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97章 燕狂徒

  這讓邊上其他人都愣住了,隨后震驚無比驚訝的看向那個壯年男子。

  難道此人是帝天神宮中的大人物?

  不然白發宮主,身為封疆大吏一般的存在,一個大域的分宮主,靈海境的修為,怎么會對他如此恭敬。

  壯年男子隨意的瞥了白發宮主一眼,喝了一口酒,淡淡道:“先看那邊,先看那邊!”

  指了指陸鳴與秦青衫的大戰,繼續饒有興致的看了起來。

  白發宮主不敢多言,也看了起來。

  這一看,幾大宮主臉色都是一變。

  “武王九重巔峰,居然有如此戰力,此人是誰?我鴻域沒有這號人物,他來自哪里?”

  白發宮主不由的說道。

  “嘿嘿,聽說那小子來自天玄域,怎么樣?實力還不錯吧!”

  壯年男子嘿嘿一笑道。

  “原來和燕大人來自同一個地方,天玄域真是出人杰啊。”

  白發宮主感嘆,順便拍了一記馬屁。

  而邊上其他幾人,似乎想到什么,臉色大變,看向那個壯年男子的眼神,充滿了敬畏。

  這一切,陸鳴與秦青衫都不知道,兩人的大戰,已經到了白熱化。

  秦青衫,施展出全部的力量,毫無保留。

  今日,他必須要擊敗陸鳴。

  但陸鳴雖然落在下風,卻頑強無比,硬生生的被陸鳴頂住了。

  并且,陸鳴有越戰越勇的趨勢。

  “痛快,痛快,我對自身力量的掌控,越來越熟練了,越來越得心應手了。”

  陸鳴眸光發亮。

  此刻,兩人已經大戰了上百招了。

  秦青衫雖強,但也奈何不了他。

  陸鳴心里,對東荒千驕榜的天驕的戰力,多少有了些底,至少,對最后幾名,有了些底。

  圣星辰排名在秦青衫前面,但也只高出一名,即便比秦青衫強,也強的有限。

  一聲巨大的轟鳴,兩人向后飄退。

  陸鳴后退了兩百米,秦青衫,后退了一百五十米。

  “不錯,這一戰,就到此結束吧!”

  此時,那個壯年男子開口了。

  秦青衫隨意掃了一眼,根本懶得理會,大吼一聲,就要向陸鳴沖去。

  “青衫,住手!”

  秦副宮主輕喝一聲,一揮手,一股力量擋在秦青衫身前。

  “爹,你攔我干什么?今日,我必定要滅了他!”

  秦青衫大吼。

  今日一戰,若不能徹底擊敗陸鳴,他的名聲,肯定受到很大的影響。

  他本來在千驕榜上,就排在末尾,這樣一來,下一次重排千驕榜,他可能就要跌出千驕榜了,這讓他難以承受。

  “青衫,我叫你住手,你就住手!”

  秦副宮主臉色一沉,呵斥道。

  秦青衫臉色一變,他父親,可是很少對他發火的,今日,是怎么了?

  隨即他目光一掃,居然看到白發公主恭敬的站在壯年男子身邊,他目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不甘的看了陸鳴一眼,然后來到秦副宮主身邊。

  “哈哈,結束了,那我就離開了!”

  壯年男子起身,伸了個懶腰,一揮手,地下的椅子消失了,壯年男子大步的向著陸鳴走去。

  “小子,跟我走吧!”

  壯年男子對陸鳴道。

  “跟你走?”

  陸鳴目光一閃,臉色有些陰沉。

  說實話,他對這個壯年男子沒有好感,若非因為對方,跨域傳送陣怎么會毀掉?

  “小子,你不是要回天玄域嗎?我送你回去。”

  壯年男子道。

  “你...你有辦法送我回天玄域?”

  陸鳴一愣。

  “怎么?你不信?我剛好也要回一趟天玄域,順便帶你回去,也無妨。”

  壯年男子喝了一口酒,道。

  “信,我信!”

  陸鳴連忙道。

  剛才,他也看到了,白發宮主等人,對這個壯年男子,恭恭敬敬,這個壯年男子,身份絕對不一般,或許真有辦法呢,陸鳴現在只能抓住任何一絲希望了。

  “前輩,等我一下!”

  陸鳴叫了一聲,然后飛向飛雪。

  飛雪美眸中,異彩連連,陸鳴的強大,超出了她的預料。

  武王九重,居然就能與秦青衫抗衡,那要是陸鳴跨入巔峰王者,豈不是更強,恐怕能和千驕榜排名前七八百名的天驕抗衡了吧?

  “飛雪姑娘,我要走了,這段時間,承蒙你的幫助,這個給你!”

  陸鳴拿出一個儲物戒指,遞給飛雪。

  飛雪下意識的接過了。

  “后會有期!”

  陸鳴一抱拳,然后向著壯年男子飛去。

  壯年男子一揮手,一道真元卷住陸鳴,輕喝一聲:“走!”

  下一刻,陸鳴與壯年男子的身影,就消失了。

  飛雪心神沉入儲物戒指中,隨即美眸一閃。

  儲物戒指中,兩千塊金屬性奧義晶石,靜靜的躺著,散發出強烈的意境氣息。

  “陸兄...”

  飛雪抬頭望去,陸鳴的身影,已經無蹤。

  “爹,那人是誰?毀了跨域傳送陣,就這么讓他走了嗎?”

  秦青衫向秦副宮主問道。

  “他...”

  秦副宮主沉吟了一下,看向了白發宮主。

  白發宮主點點頭,道:“你們沒有猜錯,他就是燕狂徒!”

  “什么?”

  現場其他人,都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陸鳴只感覺眼前一花,下一刻,他震驚的發現,他已經來到鴻城之外了。

  快,快的不可思議。

  “小子,你來自天玄域哪里?”

  壯年男子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陸鳴。

  “晚輩來自天玄域東部,云帝山脈!”

  陸鳴道。

  “天玄域東部,挺巧,我也來自天玄域東部,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間,我已經幾十年沒有回天玄域了,這一次聽說荒古城出了些問題,所以便回去看看。”

  壯年男子喝了幾口酒,目視東方。

  “荒古城?”

  陸鳴眸光一閃,沒有多說。

  沉吟了一下,陸鳴抱拳道:“前輩,不知道我們什么時候,返回天玄域?”

  “哈哈,急什么?來陪我喝幾杯,也不在乎一時半會的。”

  壯年男子哈哈一笑,飛落在鴻城外面的一處山丘上。

  然后隨意的坐在地上,居然從儲物戒指中,拿出早就烤好的獸肉,大口吃了起來。

  陸鳴無奈,只能在邊上坐下。

  “吃飽喝足了,才好趕路,來,你也來一口!”

  壯年男子把酒葫蘆扔給了陸鳴。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