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59章 荒古城中

  一道新的銀色脈輪出現了。

  第七道脈輪,王級七級血脈。

  這么長時間以來,不知道煉化了多少的精血,九龍血脈,終于再度晉升,達到王級七級。

  王級七級,和當初謝念卿血脈一樣的等級,已經超過天玄域大部分的天才了。

  據說,圣星辰的血脈,就是王級七級以上,除了他,在天玄域,還沒聽說有誰達到王級七級的。

  九龍血脈張口一吸,吞噬之力爆發,可怕無比。

  “吞噬之力,比之前提升了兩倍,現在,施展吞噬之力,就算大成王者,都要受到一些影響!”

  陸鳴眼睛一亮。

  果然,九龍血脈提升到王級七級,吞噬之力大大增強了。

  “真不知道晉升到神級血脈,會有怎么樣的變化?”

  陸鳴心想。

  世間相傳,神級血脈,具有重重不可思議的威能,玄妙無比,可怕無比。

  武者,在進入靈海境后,就會有第三次覺醒血脈的機會。

  武者的一生,一共有三次機會覺醒血脈。

  但并不是每一個武者,都能覺醒三次血脈的。

  第三次血脈覺醒,和前兩次完全不一樣。

  并不是固定的,而是隨機的,看悟性,看機緣,看天賦。

有些武者,在靈海一重就覺醒了,有些在靈海二重,有些在靈海三重  甚至有些在靈胎境。

  而大部分的人,則一輩子也不可能覺醒出第三血脈。

  概率低的可怕,一萬個突破靈海境的武者,恐怕只有一位,才能覺醒第三血脈。

  但一旦覺醒出第三血脈,那將是可怕的。

  因為,能突破靈海境的,第二血脈一般都在王級三級以上,甚至更高。

  而第三血脈的等級,肯定要比第二血脈高。

  有些人,甚至能一舉覺醒出神級血脈,一飛沖天。

  但陸鳴有九龍血脈,就算以后不能覺醒出第三血脈,他現在的兩種血脈,以后也能晉升到神級血脈。

  他期待無比。

  “看看外面怎么樣了?”

  陸鳴出了至尊神殿。

  旦旦身上光芒一閃一閃的,似乎沒有動靜。

  “繼續等!嗯?那是?”

  就在這時,陸鳴看到,極遠處的那座大山,有幾個光點向著東部飛去,不過實在太遠了,以陸鳴的眼力,根本看不清。

  “向東部,追過去看看!”

  陸鳴抓起旦旦,向著東部而去。

  大約萬里之后,陸鳴慢慢的靠近了。

  “果然是玄香。”

  遠遠的,陸鳴看到有十幾個尸衛,帶著幾十具煉尸,中間一個女子,正是玄香。

  這些尸衛,并沒有躲進棺木之中,似乎是怕路上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畢竟,一堆棺木飛行,肯定會驚動別人。

  “好多高手!”

  在那十幾個尸衛之中,起碼有三個,陸鳴看不透,絕對都是大成王者。

  三個大成王者尸衛,起碼帶了六具大成王者的煉尸,這根本不是陸鳴能對抗的。

  陸鳴只能先遠遠的跟著,找機會才能動手。

  但一路上,天尸宗的人謹慎無比,就算休息的時候,都會有一個大成王者尸衛守在玄香身邊。

  陸鳴根本無法下手。

就這樣,十幾天的時間過去了,他們距離東部,越來越近  荒古城,在天玄域東部,一向神秘無比。

  因為有傳說稱,荒古城不屬于這個世界,并非這個世界的人建造的。

  而是在上古年間,荒古城從天而降,落下來的。

  荒古城中,有一種奇妙的氣息,其他武者進入其中,根本無法修煉,提升修為。

  只有玄家的人,才能在荒古城中修煉,所以荒古城中,除了玄家之人,根本沒有外人居住。

  荒古城玄家,人數不多,但一旦有人出世,都是絕世天才。

  今日,玄家的議事大廳之中,不僅有玄家的人,還有帝天神宮的人。

  火之殿主,土之殿主,雷之殿主三大殿主,都在荒古城的議事大廳中。

  除此之外,還有帝天神宮的一些護法。

  都是實力強大之輩。

  “最近,天玄域東部,不知道為什么,天尸宗的人越來越多,出沒的越來越頻繁了,難道中部天玄分宮,已經落在下風了嗎?”

  土之殿主開口道。

  “特別是荒古城,不斷有天尸宗尸衛前來騷擾,所以宮主派我們前來協助,不知道天尸宗目的何在啊?”

  雷之殿主也皺眉道。

  “難道,天尸宗的目的,是荒古墓穴?”

  坐在上首的,是一個眸光如電的中年男子,此時開口道,眉頭緊鎖。

  此人,就是荒古城城主,也是玄家的家主。

  在他邊上,站著一個青年,正是玄鋒。

  “荒古墓穴?”

  雷之殿主等人露出疑惑之色。

  “我們玄家古籍記載,荒古城是從另外一個世界降落下來的,隨之而來的,還有荒古墓穴,里面,埋葬了蓋代強者的尸體,我們玄家的祖先,就是機緣巧合之下,進入了荒古墓穴,融合了其中一具尸體的一滴血液,才能夠在荒古城中修煉的。”

  “我懷疑,天尸宗的人,就是想打開荒古墓穴,奪取那幾具尸體!”

  玄家家主道。

  “居然真有此事?”

  土之殿主,雷之殿主等人,聽的目瞪口呆。

  以前,還以為只是傳言呢。

  “那我們萬萬不能讓天尸宗的人得逞,如果真被天尸宗的人得到那蓋代強者的尸體,煉成煉尸,那將是莫大的浩劫啊。”

  土之殿主道。

  “不用怕,他們想打開荒古墓穴,沒那么容易,必須需要兩把鑰匙,我們荒古城,只有一把鑰匙,另外一把,早在萬年前,我玄家的另外一支分支就帶走,遠走他鄉了。”

  荒古城主道。

  “那就好!”

  幾人長呼一口氣。

  “前幾日,天尸宗還偶爾來進攻一下,這幾日,天尸宗的人都蟄伏起來了,不知道是什么目的?”

  火之殿主道。

  “不管他們是什么目的,我們只要做好防御就行了。”

  雷之殿主道。

  隨即,眾人繼續商議了一下,便一一散去了。

  只有荒古城主,還眉頭緊鎖。

  “鋒兒,一旦出現什么不測,你一定要逃走,保命要緊,知道嗎?”

  荒古城主吩咐道。

  “爹,我”

  玄鋒欲言又止。

  “記住,我玄家不能由此而斷,這一次,爹心里有很不好的預感!”

  荒古城主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