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69章 旦旦孵化了

  在峰頂,有一只翅膀,斷了的翅膀,上面,神光閃耀,無比玄妙。

最重要的是,這只翅膀,像極了剛才陸鳴看到的畫面,一只鳳凰被斬斷了翅膀  這是鳳凰翅膀!

  陸鳴感覺他心臟都快跳到喉嚨了。

  鳳凰是什么?上古神獸啊,與真龍并稱的存在,無敵的存在,強大無比。

  在神荒大陸上,早已經絕跡多年了。

  可現在,在這里,居然看到這樣一只翅膀。

  最讓陸鳴瞠目結舌的是,旦旦,居然在吃這只翅膀。

  只見旦旦變成了百米高,在蛋殼上,裂開一張巨大的口子,在一口一口的撕咬著這只翅膀。

  而且,速度非常快,幾下子就就被旦旦吃掉大半了,連上面的羽毛,都不放過。

  “我靠,給我留點啊。”

  陸鳴大叫,拔腿就向前沖去。

  但陸鳴剛靠近,就感覺到一股恐怖的氣機,作用在他身上,陣陣撕裂般的痛楚傳來,陸鳴的感覺,身體都差點被撕裂。

  心里大駭,陸鳴急退。

  “好恐怖的氣機,這真有可能是一只鳳凰的翅膀,死后無盡歲月,氣機不散,一般人根本不能靠近。”

  陸鳴震驚的想到。

  可旦旦那禽獸,居然一點事也沒有,還大口吃著。

  很快,一整只翅膀,就被旦旦啃完了。

  只剩下幾根羽毛。

  “禽獸啊!”

  陸鳴撕心裂肺的叫了起來。

  但旦旦啃完后,便重新變為人頭大小,落在山峰上,一動不動了,只是表面,散發著淡淡的光芒。

  翅膀被吃完,那種可怕的氣機,也消失了。

  陸鳴走了過去。

  “旦旦!”

  陸鳴拍了拍旦旦,但旦旦一動不動。

  “這家伙,難道吃多了,要消化?”

  陸鳴雙手一抱,想把旦旦抱起,卻發現旦旦簡直比一座山還重,根本抱不動。

  陸鳴無語了,看來,要在這里等一段時間了。

  陸鳴四下打量起來。

  發現,山峰上,還剩下幾根羽毛,陸鳴急忙跑過去撿了起來。

  一共五根羽毛,每一根大約半米長,在那只翅膀上,算是最短的了,算是雜毛,所以才脫落下來。

  但即便這樣,五根羽毛通體晶瑩,成火紅色,如火玉打磨而成,上面,散發出驚人的氣機。

  陸鳴需要運轉全力,才能抵擋。

  “這也是無上至寶啊,先收起來!”

  陸鳴拿出一個儲物戒指,把五根羽毛收起來。

  隨即四下打量起來,可惜,卻沒有其他發現了。

  “算了,一邊修煉,一邊等旦旦吧!”

  陸鳴進入至尊神殿,繼續領悟雷之意境。

  每一天,陸鳴對于雷之意境的領悟,都是突飛猛進。

  這一修煉,就是半個月。

  陸鳴有悟道古樹和雷鼎輔助,修煉半個月,抵得上別人修煉四年多的時間。

  陸鳴感覺,他的雷之意境,即將突破一級大成了,就差一張紙的距離。

  就在這時,陸鳴感覺到外面有異動,便退出了至尊神殿。

  此時,旦旦渾身散發出強烈的光芒,如一輪小太陽一般璀璨。

  恐怖的生命精氣,蕩漾而出。

  咔擦!

陡然間,陸鳴聽到,旦旦身上,發出一聲細微的咔擦聲,裂開了一道細微的縫隙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難道,旦旦要孵化了?”

  陸鳴眼睛一亮。

  旦旦,乃是從天門中噴出來的,且奇妙無比,無懼任何能量攻擊,胃口大的要死。

  就連天劫,還有鳳凰翅膀,都能吃。

  陸鳴一直非常好奇,旦旦是什么?孵化出來,是什么生靈?

  現在,終于要揭曉答案了。

  咔擦!

  蛋殼上,又有聲音響起。

  “寶物,這里有寶物!”

  忽然,一聲興奮的大叫傳來。

  “哈哈哈,這個寶物,絕不尋常,歸我們了!”

  破空聲響起,幾十個尸衛,帶著煉尸出現。

  “小子,這寶物豈是你能看的,死吧!”

  有一個尸衛看到陸鳴,直接操控一具煉尸,向陸鳴殺去。

  “你們全都要死!”

  陸鳴眼神一冷,九龍血脈浮現而出,張口一吸。

  幾十個尸衛,凡是大成王者以下的,直接被陸鳴吞噬了精血,死于非命。

  剩下兩個尸衛,一個武王七重,一個武王八重,一臉癡呆的看著陸鳴,眼中,盡是駭然之色。

  陸鳴施展的是什么武技?居然一招就擊殺了幾十個尸衛。

  “殺!”

  陸鳴一步踏出,向著兩個尸衛殺去。

  轟!轟!

  十招還沒到,兩個尸衛就被陸鳴擊殺,所有的儲物戒指,都落入到陸鳴手中。

  此時,旦旦蛋殼上,裂痕更多了。

  陸鳴一邊煉化精血,一邊死死的盯著旦旦。

  幾分鐘后。

  碰的一聲,蛋殼完全裂開了,陸鳴也懵逼了。

  一只拳頭大小的烏龜,出現在陸鳴眼中。

  這只烏龜,雙腿如人一般站立,兩只前腿像是人手,伸了一個攔腰。

  “哈哈哈,本座終于復活了,本座重臨世間,這個世間的高手,你們顫抖吧,這個世間的美女們,你們敞開胸懷,等待本座的到來吧,哈哈哈!”

  這只小烏龜,居然口吐人言,仰天長嘯。

  但聲音卻非常稚嫩,如三歲幼童,聽起來滑稽之極。

  陸鳴眼皮直跳,嘴唇直哆嗦。

  什么鬼?這蛋殼中孵出的是什么鬼?

  孵出一只龜也就罷了,居然還是一只會說話的,一只無比自戀的龜?

  陸鳴徹底無語,過了半響,才道:“旦旦”

  話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旦什么旦?再叫我旦旦,本座饒不了你,以前,本座龜在屋檐下,我就忍了,但以后,你給我老實點。”

  小烏龜兩只前腿背負在龜殼上,一步絕代高人的模樣,呵斥道。

  只是他那稚嫩的聲音,實在沒有絲毫的威懾力。

  “旦旦,你是什么?居然一出生就會說話,你爹娘呢?”

  陸鳴無比好奇。

  “小輩,住嘴,我告訴你,本座乃是十強戰獸之首,古來無敵,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輝,哪來的爹娘,我說了,你再叫我旦旦,我跟你急!”

  小烏龜伸出一只龜爪,指著陸鳴,兩只眼睛瞪的老大。

  “十強戰獸?旦旦,那是什么?”

  陸鳴好奇的問。

  “你”

  小烏龜差點氣吐血,作深呼吸狀,深呼吸了幾次,才平復下來,露出一排獠牙,惡狠狠的道:“罷了,小屁孩一個,本座也不和你一般見識。”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