老,黃老,晚輩陸鳴拜訪!”

  陸鳴大聲道。

  哐當當...

  一間房間中,傳來一陣哐當之聲,隨后便見到一個頭發亂糟糟的老頭從房間中沖了出來。

  “哈哈,陸鳴,你小子終于回來了,我還以為你死了呢,怎么樣?千鍛血金,帶回來了嗎?”

  黃老咧嘴直笑,看向陸鳴。

  “帶回來了。”

  陸鳴一揮手,手中出現那塊千鍛血金。

  “嗯,這一整塊,夠用了,哎,可惜了玄龍那小子!”

  黃老微微一嘆。

  顯然,鍛器宗被滅,黃老也收到消息了。

  陸鳴心里一嘆,沒有多說。

  “好了,其他事不用多想,這段時間,我研究你送我的那根斷槍上的銘文,獲益良多,那斷槍上的無限黑金,我已經提取出來了,現在就可以開始煉制,不過需要等三天的時間,三天后,你來取吧!”

  黃老道。

  “那好,麻煩前輩了。”

  陸鳴將千鍛血金,遞給黃老。

  “好,去吧!”

  黃老接過千鍛血金,就急匆匆的沖進屋子中了。

  陸鳴一笑,這黃老,還真是一位奇人。

  “這老頭,不過是一位普通的銘煉師而已,都不是真銘煉師,估計也煉不出什么好的靈兵。”

  旦旦嘀咕。

  陸鳴無語,這貨,真是吹牛不打草稿,黃老,可是天玄域第一銘煉師。

  而且,真銘煉師,哪有那么容易找到的,想要成為真銘煉師,太難,要求太高了。

  陸鳴漫步在大街上,不久,他來到了半年之前穆蘭送他的那座別院,走了進去。

  在房間中盤膝而坐,陸鳴靜靜的領悟雷之意境。

  只要雷之意境突破一級圓滿,他就能輕易的將另外兩種意境,修煉到一級圓滿。

  再有足夠的資源,陸鳴就可以沖擊巔峰王者了。

  第二天,一道身影走進了別院,是燕狂徒。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