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04章 前往中部

  中年執事帶著陸鳴,bànlǐ了一下任務手續。

  “陸鳴,明日一早,你來任務殿和其他人匯合,組成第一批支援的隊伍,前往天玄分宮,后續,還會有幾批人分別前往天玄分宮!”

  中年執事道。

  “好!”

  陸鳴點頭,隨后出了任務殿,回到了東天別院。

  盤膝坐于院子中,陸鳴思緒紛飛。

  “天玄分宮,圣家,穆蘭師姐應該也在天玄分宮,好,天玄分宮,就算是個龍潭虎穴,我陸鳴也要闖一闖!”

  隨即,陸鳴繼續參悟火之意境。

  經過這段時間的領悟,火之意境已經快要達到凝聚意境符文的程度了,只要火之意境凝聚出意境符文,那么,風、火…雷三種意境,都達到意境符文,陸鳴的戰力,無疑會有極大的提升。

  而且,還能夠修煉龍神三絕的第四個層次。

  一面小湖旁,穆正負手而立。

  穆修元站在他身旁。

  “六叔,圣家好快的速度,居然用這一招把陸鳴招到天玄分宮去,現在該怎么辦?”

  穆修元道。

  “圣家這一招,確實高明啊,連我都不能拒絕,陸鳴到了天玄分宮,無疑是闖入了龍潭虎穴啊!”

  穆正微微一嘆。

  “這樣吧,修元,你即刻趕往天玄分宮,到時可伺機照應一下陸鳴!”

  穆正接著道。

  “好,我馬上就出發!”

  穆修元點頭,隨后身形一閃,蹤跡全無。

  雷之殿中,雷之殿主狂笑,暢快之極。

  “哈哈,陸鳴,等到了天玄分宮,你還不死?我就在這里等著你的‘好消息’吧!”

  一天時間,眨眼即過。

  翌日清晨,陸鳴就來到任務大殿。

  任務大殿中,已經聚集了一些人,陸鳴目光一掃。

  這些人當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清一色的,都是武王境界的武者。

  其中有幾人,氣息恐怖強大,深不可測。

  “小成王者!”

  那幾人,絕對是小成王者。

  人,還在慢慢增多。

  十幾分鐘后,任務大殿,加上陸鳴,剛好五十人。

  這時,任務大殿中,走進一個老者。

  “宮主!”

  “參見宮主!”

  眾人紛紛行禮。

  這個老者,正是天玄域東部分宮宮主穆正。

  穆正露出溫和的笑容,目光一掃,特別在陸鳴身上停留了一下,道:“好了,現在第一批前往天玄分宮的五十人已經全部到齊,你們即刻出發吧,記住,在殺敵的過程中,一定要盡量保全自己的安危,老夫在這里,等你們回來!”

  “多謝宮主,我等一定會盡量保全自己,然后盡量殺敵立功,揚我天玄東部神威!”

  眾人回答。

  “好,那就出發吧!”

  穆正一揮手。

  隨即,陸鳴等人拜別穆正,出發前往天玄分宮。

  天玄分宮,位于天玄域中部,疆域無垠,是天玄域東部的十倍,天地靈氣極為濃郁。

  天才輩出,強者如云。

  那里,才是天玄域的核心。

  那里,毫無疑問,帝天神宮會是巨無霸,掌控一切,另外還有一些小勢力,依附帝天神宮。

  而帝天神宮中,有兩大家族,掌控一切。

  一個就是圣家。

  圣家,傳承極為久遠,甚至在帝天神宮還沒有出現的時候,圣家已經存在了,是當之無愧的天玄域霸主。

  而另外一個家主,乃是穆家。

  當今天玄分宮宮主,就是穆家家主。

  穆家,可以說是天玄域的新興家族,崛起還不到百年,實力卻無比強大。

  兩大家族,站在了天玄域的巔峰。

  天玄域東部距離天玄分宮,距離無比遙遠,就算眾人都是武王境界的武者,要趕到天玄分宮,也要一個月的時間。

  眾人風馳電掣,向著天玄分宮而去。

  其中,有些人頭腦比較好,也猜到了陸鳴之所以被招去天玄分宮,多半和圣家有關,他們離陸鳴遠遠的。

  陸鳴也懶得理會,自顧趕路。

  眾人每趕路三天,就會停下來休息一次,恢復真元。

  很快,半個月過去了,眾人早已經出了天玄域東部的范圍,進入到中部的范圍,但想要趕到天玄分宮,還有很長一段路程。

  這一日夜晚,眾人停在一條山谷中,有人點起了篝火,捉來妖獸,在烤起肉來。

  陸鳴獨自在一旁,也點起一堆篝火,然后沖進一座大山中,一會提回一只壯碩的角羊,將角羊清理好后,也開始烤肉。

  很快,香氣撲鼻。

  角羊肉變的油光發亮。

  陸鳴拿出一壇酒,獨自吃喝著。

  “哈哈,好酒,真是好酒,陸兄弟,能不能讓俺老莊,也來蹭一蹭酒肉!

  一個高大魁梧,露出強壯手臂的大漢,走到篝火旁,咧嘴笑道。

  “當然可以,請!”

  陸鳴一笑道。

  大漢名為莊洪,實力極為強大,乃是陸鳴他們這五十人中,三個小成王者之一。

  不過其為人憨厚,待人心誠,沒有那么多心思。

  在這一路上,也就他會和陸鳴偶爾說說話。

  莊洪咧嘴一笑,坐了下來,毫不客氣的撕下一條角羊腿,大口吃了起來。

  “好香,真是太香了,肉質肥而不膩,這么多人烤的肉,我最喜歡的還是陸兄弟你的!”

  莊洪吃的滿嘴流油,大聲夸贊。

  陸鳴一笑,一揮手,一壇美酒出現,扔給了莊洪。

  莊洪接過,拍開壇蓋,大口的喝了一口,贊嘆道:“好酒,真是好酒啊!”

  “請!”

  陸鳴一笑,自己也吃喝起來。

  “陸兄弟,其實老莊我,很佩服你,就算面對圣家,依然能傲然挺胸,想說就說,想罵就罵,這才是真武者,真男兒,我老莊佩服,來,我敬你一杯!”

  莊洪一邊吃,一邊叫道。

  陸鳴與莊洪碰了一下,提起酒壇大口喝了一口。

  “陸兄弟,我看好你,以你的天資,假以時日,肯定能把圣家那些自以為高高在上的天才打趴下!”

  莊洪又叫道。

  就在這時,陸鳴眉頭一皺,臉色微微一變。

  “有血腥味!”

  陸鳴低語。

  莊洪一愣,有些疑惑道:“陸兄弟,剛才殺了那么多只妖獸,自然會有血腥味!”

  “不是妖獸的血腥味,而是人的。”

  陸鳴皺眉道。

  九龍血脈,吞噬了大量的人與妖獸的精血,所以,陸鳴很容易辨認出人與妖獸血腥味的不同。

  “啊!”

  突然,在遠處的山林間,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