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46章 壓迫

  雖然,只是領悟了一絲天地意境,距離凝聚意境符文,還差的很遠,但,這已經是天大的進步了。

  “還剩下九塊風屬性奧義晶石,干脆全部用掉,加深對風之意境的理解!”

  陸鳴心念一動,繼續拿出風屬性奧義晶石,捏碎開始修煉。

  這一次,有更多的奧義細絲,被陸鳴吸收。

  吸收了量,是之前的幾倍。

  領悟了一絲天地意境,對奧義晶石的意境細絲吸收也變強了。

  陸鳴對于風之意境的領悟,也慢慢加深著。

  直到最后的九塊風屬性奧義晶石全部用完,陸鳴才結束了這一次的修煉。

  “現在,風之意境,可以稍微放一放了,可以開始領悟火之意境了,還有,雷之勢,也要找時間,開始領悟!”

  “兩天后,火之殿主會開殿授課,不可錯過!”

  陸鳴思忖,隨后繼續修煉。

  兩天眨眼即過。

  陸鳴向著火之殿而去。

  和上一次風之殿一樣,來的人也非常多,足足近兩千。

  火之殿的布局,和風之殿的非常相似,大殿之中,鋪滿了蒲團。

  陸鳴走了進去,隨意找了一個蒲團坐下。

  “那是陸鳴,他真的來火之殿了。”

  “他還真的想風火同修,真是不自量力!”

  “聽說,前段時間風之殿主想收他為徒,條件就是要他專修風之意境一種,居然被他拒絕了!”

  “我也聽說過此事,真是太妄自尊大了,有了一點成就,尾巴就翹上天了,連殿主的意見都聽不進去。”

  “我覺得圣無雙說的對,他與圣無雙,將來的距離,肯定會越來越遠!”

  四周,其他那些帝天神衛,目光不時的掃向陸鳴,嘴里嘀嘀咕咕,在小聲的議論著。

  陸鳴聽后,搖了搖頭,懶得理會。

  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

  他堅信,他會用實際行動,讓這些人閉嘴的。

  很快,火之殿主來了。

  火之殿主,是一個身形高大的老者,身穿火紅長袍,氣勢威猛。

  他來到后,目光一掃,在陸鳴的身上停頓了一會,沒有多說什么,就開始講解了起來。

  陸鳴聚精會神的聽了起來。

  三個小時后,講解結束,陸鳴感覺獲益良多。

  回到別院后,陸鳴就開始馬不停蹄的修煉。

  第二天,陸鳴將五塊火屬性奧義晶石,也全部用掉了。

  不過可惜,還差一些,陸鳴并沒有領悟出一絲火之意境。

  “我還有一次進入百神坡的機會,干脆先把風火意境放一放,開始領悟雷之勢,等雷之勢有一點火候,到時再進入百神坡,才能最大化的利用這一個寶貴的名額!”

  “而且,明天,雷之殿主,也要開殿授課,正好去聽一聽。”

  陸鳴思索。

  第二日,陸鳴就往雷之殿而去了。

  當陸鳴走進雷之殿,頓時引起了一片喧囂聲。

  “那是陸鳴,他來這里干什么?他難道還想領悟雷之勢?”

  “瘋了,我看他是瘋了,同時修煉風火之勢不說,居然還想領悟雷之勢,真是異想天開!”

  “他這樣冥頑不靈,我估計他連武王,都突破不了!”

  其他人,一個個激動的議論著。

  “陸兄,你這還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

  一個身影在陸鳴邊上坐下。

  “蕭兄!”

  陸鳴道。

  這個青年,正是在東冥古戰場被陸鳴所救的蕭浩宇。

  “陸兄,唉,我也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蕭浩宇一嘆。

  陸鳴微微一笑,懶得理會他人的說法,靜靜的等待起來。

  過了片刻,一個身穿青袍的老者走上了大殿高處,盤膝而坐,隨即,目光如電,向四周一掃。

  當他的目光落到陸鳴身上的時候,開始有些詫異,隨即,一道冷芒一閃而過,冷喝道:“陸鳴,你跑到雷之殿來干什么?給我滾出去!”

  全場一下子靜了下來。

  陸鳴的眉頭皺了起來。

  這個雷之殿主是怎么回事?即便不同意陸鳴修煉雷之意境,也不應該直接呵斥,讓他滾出去。

  陸鳴起身,一抱拳,道:“雷殿主,晚輩只不過來此聽課而已,帝天神宮,可沒有哪條規定,不準晚輩來此聽課的!”

  “聽課?可笑,現在誰不知道你狂妄自大,不自量力,想同修風火意境,現在更加可笑的是,還跑到雷殿來聽雷之意境,怎么?還想領悟雷之意境不成,真是可笑,我雷殿,不歡迎你這等狂妄自大之人!”

  雷之殿主一揮衣袖,大聲呵斥。

  陸鳴眉頭皺的更緊了。

  “陸鳴,我聽說雷之殿主,是秋長空的師尊!”

  耳邊,傳來蕭浩宇輕微的聲音。

  陸鳴眉頭一挑,恍然大悟。

  陸鳴終于知道,秋長空背后,那一個神秘的師尊,帝天神宮的大人物是誰了。

  居然是九大殿主之一的雷之殿主。

  難怪雷之殿主一看到陸鳴,就大聲呵斥,本來陸鳴還有些奇怪,現在,一切都說的通了。

  “呵呵!”

  陸鳴的臉色也冷了下來,道:“雷殿主,我是不是狂妄自大,我修煉幾種意境,似乎與無關吧,況且,天下間,同修幾種意境,成為縱橫天下的強者,不在少數,你憑什么認為我不成呢?”

  “放肆,你這是什么態度?敢和老夫這么說話?”

  雷之殿主冷喝,猛然起身,一股強大到不可思議的氣息爆發而出,如淵如海,根本難以揣度。

  滋滋滋…

  在雷殿主身上,道道雷電閃耀,密布全身,恐怖的氣息,向著陸鳴轟然壓下。

  陸鳴陡然發出一聲長嘯,九龍血脈爆發,龍吟陣陣,一道槍芒爆發而出,抵擋這道氣息。

  但,陸鳴感覺頭頂,好像有一座億萬斤重的太古神山壓下,槍芒瞬間奔潰,恐怖的壓力,壓在陸鳴的身上。

  咯吱…

  陸鳴的肉身,仿佛響起了陣陣呻吟聲,骨骼咯吱作響。

  陸鳴差點跪了下去,大吼一聲,腰間一用力,雙手在地上一撐,才勉強沒有跪下。

  “陸鳴,你算什么東西?也敢和那些縱橫天下的蓋代強者相比,那等強者,同修幾種意境,是因為,有那等天賦,你,有嗎?”

  雷之殿主冷喝。

  “我說了,我想修煉幾種意境,是我自己的事,與你無關,老家伙,你的徒弟秋長空敗在我手上,你是不是感覺丟了臉?你身為雷之殿主,居然因為自己徒弟的無能,出手對付我,以大欺小,害不害臊,這件事,我要捅到宮主那里去。”

  陸鳴大吼。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