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31章 徹底碾壓

  兩人簡直無法置信,聯手之下,都被陸鳴一招擊退,甚至渾身氣血翻涌,差點吐血。

  “有什么不可能的?你們沒見過,不代表不存在。”

  陸鳴居高臨下,俯視他們。

  在陸鳴把戰龍真訣晉升到第七層的時候,他的戰力,就已經超越了五戰之才,而當修煉成天級武技后,他的戰力,徹底進入六戰之才。

  天級武技,實在太強了,對戰力提升很恐怖。

  天級武技,極其稀少,卻異常難修煉。

  甚至很多低等王者,都沒有天級武技,或者沒有修煉成功天級武技。

  由此可見,天級武技的稀少與威力。

  六戰之才,就算陸鳴的修為比葬生低一個級別,在戰力上,依然要壓制他半個級別。

  “不可能,我才是最強的,陸鳴,你只不過是一只螻蟻,一直活在我光芒的螻蟻。”

  秋長空大吼起來,渾身雷電之力閃耀彌漫,如穿了一件雷電外衣。

  領悟了一絲雷電之意,已經超脫了運用雷電之勢了,快要完全掌控雷電本身了。

  一旦完全領悟出意境,凝聚出一道意境符文,就能完全掌控那一種天地意境。

  如領悟火之意境的人,凝聚出一道火之意境符文,那他就能化身為火神,隨意掌控運用天下火焰,而領悟雷之意境,就能掌控運用天下雷霆,那已經是王者境界,強大無比。

  秋長空只是領悟了一絲雷之意境,距離凝聚雷之符文,還差了十萬八千里。

  “殺!雷劍,破天!”

  秋長空大吼,竭盡全力,施展出最強一招。

  “龍噬,掌!”

  葬生也一掌,向著陸鳴轟來。

  “無謂的掙扎,秋長空,剛才你說要我看清我們兩人之間的差距,現在,你睜大你的狗眼,給我看清吧!”

  陸鳴充滿嘲諷的聲音響起,下一刻,鎮妖槍出現在他手中。

  “龍神三絕,真龍擊!”

  長槍刺出,天地靈氣瘋狂涌動,一條渾身為青紅二色的真龍,浮現而出。

  二色真龍,長達百米,大吼一聲,龍吟驚天地,向著秋長空、葬生二人撲擊而去。

  龍神三絕,以兩種勢修煉,是真正的天級武技,比九龍踏天步第二步,還強一截。

  二色真龍,與二人的攻擊轟在了一起。

  天空中,閃耀起無比刺眼的光芒,接著,整片空間顫抖著,如世界末日一般。

  好一會,等刺眼的光芒消散的時候,眾人看到兩道身影,如炮彈一般向著戰臺墜落而下。

  是葬生與秋長空。

  轟!轟!

  兩人如兩只癩蛤蟆,重重的摔在戰臺上,戰臺轟鳴,兩人大口吐血。

  不過,其中可以看出兩人的差距。

  葬生連噴一口血,就急忙起身,渾身血光彌漫,驚駭的盯著天空中的陸鳴。

  而秋長空,半跪在地上,身體顫抖個不停,口中不斷有血水流出。

  他的傷勢,比葬生更重。

  “秋長空,現在你明白了嗎?”

  陸鳴俯視他。

  “啊...”

  秋長空怒吼,恨欲狂,他感覺受到了無盡的羞辱,瘋狂的大叫起來:“該死,陸鳴,你該死,我要殺了你,還要滅掉玄元劍派,親手將你的父母擊殺,哈哈哈,我背后的力量,不是你能反抗的。”

  秋長空瘋狂的大笑。

  “死!”

  回應秋長空的,只有陸鳴一個冰冷無情的‘死’字。

  這一刻,陸鳴渾身上下,迸發出凜冽無比的殺機,仿佛化身為一尊殺神。

  “九龍踏天!”

  陸鳴長嘯,一步踏出,天地轟鳴。

  “擋住!龍噬,拳!”

  葬生大吼,由掌變拳,連續轟出兩拳。

  秋長空也大吼,斬出一劍。

  一聲轟鳴,擋住了陸鳴的一步,但陸鳴第二步連續踏出。

  秋長空再次慘叫一聲,被強大的力量壓趴在地上,大口噴血。

  葬生身體滑出幾百米,在戰臺生生拖出一條鮮血之路。

  “九龍踏天!”

  但還沒容兩人緩一口氣,陸鳴又是連續兩步踏出。

  這一次,對準了葬生。

  “啊,我認輸,我認輸!”

  葬生終于怕了,驚恐的大叫起來,同時拼命的抵擋。

  葬生被九龍踏天步的力量壓在站臺上,差點把人給壓扁了,渾身響起了一陣噼里啪啦的骨骼斷裂之聲,一身骨骼不知道被打斷了多少根。

  全場,一片死寂。

  時間,空間,在這一刻,放佛都凝固住了。

  天地間,放佛只剩下一個人,一個年輕俊秀身影,懸浮在空中,俾倪天下。

  過了好一會,全場才響起了驚天的喧囂。

  “天啊天啊,陸鳴贏了,陸鳴居然贏了。”

  “而且,是以摧枯拉朽之勢贏的,實在太強了,秋長空與葬生,在他面前,毫無反抗之力,他才武宗八重巔峰的修為啊。”

  “剛才誰說他只是運氣好的,這哪里是他運氣好,分明是其他人運氣好啊,他要是早上場,秋長空或者葬生,哪里能走到最后一輪,說不定早就被陸鳴橫掃了。”

  “我剛才沒這樣說,相反,我一直覺得,陸鳴能一直抽到輪空牌,肯定是受上蒼眷顧的天子驕子,絕對非凡。”

  “咦?不對,我記得你剛才不是這樣說的,你剛才篤定,陸鳴就是運氣好,還嘲諷他。”

  “哪有?絕對沒有這樣的事,我早就看出他是曠世罕見的天才,怎么可能嘲諷他,絕對沒有。”

  現場,一片吵雜,大吼聲,爭論聲,彼此起伏。

  好像只有這樣,才能抒發他們心里的震驚之情。

  陸鳴伸手一吸,龐大的真氣產生,將葬生的儲物戒指吸在手中。

  “不,你不能…”

  葬生嘶聲大吼。

  “叫什么叫?你敗了,這是我的戰利品!”陸鳴呵斥。

  葬生,在龍穴那一帶,不知道擊殺了多少天才,那些天才的儲物戒指,都落在他的手上,對此,陸鳴可惦記著呢。

  葬生眼睛都紅了,那里面可是有無盡資源,是他崛起的資本啊,現在全便宜了陸鳴。

  他心都碎了。

  陸鳴懶得理他。

  他身形一動,出現在秋長空上空,目光冰冷,充滿殺機的看著他。

  “陸鳴,你想干什么?我已經受傷了,等于敗了,你還敢動手?”

  秋長空冷笑,看著陸鳴。

  “敗了,我可沒有聽見你認輸,哦?我忘記了,你剛才說過,你是絕不會認輸的,要是認輸了,你可就是個笑話了。”

  陸鳴淡淡的道。

  “你...就算我沒有親口認輸,但我受傷了,受重傷了,你看不到嗎?等于輸了。”

  秋長空大叫,他想認輸,但是在開不了那個口。

  “受傷,傷的還不夠重!”

  言罷,陸鳴有一腳踏出。

  “啊,你...你...”

  秋長空驚駭的大吼,想要反抗,但他已經身受重傷,哪里還有力氣反抗。

  噼里啪啦!

  他步入葬生的后塵,渾身骨骼不知道被陸鳴打斷了多少根。

  剛在,秋長空和葬生說要一起,打斷陸鳴全身的骨骼,現在,他們兩人如愿的被陸鳴打斷了全身的骨骼。

  “啊啊啊啊,陸鳴,你該死,你犯規,犯規!”

  秋長空歇斯底里的大吼。

  “哪里犯規了?”

  陸鳴眼中殺機一閃,手中凝聚一桿真氣長槍。

  “不,我認輸,我認輸!”

  秋長空瘋狂的大叫起來,他感受到陸鳴眼中的殺機,陸鳴,那是真的要殺他,無視規則的要殺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