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43章 西天神衛,圣無雙

  “可惡!”

  鐘浩心里低吼,非常不爽。

  但他看向陸鳴的時候,卻滿是凝重之色。

  蔡茍,半步王者的境界,比普通武宗九重巔峰武者,高兩個級別。

  同時,他乃是處于四戰之才到五戰之才的天才,戰力之強,比普通的武宗九重巔峰武者,要高六個級別以上。

  陸鳴以武宗九重巔峰的修為,居然還能戰而勝之,這簡直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陸鳴的戰力,難道達到了七戰之才?

  一想到這一點,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眼中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七戰之才,這怎么可能?

  天玄域東部,還有這樣的天才嗎?

  就連那些上一屆的帝天神衛,看向陸鳴,眼光都很凝重。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人群中,葬生,秋長空兩人面若死灰,瞪大了眼睛,實在難以接受這一切。

  這才一個多月而已,陸鳴居然強大成這樣,現在,就算他們兩人聯手,陸鳴一招就可以擊殺他們。

  “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除掉陸鳴,這個家伙,太恐怖了,這樣下去,死的將是我!”

  秋長空眼中,閃爍著陰狠的光芒。

  戰臺上,陸鳴長槍一甩,將蔡茍的尸體甩飛了出去,同時真氣一吸,蔡茍的儲物戒指,被陸鳴吸到手中。

  至于蔡茍的精血,現場人實在太多了,陸鳴便沒有吞噬。

  呼...

  隨著蔡茍尸體的落地,眾人長長呼出一口氣。

  “我宣布,蔡茍挑戰失敗,東天神衛,依然是陸鳴!”

  那個中年大漢宣布。

  陸鳴微微一笑,正要轉身離開。

  “陸鳴,你很不錯!”

  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

  陸鳴一愣,循聲望去。

  卻見一個眉心有劍形印記的青年,凌空踏步,一步一步,向著戰臺走去。

  “圣無雙,是圣無雙,他向戰臺走去干什么?”

  “難道他見獵心喜,想要挑戰陸鳴?”

  “不會吧,若真如此,那今天就有好戲看了。”

  這個青年,正是西天神衛,被稱為這一批最強天才,圣無雙。

  圣無雙跨入戰臺,在陸鳴前面百米站立。

  “陸鳴,你很不錯,現在,值得做我的對手。”

  圣無雙豐神如玉,非常英俊,背負著雙手,露出一幅俾倪天下的氣勢。

  四周,大群的年輕女子,看著圣無雙兩眼放光。

  “哦?”

  陸鳴有些詫異,哦了一聲。

  說實話,他還真沒聽過圣無雙是哪位。

  “不過,你也僅僅是現在值得做我的對手,將來,卻未必,陸鳴,我告訴你,你已經走錯了路。”

  圣無雙繼續道。

  他背負著雙手,就像是一個長輩在指點一個晚輩。

  “啥?”

  陸鳴愣住了,這位老兄,腦子有問題吧?自我感覺也太好了吧,憑什么說他走錯了路。

  其他人一愣,只有少數人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你自己還沒發現嗎?你劍走偏鋒,同時領悟兩種勢,雖然現在對于戰力的提升,是非常強大,但,人的精力是有限的,領悟一種勢,一種天地意境,都要窮極一生,你卻同時領悟兩種,短期內,你看似戰力強大,實則是一種極其愚蠢的行為。”

  “將來,你即便能突破武王之境,成就也極其有限,所以我說,現在,你能做我的對手,但將來,你我的差距,會越來越遠,你永遠也跟不上我的腳步。”

  圣無雙繼續說道,言語中,露出強大的自信。

  “不錯,圣無雙說的不錯,領悟兩種勢,短期內實力大增,但將來,勢必會大大影響修行。”

  四周的恍然,覺得圣無雙說的很有道理。

  但陸鳴卻無語了。

  而且,圣無雙那個態度,實在讓陸鳴不爽,所以,陸鳴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你,算哪根蔥?你有你的路,我有我的路,用的著你說。”

  “而且,就你這樣的,超越你,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

  陸鳴隨意的揮揮手道。

  “不知天高地厚,誤入歧途,還妄圖超越我,真是可笑,我好心指點你,你卻不領情,也罷,就讓你自生自滅吧。”

  圣無雙冷哼,背負雙手,轉身踏步離開。

  “這家伙,腦子有病吧,以為自己是誰?一副天下第一的模樣,真是可笑!”

  陸鳴嘀咕,隨即騰空而起,也離開了這里。

  當然,這一戰,免不了成為其他人議論的話題。

  不過所有人都不敢再輕視陸鳴,陸鳴用自己的實力,證明自己這個東天神衛,實至名歸。

  而且,圣無雙說的那番話,也傳播開來。

  大部分的人,都認為圣無雙沒有說錯,一人同時領悟兩種勢,精力確實有限,陸鳴若不迷途知返,將來成就,必定有限。

  陸鳴返回東天別院后,繼續領悟風火之勢。

  他自然不可能因為圣無雙的一番話,就放棄修煉風火之勢。

  自從他領悟風火之勢,將其融合后,風火之勢對于陸鳴的幫助太大了。

  而且,龍神三絕,也不是單一的一種勢,或一種意境,能夠發揮出威力的,所以,風火之勢,他必定要一起修煉。

  而且,陸鳴還有一種野心,他還要領悟雷之勢,風火雷三者結合,將龍神三絕修煉到最高境界。

  時間慢慢過去。

  在另外一座山峰上,其中的一間別院中。

  秋長空和一個紫衫青年相對而坐。

  “可惡,真是可惡,陸鳴那個雜碎,怎么可能那么強,他的修為,怎么可能提升的那么快,該死啊!”

  秋長空憤怒的低吼。

  “師弟,稍安勿躁,依我看,陸鳴肯定是得到什么奇遇,或者,身上有什么寶物。”

  紫衫青年端起一杯酒,喝了一口,淡笑道。

  如果陸鳴在此,肯定能認出,這個青年,就是當初在烈日帝國送邀請函的那個青年。

  “師兄,現在怎么辦?要不請師尊出面,找個理由處死陸鳴!”

  秋長空眼中閃爍著陰冷的光芒。

  “糊涂!”

  紫衫青年呵斥一聲,道:“師尊,雖然貴為九大殿之一的雷殿殿主,但陸鳴身為本次的東天神衛,備受其他殿主關注,如果師尊出手,對付陸鳴,肯定會引起殿主的不滿,甚至會驚動宮主,到時,師尊都難以交代,要受到處罰!”

  “可不能看著陸鳴一直不斷的提升吧,我怕等陸鳴成長起來,就難以壓制了。”

  秋長空有些焦急的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