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96章 大戰秦青衫

  “我說這位兄臺,你年紀看起來不大,卻老眼昏花了,這祭壇,分明是那只爪子擊毀的,關我什么事?”

  壯年男子道,說完,又喝了幾口酒。

  神態肆意,不羈而又狂放。

  “胡說八道,那爪子,分明是你引來的,不,我懷疑,是你施展的障眼法,是你凝聚出來的,現在,還不束手就擒!”

  秦青飛八叔大聲呵斥。

  壯年男子目光四下一掃,居然嘿嘿笑了起來,道:“看來你們這里還有好戲看啊,一樣一樣來嘛,等你們解決完了,再來聊我的事吧!”

  言罷,他居然拿出一張椅子,坐了下來,又大喝了幾口酒。

  “好酒,真是好酒,你們要不來來幾口,免費!”

  壯年男子看向四周,道。

  “裝瘋賣傻,出手,拿下他!”

  秦青飛的八叔大吼。

  “殺!”

  “殺!”

  幾百個鐵甲軍士大喝,氣勢如虹,幾百道強大的真元匯聚,居然形成了一只巨大的手掌,向著壯年男子抓去。

  這是合擊之術,幾百個鐵甲軍士聯手,就算是巔峰王者,也能一下子鎮壓,沒有絲毫機會逃走。

  但壯年男子眼皮都沒抬一下,張口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嘴一張,一滴酒飛出,壯年男子屈指在這一滴酒上一彈,這一滴酒,就向著天空的巨大手掌飛去。

  沒有絲毫的聲音響起,但驚人的一幕出現了,當這一滴酒碰到巨大手掌的時候,巨大手掌無聲無息的潰散開來,消失了。

  全場,所有人都睜大了雙眼,震驚無比。

  一滴酒,輕易擊潰了幾百個鐵甲軍士的聯手一擊,這是什么修為?

  “靈海境,你是靈海境的大能!”

  秦青飛八叔驚駭的大叫起來。

  壯年男子不置可否,沒有回答,又喝了兩口酒,道:“你們的事,你們繼續啊,等你們解決完了,再來聊我的事!”

  秦青飛的八叔臉色陰晴不定,拿出一塊傳音玉符,傳了幾道信息出去,然后對秦青衫道:“青衫,趕緊拿下那個小子,我已經傳音給宮主他們,他們馬上就到!”

  “好!”

  秦青衫點頭,目光重新看向了陸鳴。

  “陸鳴,沒想到天玄域,除了圣星辰之外,還有你這樣的高手,現在跨域傳送陣已毀,你是回不去天玄域了,和我痛快一戰吧!”

  秦青衫戰意沖霄,刀芒更加璀璨。

  陸鳴的眼神,盯著祭壇方向,有些不甘。

  祭壇已毀,看來,他短時間內,是回不去了。

  隨后,目光看向秦青衫,堅定的聲音發出:“你要戰,我奉陪!”

  “好,我就讓你看看,我巔峰的戰力,化冰訣!”

  秦青衫大喝。

  下一刻,他身上彌漫出更加冰寒的氣息,只見,他整個人,似乎都變的透明起來,整個人,好像化為一塊玄冰,就連頭發,都雪白起來。

  但,氣息,卻更加強大了。

  “天玄域的?”

  那個壯年男子,聽到天玄域三個字,眼睛突然一亮,饒有興致的看向陸鳴。

  “戰!”

  陸鳴手持長槍,長發飛揚,氣勢如虹。

  沒有多余的話語,陸鳴踏步而出,長槍散發出璀璨的光芒,極速變大,化為如山岳一般巨大,向著秦青衫轟去。

  “給我破!”

  秦青衫張口一吐,一條冰河從他口中噴出,向著槍芒沖擊而去。

  驚天轟鳴發出,槍芒被震的向上飛起。

  陸鳴借力飛向高空。

  “斬!”

  下一刻,秦青衫斬出一道浩蕩的刀芒,恐怖至極,虛空震動,像是要被劈為兩半。

  “九龍踏天!”

  陸鳴長嘯,一步踏出。

  接著,是第二步,第三步。

  三步連踏,空間炸裂,那道刀芒,在空中潰散開來。

  秦青衫人刀合一,化為一道刀芒,撲向陸鳴。

  兩人撞在了一起,身體微微后退,隨后又撞在了一起。

  此刻,秦青衫比之前強了一截,刀芒呼嘯,連綿不絕,不斷的向著陸鳴席卷而去。

  陸鳴運槍如龍,長槍飛舞,龍吟陣陣,與秦青衫展開激烈對抗。

  但,陸鳴慢慢的落在了下風。

  巔峰王者,又稱為半步靈海,距離靈海境,只有半步之遙,強大至極。

  巔峰王者,按戰力來說,比武王九重巔峰的武者,還要強兩個級別。

  而秦青衫,本來就是絕代天驕,本身就能跨越兩個級別而戰。

  一般的巔峰王者,秦青衫一招就能擊殺。

  陸鳴雖強,但畢竟修為只有武王九重巔峰,還是被秦青衫壓制。

  但,秦青衫想要擊敗陸鳴,也沒有那么容易。

  轉眼,就過去幾十招,陸鳴雖然落在下風,但還是頑強的抵擋下來了。

  “這就是東荒千驕榜的天才嗎?果然強大!”

  陸鳴心念急轉。

  “小子,要不要本座為你銘刻銘文,爆發真元!”

  旦旦在陸鳴耳邊道。

  “不用!”

  陸鳴回應。

  他這段時間修為提升的太快了,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力量提升太快,想要完全將之掌控,也沒有那么容易,需要一段時間適應、磨合,現在,正好可以借秦青衫,去磨練自己的力量,使自己做到完美的掌控自身的力量。

  大戰在繼續,但這時,三大身影,無聲無息的浮現而出,身上,散發出恐怖無比的氣息。

  “宮主,秦副宮主,王副宮主,你們來了,就是此人,毀了傳送祭壇!”

  秦青飛的八叔,一看到這三人,頓時大喜,飛過去恭敬的行禮。

  為首的一人,乃是一個白發蒼蒼,但面色紅潤的老者,他就是帝天神宮鴻域分宮的宮主。

  其他兩人,都是中年模樣,一個中年大漢,一個中年婦人。

  三人的臉色,都極為陰沉,目光看向了那壯年男子。

  可當鴻域分宮宮主看到這個壯年男子的時候,臉色猛然一變,變得有些驚訝,有些敬畏。

  “大膽,居然敢毀壞帝天神宮的跨域傳送陣,說,你是什么人?”

  邊上,那個中年大漢陰森的看向壯年男子,呵斥道。

  “秦副宮主,不得無禮!”

  白發宮主忽然叫道。

  其他人都是一愣,有些疑惑的看向白發宮主。

  “哈哈,燕大人,你怎么來鴻域了?”

  白發宮主來到壯年男子身邊,躬身行禮的笑道。

  (本章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