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40章 好菜的一條狗

  帝天神宮,悟道宮。

  呼呼…

  陸鳴的身體四周,忽然狂風席卷,冷冽如刀。

  陸鳴突然起身,身形一顫,身體輕如鴻毛,如鬼魅一般飄動起來。

  半響,停在了原地。

  “風之勢,終于圓滿!”

  陸鳴目光明亮無比。

  他的風火之勢,本來已經是大成極限了,在悟道宮,經過七天的領悟,終于跨入圓滿之境。

  但也說明了,悟道宮確實奇妙無比,短短七天,就能讓陸鳴突破了。

  “現在,開始領悟火之勢!”

  接著,陸鳴盤膝而坐,繼續領悟火之勢。

  轉眼,又過去七天,陸鳴的火之勢,同樣跨入圓滿之境。

  前后,不過是短短半個月而已,陸鳴的風火之勢,全部跨入圓滿之境。

  陸鳴手持長槍,風火之勢匯聚,微微一抖,空間轟鳴,一道槍芒bào射而出,飛出不知多遠的距離。

  陸鳴露出滿意的笑容,風火之勢全部達到圓滿,陸鳴的戰力,提升了一大截。

  勢,圓滿與大成,相差是非常大的,足足相差了幾倍,而風火之勢融合后,威力更加強大。

  此刻,陸鳴的戰力,已經無限接近七戰之才。

  是的,原先,陸鳴已經達到六戰之才,現在,無限接近七戰之才。

  “我定了一個月的時間,現在還有半個月,剛好可以修煉龍神三絕。”

  陸鳴思忖。

  兩種勢全都圓滿,已經可以把龍神三絕,修煉到第二個層次了。

  就這樣,陸鳴繼續閉關,全心修煉龍神三絕。

  在悟道宮,結合風火意境,修煉龍神三絕,速度也快的恐怖。

  半個月后,陸鳴成功的將龍神三絕,修煉到第二個層次,使得陸鳴的戰力再度暴漲,徹底達到七戰之才。

  “這些靈晶,花的太值得了!”

  陸鳴臉上,滿是笑容。

  而這時,一個月的也差不多到了,陸鳴出了悟道宮,向著東天別院飛去。

  不久,陸鳴來到東天別院,以神衛令牌,開啟銘文大陣,走了進去。

  卻沒有看到,在遠處的空中,有一個青年注視著他進去。

  “陸鳴終于結束修煉回來了,我立馬去稟告蔡茍師兄。”

  青年低語,一閃身,向著帝天神衛諸多別院的一座飛去。

  陸鳴回到別院,坐在院子中的一座亭臺里面的石椅上,為自己倒了杯酒,一邊慢慢喝著,一邊欣賞著小橋流水。

  連續閉關一個多月,是該讓自己稍微放松一下了。

  “不知道穆蘭師姐在哪里?如果她就在這里的話,應該會聽到我成為東天神衛的消息,應該會來找我的,看來,要抽時間好好打聽一下!”

  “不知道烈日帝國的戰事如何了?想必,帝天神衛選拔的結果已經傳回烈日帝國了,如今我成為東天神衛,秋長空應該不敢輕舉妄動,烈日帝國的戰事,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出現太大的變化。”

  “最麻煩的就是他那個師尊,不知道秋長空的師尊是帝天神宮中哪一尊大人物?”

  陸鳴一邊喝酒,一邊思索。

  “陸鳴,給我滾出來!”

  突然,一聲大吼,如風暴一般席卷而來。

  陸鳴目光陡然射/出兩道長長的精光,閃爍不定。

  “終于來了!”

  陸鳴嘴角,泛起一絲冷笑。

  隨即,倒滿一杯酒一飲而盡,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走出別院,看到一個二十四五歲的青年凌空而立,目光灼灼的盯著東天別院。

  一看到陸鳴,青年眼睛一亮,大聲道:“陸鳴,你做縮頭烏龜,躲了一個多月,終于還是出現了,陸鳴,我也懶得與你廢話,東天神衛的寶座,不是你能坐的,你,還不夠資格,現在,讓給我吧,免得自取其辱!”

  一看到陸鳴,青年就大聲叫了起來。

  唰!唰!…

  剛才,青年叫的那么響,早就驚動了山峰上其他帝天神衛了,此時一道道身影從那些別院中飛出,立于虛空往這邊看來。

  “是蔡茍,蔡茍終于要出手挑戰陸鳴了!”

  “蔡茍,可是一尊半步王者,在南天神衛之爭中惜敗,一身戰力極其恐怖,陸鳴危險了!”

  “這一次,東邊本來就沒有什么高手,沒有一個半步王者,陸鳴能取得東天神衛的寶座,純屬運氣而已!”

  “不錯,四天神衛,能者得之,蔡茍挑戰他,奪取東天神衛的寶座,是應該的。”

  四周的帝天神衛,議論紛紛。

  秋長空,葬生,也出現在人群中。

  經過一個多月,他們的傷勢已經痊愈,此時一臉幸災惹禍。

  “哈哈,陸鳴,你就算奪取了東天神衛,又能怎么樣?還不是要被奪走?哈哈!”

  秋長空心里大笑。

  “沒想到其他三個方向那么強,還好我沒有奪取到東天神衛,不然獲得了,屁股還沒坐熱,就被別人奪走,那真是一個笑話,陸鳴,現在你馬上就要成為這個笑話,我還要感謝你呢?哈哈!”

  葬生也在那里冷笑不止。

  “你是誰?”

  其他人的議論,陸鳴自然聽到了,他故意問。

  “我名為蔡茍,陸鳴,我勸你最好自己退出東天神衛!”

  蔡茍道。

  “果然,好菜的一條狗,我說一條狗,你跑到我這里來,就是為了這點小事?”

  陸鳴撇撇嘴道。

  此言一出,其他rénmiàn面相覷。

  而蔡茍的眼睛一下子就紅了,森冷的殺機爆發而出,一張臉扭曲無比,怒吼道:“陸鳴,小雜碎,你說什么?你找死,你這是找死,本來還想放你一馬,現在,你死定了!”

  陸鳴居然敢當眾罵他是一條狗,簡直罪該萬死。

  ”一條狗,不要叫的那么大聲,不就是想挑戰我嗎?好啊,我答應與你一戰,明天早上,神衛戰臺一戰!”

  陸鳴大聲道,聲音清朗,遠遠的傳了出去。

  所有人都是一愣,沒想到陸鳴居然這么輕易的答應了。

  蔡茍自己也是愣了一下,隨后露出森冷惡毒的笑容,道:“好,小雜碎,那我就讓你多活一天!”

  “那就快滾吧,一條狗!”

  陸鳴淡淡的道。

  “你…!”

  蔡茍牙齒咬的咯咯響,差點被氣出內傷。

  “哼,現在你就逞口舌之快吧,明日,明日我要讓你哭!”

  蔡茍咬牙,然后轉身離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