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53章 較量

  “宗主,依我看,黃老之所以叫一個年輕人來,就有考研他的意思,年輕人之間的事情,就讓年輕人之間去解決,我們就不要插手了。”

  玄元開口道。

  “好!”

  這時,陸鳴突然開口了,看向玄重,道:“既然你要一戰,那我奉陪!”

  “好,就等你這句話,我們外面一戰吧!”

  見陸鳴應戰,玄重眼中閃過一絲冷色,大步向外面走去。

  陸鳴也緊隨其后。

  玄龍嘆息一聲,和諸位長老,也跟著走出了大殿。

  “這個玄重,哼,真是可惡!”

  玄香冷哼。

  大殿之外,是一片寬廣的廣場,正好可以一戰。

  陸鳴與玄重相對而立。

  “玄兄,你我,點到為止,怎么樣?”

  陸鳴道。

  這一次,畢竟是他跑到鍛器宗來要千鍛血金,所以,陸鳴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點到為止?嘿嘿,戰場之上,刀劍無眼,你要是怕了,趕緊認輸。”

  玄重氣勢逼人。

  陸鳴眉頭再次一皺。

  嗡!嗡!

  就在這時,玄重身上的氣息爆發,同時,他手掌浮現出一道道銘文,一揮手,一共有五把靈兵,浮現而出。

  這五把靈兵,各不相同。

  有兩把戰劍,有一把刀,一把槍,還有一把匕首。

  “殺!”

  玄重大喝一聲,身形向著陸鳴撲了過去,同時,五把靈兵,也向著陸鳴沖殺而去。

  嗡!嗡!

  五把靈兵,分屬不同方向,向著陸鳴的五個要害斬殺而去。

  出手凌厲,狠毒,不像是切磋,好像是戰場搏殺。

  陸鳴蹙眉,身形一晃,避過了幾把靈兵,出現在另外一個方位。

  “想躲?想得美,死吧!”

  玄重眼中充斥著狠毒的殺機,雙手一揮,五把靈兵迅速無比的向著陸鳴繼續殺去,速度快如閃電。

  鍛器宗的御兵手段,果然奇妙。

  陸鳴施展身法,想要避開的時候。

  就在這時,玄重臉上露出一絲狠辣之色,衣袖一抖。

  咻!咻!咻!

  十幾道銳利無比的破空聲響起,十幾根尖銳無比的鋼針,從玄重袖子中飛出,極速的刺向陸鳴的雙眼。

  “玄重,你卑鄙!”

  玄香大叫。

  “該死!”

  玄龍也怒吼,但此時想要救援,也來不及了。

  這一刻,玄龍后悔無比,早知如此,因該直接給陸鳴千鍛血金,讓陸鳴回帝天神宮的。

  要是陸鳴死在玄重手里,他真不知道怎么和黃老交代了。

  “得寸進尺!”

  就在這時,陸鳴冷冷的聲音響起。

  隨之,一道恐怖的氣息,從陸鳴身上爆發而出。

  一桿巨大的槍芒,從陸鳴身上沖天而起,直搗風云。

  那十幾根鋼針,一碰到槍芒,便炸裂開來,化為鐵粉。

  陸鳴單手一揮,巨大槍芒向著玄重橫掃而去。

  碰!碰!

  五把靈兵,被槍芒轟中,飛出幾千米之外,巨大的槍芒,繼續向著玄重轟去。

  “這這”

  玄重完全愣住了,在陸鳴那可怕的氣息面前,他就像一只可憐的弱蟲。

  “住手!”

一旁,大長老玄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元大吼。

  但,陸鳴會鳥他?

  槍芒直接抽在玄重的身上,將玄重抽飛了出去,在廣場上滑行了千米,口中鮮血狂噴。

  當然,這是陸鳴故意手下留情了,只施展了一分的力量,不然的話,玄重會被轟的連渣都不剩。

  “重兒!”

  玄元急忙沖過去,查看玄重的傷勢。

  “好強的戰力,明明只有武王四重前期的修為,但爆發出的戰力,應該相當于武王五重后期,甚是武王五重巔峰了。”

  “不錯,這么年輕,就有這等修為,這等戰力,不愧是帝天神衛中的天才,玄重敗的不冤。”

  鍛器宗的幾個長老議論紛紛,驚嘆不已。

  玄重,也是武王四重前期的修為,但在陸鳴手上,不堪一擊。

  要是他們知道,陸鳴只是用出了一分的力量,不知道他們會是什么表情了。

  “哼,我就說陸鳴大人是絕世天才,玄重偏偏不聽,這下挨打了吧。”

  玄香冷哼,板著臉走過去看了看玄重。

  玄重的傷勢并不重,此時起身,有些駭然的看著陸鳴。

  但眼神深處,依然閃過一絲森冷的殺機,只是被他隱藏起來了。

  “好了,既然陸小兄弟獲勝,那塊千鍛血金,便歸陸小兄弟所有。”

  玄龍宣布,隨后看向陸鳴,笑道:“陸小兄弟,現在千鍛血金,還泡在妖獸血池中孕養,想要取出,也要等明天了,陸小兄弟就在鍛器宗住一晚,明日把千鍛血金給你,如何?”

  “無妨,多謝玄宗主!”

  陸鳴一抱拳。

  接著,玄龍叫人為陸鳴安排好住宿的房間。

  “陸鳴大人,我帶你到處轉轉吧,我們鍛器宗,有些地方可好玩了。”

  玄香笑道。

  “好!”

  陸鳴微笑的點點頭。

  鍛器宗,不愧是煉器大宗,到處都有煉器的地方,煉器的密室。

  陸鳴頗有興致的跟著玄香,轉悠著。

  而玄香,也是嘰嘰喳喳,好奇心強的很,問個不停。

  玄香從小到大,一直在鍛器宗方圓幾萬里之內活動,沒出過遠門,對外面,好奇的很。

  陸鳴對玄香,也是頗有好感,雖然玄香的年紀比陸鳴還大幾歲,但在陸鳴面前,就像是個頑皮的小妹妹一般。

  所以,一些能說的,陸鳴也會簡要的說一下。

  直到傍晚來臨,陸鳴才與玄香分別,回到住所。

  隨后進入至尊神殿,把悟道古樹放在身邊,陸鳴繼續領悟風之意境。

  鍛器宗,大長老的客廳中,坐著三個身影。

  一個,是大長老玄元,還有一個,是玄重。

  最后一個,是一個三十幾歲的壯年,身材魁梧。

  “爹,這個仇,我一定報,我一定要讓陸鳴那個小畜生死!”

  玄重嘶吼,眼神怨毒無比。

  “放心,那個小畜生,我管他是不是黃老的人,他一定要死。”

  玄元眼中,也露出一絲冷意。

  “爹,我們什么時候執行那個計劃?”

  玄重問道。

  “你終于想通了?要執行那個計劃了?”

  玄元道。

  “哼,以前是不舍得玄香那個賤人,可現在,那個賤人才見到陸鳴那小畜生多久,就和他整日卿卿我我,該死,統統該死!”

  玄重冷喝。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