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72章 擊殺雷之殿主

  “這么可能?”

  雷之殿主不可思議的叫了起來。

  他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陸鳴怎么忽然間變強了一截。

  “難道是某種秘術”

  雷之殿主心念急轉。

  下方,火之殿主也是目瞪口呆。

  “窩巢,我差點忘了,陸鳴這小子,修煉的功法非同小可,用這個銘文爆發起來,提升的還不止一倍。”

  旦旦嘀咕。

  “殺!”

  陸鳴施展九龍踏天步,一步踏出,就出現在雷之殿主長空,居高臨下,長槍向著雷之殿主砸去。

  在陸鳴狂暴的真元下,槍芒如山岳般厚重,砸向雷之殿主。

  雷之殿主長嘯,凝聚出一個雷電巨人,手持雷電之劍,如天神下凡,揮劍向上斬出。

  陸鳴的槍芒,以不可阻擋之勢,爆轟而下,雷電巨人崩潰,狂暴的力量轟在雷之殿主身上。

  雷之殿主如一顆隕石一般,砸下大地,將地面轟出一個數百米寬,數十米深的巨坑。

  下一刻,雷之殿主從巨坑中沖出。

  這一刻,雷之殿主披頭散發,衣服破破爛爛,嘴角還有鮮血,狼狽無比。

  “哈哈哈,鄭老匹夫,你也有今天,哈哈,我天玄東部,自百年前燕狂徒之后,又誕生了一個曠世天驕。”

  火之殿主大笑,笑的痛快無比,隨即,他身上的生機,慢慢消散,最后歸于虛無。

  火之殿主,在大笑中離去。

  “該死!”

  雷之殿主怒吼,然后,轉身就跑。

  他知道,他已經殺不了陸鳴了,只能逃跑。

  “想跑,殺!”

  陸鳴腳踏九龍踏天步,追了上去,長槍一顫,道道槍芒爆射而出。

  雷之殿主無奈,只能回身拼命抵擋。

  “看我的!”

  旦旦雙腿一蹬,從陸鳴的肩上彈起,咧嘴大叫,隨后四只和頭縮進龜殼,龜殼在空中不斷旋轉,向著雷之殿主的臉砸去。

  雷之殿主擊出無數道雷電,但對龜殼一點作用都沒有,龜殼直接穿過重重雷電,向著雷之殿主的臉砸去。

  雷之殿主已經有經驗,一只手迅速的回防,想要一掌拍飛旦旦,但旦旦滴溜溜的在空中一轉,迅速的避過了雷之殿主的手掌。

  一只龜殼,狠狠印在雷之殿主的臉上。

  雷之殿主慘叫一聲,連連后退,在他臉上,出現了一個清晰的龜殼印,鮮血直流。

  “極道一擊!”

  陸鳴抓出機會,施展極道一擊,一槍洞穿了雷之殿主的心臟。

  雷之殿主狂吼,眼中滿是不甘之色。

  “上路吧!”

  長槍一震,狂暴的勁氣爆發,將雷之殿主的心臟,還有內臟,摧毀的四分五裂。

  “我不甘啊!”

  雷之殿主大吼一聲,氣絕身亡。

  “自作孽,不可活!”

  陸鳴冷哼,九龍血脈浮現,將雷之殿主的精血吞噬,隨即,摘下雷之殿主的儲物戒指。

  踏步而出,陸鳴來到火之殿主身前。

  火之殿主已經氣絕,臉上,卻帶著暢快的笑容。

  陸鳴一嘆,堂堂東部分宮的一代殿主,卻死在同為殿主的雷之殿主手上,真是可嘆。

  “前輩,安心的去吧,雷之殿主那老匹夫,我已經殺了!”

  陸鳴低語,真元一吸,將火之殿主的儲物戒指收了起來。

  然后在原地挖了一個坑,將火之殿主的尸體埋了。

  “玄黃矽土!”

  陸鳴的目光,看向了那土丘。

  “哈哈哈,怎么樣?本座沒有說錯吧,這里有玄黃矽土,算是本座指點你的大造化,不過,那七根七節草,就歸本座了。”

  旦旦兩只前爪背負在龜殼上,得意洋洋,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卻盯向了那七株七節草。

  “不行,七節草不能給你!”

  陸鳴直接拒絕。

  “什么?不能給我,陸鳴,你這白眼狼,是我指點你來找到玄黃矽土的,你知道玄黃矽土有多珍貴嗎?啊?還有,剛才也是我幫你對付雷之殿主,你都不懂報恩嗎?本座當初身受重傷,需要靈草復原,你就那么小氣?”

  旦旦怒了,一只龜爪指著陸鳴,噼里啪啦噴出一堆話。

  陸鳴無語了,道:“給你一株。”

  “不,兩株!”旦旦叫道。

  “好,成交!”

  陸鳴立刻答應。

  “本座...”

  旦旦咧嘴,好像被陸鳴坑了。

  隨即,陸鳴把七株七節草連根挖起,給了旦旦兩株。

  旦旦拿起來就像吃蘿卜一樣,咔嘣咔嘣的吃起來,一副享受的模樣。

  看的陸鳴一陣無語,實在不相信旦旦是什么絕世強者。

  隨后,陸鳴拿出了一個巨大的丹爐。

  這個丹爐,是從其他人的儲物戒指中找到的,陸鳴將玄黃矽土,全部裝進了丹爐之中。

  一千斤,這里的玄黃矽土,足足有一千斤,將一個丹爐裝的滿滿的。

  陸鳴眼睛發亮,這么多玄黃矽土,要是放到外界,絕對會引起天大的震動,無數銘煉師都要瘋狂。

  陸鳴將悟道古樹,小心翼翼的種進玄黃矽土之中。

  種好后,陸鳴一揮手,空中出現了一大堆靈草靈花。

  這些,都是從其他人那里得來的低級靈藥,大部分都是一級,二級,三級四級的,對陸鳴來說,沒什么大用。

  陸鳴手掌一壓,磅礴的真元爆發,這些靈藥瞬間崩毀,被震成粉碎,隨即陸鳴的真元,化為兩只真元大手,握住這些靈草粉末,用力一擠壓,一滴滴靈液出現,滴落在玄黃矽土上。

  玄黃矽土,能將這樣的靈液,轉化為自身的能量,滋補種在其上的靈草靈藥。

  大約擠了幾千株各級靈藥,陸鳴這才收手,將玄黃矽土收進至尊神殿。

  “旦旦,你知道這是哪里嗎?”

  陸鳴看向旦旦。

  此時,旦旦已經將兩株七節草解決,正躺在半空中,兩只前爪抱頭,翹著二郎腿,一副悠哉悠哉的表情。

  “不知道,雖然這個世間的氣息讓我感覺很熟悉,但我當年受傷太重,忘了!”

  旦旦悠哉道。

  陸鳴撇撇嘴,就知道這個結果,這個家伙,吹牛吹上天了,說話很不靠譜。

  身形一動,陸鳴沿著之前那個方向,極速飛去。

  繼續尋找出去的路。

  “等等我啊!”

  旦旦撒丫子狂奔,速度極快,一人一龜,轉眼消失在天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