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27章 我反對,這不公平

  葬生背負著雙手,一副俾倪天下的模樣,向一邊走去。

  走到邊上,目光充滿殺意的看了秋長空一眼。

  至于陸鳴,直接被他忽略了,一個靠運氣的家伙而已,還不值得他留意,看重。

  葬生之后,就是最后一場了。

  這一場,也沒有太大的懸念。

  一個是武宗九重后期的天才,一個,是武宗九重前期,都是四戰之才,修為落后的情況下,很難翻盤。

  大戰了二十多招,那個武宗九重后期的天才勝。

  這個武宗九重后期的天才,名為宋巖,乃是一個超級大地區的天才,一臉冷酷。

  至此,進入第三輪的五位天才,就此誕生了。

  分別是葬生,秋長空,玄鋒,宋巖,還有陸鳴。

  當然,陸鳴直接被大家忽略了。

  到現在為止,陸鳴還沒有出過手,在眾人看來,他只是運氣好而已。

  這一次的東天神衛,必定在這五人當眾決出,而大部分的人,都更看重葬生與秋長空。

  “現在,進行最后一次抽簽,規矩一樣,一號到四號,另外一塊,輪空!”

  中年裁判宣布。

  隨后,如之前一樣,裁判除掉玉牌上面的氣息,將五塊玉牌,懸浮在空中。

  這一次,陸鳴干脆不動手了,就等在那里。

  葬生,秋長空等人分別選了一塊玉牌,只剩下最后一塊,陸鳴才將這塊玉牌收在手中。

  “這一次,輪空牌不知道會在誰手中呢?”

  “不管在誰手中,我敢打賭,絕不會在陸鳴手中,要是他還能抽到輪空牌,我就脫光衣服在此狂奔一圈。”

  “這么狠?”

  “就是這么狠,因為老子不相信天底下有運氣那么好的人。”

  觀眾席上,各種各樣的聲音都有。

  戰臺上,陸鳴翻起玉牌一看,面色一下子變的非常的古怪。

  輪空牌,他又抽到了輪空牌。

  第三次抽到輪空牌,連陸鳴自己嘴唇都有些顫抖起來了。

  “報上你們的號碼!”

  中年護法道。

  “一號!”

  葬生翻開玉牌。

  “我是二號!”

  秋無陽翻開玉牌。

  “我四號!”

  宋巖道。

  最后,玄鋒古怪的看了陸鳴一眼,翻開玉牌,道:“我是三號!”

  當玄鋒翻開玉牌的時候,全場一下子靜了下來。

  眾人鴉雀無聲,就這么愣愣的看著陸鳴,然后,他們的眼睛越瞪越大。

  片刻之后,才響起了驚天的喧囂聲。

  “窩巢,窩巢,窩巢巢巢啊,又是他,又是他,居然又是他。”

  “這也太逆天了吧,又抽到輪空牌,這直接就進入三強了啊,不打一場,就進入了前三強,真是亮瞎了我的眼。”

  “這太不公平了。”

  有些人已經語無倫次了。

  “喂,你剛才說什么來著?如果陸鳴又抽到輪空牌,你就當場脫光衣服狂奔的,現在,趕緊吧!”

  “什么什么?你說什么?我怎么聽不到了,完了,我突然聾了,不行,我要去找銘煉師看一看。”

  那個揚言要脫光衣服的猥瑣大漢,直接裝傻,找一個借口灰溜溜的溜走了。

  “窩巢,這家伙,好無恥,說話不算話。”

  有人罵道。

  總之,全場都亂了。

  至于魯修,劍風云,姜洪文等人,那完全就石化了,張口結舌,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而帝天神宮的中年護法,眼皮也跳個不停。

  卻沒有人看到,陸鳴也在那里唉聲嘆氣,慢慢的,非常無奈的翻開了玉牌。

  輪空,兩個大字明晃晃。

  “我反對,這不公平!”

  突然,一聲大叫響起。

  頓時,所有的聲音都消失了,全場變的一片安靜,落針可聞。

  所有人都愣住了,所有的目光度聚集在這大叫的人身上。

  這個大叫不公平的人,居然是陸鳴,是陸鳴!

  所有人都凌亂了。

  大哥,是你抽到了輪空牌啊,還三番兩次的抽到輪空牌,不是別人了,現在,你居然還大叫不公平?這樣還叫不公平,那其他人豈不是要吐血了。

  就連葬生,秋長空幾人嘴角都抽搐個不停,完全被陸鳴搞懵了。

  “怎么不公平了?”

  中年護法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問道。

  “其他人都可以出手對決,都有自己的對手,我卻沒有,次次都看著別人出手,好無聊啊,不公平!”

  陸鳴叫道。

  他心里確實這么想的,每一次都輪空,搞個毛啊,萬一秋長空敗在別人手上,還怎么虐他,還怎么為陸云天報仇?

  他這樣想,別人可不知道,頓時,全場爆發出一片喧囂。

  “窩巢,這家伙太可惡了,簡直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不行了,我實在看不下去了,蒼天啊,大地啊,降下一道天雷劈死他吧。”

  現場一片吵雜。

  別人想抽輪空牌,還抽不到呢,他倒好,次次抽到,還不舒服了。

  “護法,要不,我和別人換換吧,玄鋒,就他,我和他換吧!”

  陸鳴道。

  玄鋒的對手,剛好是秋長空。

  “不行,這是帝天神宮的規矩,規矩不能廢,你抽到輪空,那就是輪空。”

  中年護法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出來的,他從來沒有因為這個原因,搬出帝天神宮的規矩的。

  “這...這樣啊,哎,那好吧!”

  陸鳴長吁短嘆,唉聲嘆氣的走到站臺一遍,一揮手,居然拿出一條椅子,就這樣坐了下去,看著戰臺中央發呆。

  一副心不甘情不愿,非常無奈的模樣。

  “這...”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一陣牙癢癢,就連劍風云等人都差不多,恨不得朝陸鳴一劍劈了過去,實在太招人恨了。

  中年大漢眼皮猛然跳了幾下,深吸一口氣,干咳幾聲,開口道:“肅靜!”

  現場,才慢慢安靜下來。

  “好了,接下來,對決開始,一號,葬生,對四號,宋巖。”

  中年護法宣布。

  秋長空與玄鋒走到一邊,戰臺中央,只剩下葬生和宋巖兩人。

  “宋巖是吧,趕緊認輸吧,你不是我的對手。”

  葬生輕蔑的看著宋巖道。

  “大言不慚,葬生,你雖然強,但我未必怕你,這一次,東天神衛,我志在必得。”

  宋巖手持戰刀,刀勢沖霄。

  “就憑你?也想奪東天神衛?也不怕別人笑掉大牙,既然這樣,就讓你看看,我們之間的差距吧。”

  葬生話音剛落,身上就爆發出一股強大至極的氣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