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98章 撕裂空間而行

  陸鳴伸手接過,張口喝了一口。

  可當這一口酒入肚,陸鳴的臉色就變了。

  他感覺,這一口酒,化為了熊熊火焰,在肚子里燃燒起來。

  轟隆隆!

  隨即,這一口酒,轉化為一股股恐怖無比,如驚濤駭浪一般的熾熱能量,在陸鳴體內橫沖直撞起來。

  從外面可以看到,陸鳴的身體,極速鼓脹起來,好像隨時可能會被這股能量撐爆。

  太強了,這股能量,太強了。

  壯年男子難得有些認真的看著陸鳴,如果陸鳴抵擋不住,他會出手相助。

  “給我吞!”

  這時,陸鳴發出一聲低吼,脊椎處,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吞噬之力,將他體內那磅礴的能量,一股腦的內吞噬進去。

  陸鳴盤膝而坐,全力運轉戰龍真訣,煉化起來。

  半個小時后,陸鳴長長呼出一口氣,睜開雙眼,眼中,一道電光一閃而過,充滿了可怕的氣息。

  “好精純,好磅礴的能量!”

  陸鳴暗暗驚嘆。

  他感覺,剛才那一口酒的能量,比煉化幾百萬塊極品靈晶的能量還有恐怖,若非陸鳴的意境沒有突破,他感覺都可以憑借那一口酒的能量,沖擊巔峰王者了。

  當然,這是錯覺,他沖擊巔峰王者,絕非幾百萬極品靈晶能辦到的。

  不過陸鳴的真元依然渾厚了一些,精純了一些,到達了一個極限。

  一口酒,居然比幾百萬塊極品靈晶的能量還要恐怖,陸鳴震驚不已。

  他可是看到壯年男子,大口大口的,不停的喝的。

  “不錯,不錯,短短半個小時,就能煉化我的一口酒,你這樣的小家伙,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壯年男子看著陸鳴,有些驚嘆。

  “多謝前輩的酒!”

  陸鳴道。

  “還要不要再來幾口?”

  壯年男子道。

  “不不要了。”

  陸鳴連連擺手。

  他現在意境沒有突破,喝了也是白喝。

  沉吟一下,陸鳴問道:“晚輩陸鳴,不知道前輩怎么稱呼?”

  “我嗎?燕狂徒,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

  壯年男子微微一笑道。

  “什么?你就是燕狂徒!”

  陸鳴的瞳孔,猛然瞪大,充滿了震驚之色。

  燕狂徒,在帝天神宮,沒有幾個人不知道的。

  特別是天玄域的帝天神衛。

  燕狂徒,他整個人生,就是一部傳奇。

  燕狂徒,出身低微,乃是天玄域東部的一個不知名的小山村走出來的。

  但他卻以絕世的天資,從一個小山村的少年,一步步成長,最后成為天玄域數千年罕見的天驕,后來更是被九陽至尊看重,收為徒弟。

  被九陽至尊收為徒弟后,展露出更加恐怖的天賦,無數的天驕,妖孽,一一被他鎮壓,他腳踏天驕,一路向上,成為帝天神宮的巔峰強者。

  有傳說稱,如今,燕狂徒的修為,已經不弱于他的師傅,九陽至尊了。

  這個傳說中的人物,如今卻活生生的站在陸鳴面前。

  而陸鳴的感觸最為特別。

  因為,九陽至尊的殘魂,如今就在至尊神殿之中呢?

  九陽至尊,也可以算是陸鳴的半個師傅,若沒有九陽至尊,也不會有陸鳴的今天。

  而燕狂徒乃是九陽至尊的徒弟,陸鳴感覺又親近了一分。

“要不要把九陽至尊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的事情,告訴燕狂徒呢?不,不,不能說,這件事,牽扯太大了,不能冒險!”

  一道念頭在陸鳴腦海中一閃而過,隨即便被他否決了。

  首先,這件事太匪夷所思。

  還有,燕狂徒,如今得到帝一武皇重用,他萬一是站在帝一武皇那邊呢?他說了,豈不是找死?

  陸鳴決定,不說,至少在他實力還不夠強大之前,不說。

  “原來是燕前輩,前輩的大名,可是如雷貫耳了。”

  陸鳴收斂心神,抱拳行了一禮。

  “哈哈,無需客氣,好,現在,我帶你回天玄域吧!”

  燕狂徒哈哈一笑道。

  “回去?這里怎么回去?”

  陸鳴滿是疑惑。

  “當然是直接飛回去了!”

  燕狂徒微微一笑,下一刻,他身上彌漫出一股恐怖無比的氣息。

  這股氣息,比汪洋還要磅礴,如宇宙星空一般深邃。

  這股氣息,剛一出現,便被燕狂徒收斂起來。

  但陸鳴依然震驚不已。

  他感覺,在這股氣息面前,什么巔峰王者,那就是螻蟻,那就是塵埃。

  這一刻,旦旦都驚懼的把頭縮了進去,雙掌緊緊的抓著陸鳴的肩膀。

  嘩啦!

  只見,燕狂徒伸手在空中一劃,空間就像是紙張一般,被撕裂開來,露出一條漆黑深邃的空間裂縫。

  “走!”

  燕狂徒抓住陸鳴的手臂,一步向著空間裂縫跨了進去。

  剎那間,陸鳴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四周,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

  一會,天地突然一亮,陸鳴發現,他們出現一片蒼茫的山脈上空。

  接著,燕狂徒又是伸手一劃,空間再度裂開,燕狂徒帶著陸鳴,再一次踏進了空間裂縫。

  撕裂空間而行,這是撕裂空間而行。

  若非實力達到不可思議的境界,絕難辦到。

  陸鳴震驚不已。

  沒有多久,他們又出現在一片湖泊之上,然后燕狂徒繼續撕裂空間而行。

  如此反復,不斷的向著天玄域而去。

  天玄域,天玄城。

  這幾日熱鬧無比,到處張燈結彩,喜氣洋洋。

  因為,天玄域第一天才,東荒千驕榜的天驕圣星辰,要與天玄分宮宮主的千金成婚了。

  天玄域四面八方,無數人趕來賀喜。

  這幾日,天玄城城門大開,全部免費對外開放。

  在天玄城的第一層區域,有一片巨大的廣場,在廣場上,已經擺好了上千桌酒席。

  今日,就是圣星辰與穆蘭的大婚之日。

  許多人向著廣場而去,能進入這里的人,在天玄域,那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一般人,是沒有這個資格的。

  廣場邊上,一座樓閣上,穆修元與東部分宮宮主穆正,并排而立,看著下方熱鬧的人群。

  “哎,看來,一切都不能改變啊,蘭兒那丫頭,想要反抗,最終還是走到這一步!”

  穆正一嘆。

  “陸鳴已經消失半年了,不知道是因為什么?外界許多人都傳,陸鳴是怕了,知道不是圣星辰的對手,所以躲起來了,這一點,我絕不相信,以陸鳴的性格,即便不敵,也會一戰!”

  穆修元道。

  “時間太短了,陸鳴的確很難戰勝圣星辰,沒有出現也好,對陸鳴他來說,也有好處。”

  穆正一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