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9章 又遇云帝榜眾人

  陸鳴仔細數了一下,一共二十九塊奧義晶石。

  發了,發了,賺大發了。

  陸鳴眼中閃閃發光。

  不需要其他收獲,單是這些奧義晶石,就賺大發了。

  陸鳴盒子蓋好,收進至尊神殿中。

  隨后,陸鳴拿起那一本本子,翻開看了起來。

  這一次陸鳴略有點失望,這不是一本功法秘籍,也不是什么武技秘籍,而是一本關于煉丹的心得。

  看來,這座遺跡,是一煉丹大師的府邸,處處與煉丹有關。

  對于銘煉之道,陸鳴實在懂的不多,翻了幾頁,便順手收起了。

  最后走向那個丹爐。

  丹爐一人多高,造型古樸,上面雕刻有各種花草紋路。

  不過看起來黑漆漆的,雖然沒有像其他丹爐那樣腐朽了,但也看不出有什么靈性。

  “算了,先收起來吧,說不定能賣出了好價錢呢!”

  陸鳴一笑,順手將丹爐收進一個儲物戒指。

  再轉了一圈,沒有任何發現,陸鳴便走出了青銅大殿,發現寒流木等人都已經不在了。

  陸鳴一笑,也沒有在意,隨便選了一條道路,向外而去。

  出了遺跡,陸鳴便不在停留,化為一道光芒,飛回之前的那座城池。

  當陸鳴返回那座城池的時候,卻聽到了一條驚人的消息。

  龍穴開啟了。

  龍穴?

  陸鳴心里大震。

  龍穴,據說是龍的的巢穴,在久遠的過去,有真龍棲息,是東冥古戰場一處非常有名的奇地。

  但是龍穴包括周圍寬闊的地域,都被銘文大震籠罩,平時根本開啟不了。

  據說連帝天神宮的強者,都開啟不了。

  上一次開啟,是幾千年前的事,現在,居然又開啟了?

  那可是一處絕世寶地啊,相傳靈藥無數,甚至有真龍留下的秘寶。

  所有人心里都一片火熱,紛紛離開城池,向龍穴的方向而去。

  “龍穴!不能錯過!”

  陸鳴低語,眸光燦燦。

  他修煉是戰龍真訣,還有九龍踏天步,覺醒的是九龍血脈。

  處處與龍有關,碰到龍穴,他又豈能錯過?

  戰龍真訣停留在第五層,已經很久了,難以晉升,如果能夠得到和真龍有關的寶物,說不定能夠更上一層樓。

  當下,陸鳴也騰空而起,向著龍穴的方向而去。

  龍穴,在此地的西部,一片蒼茫山脈之中,離此地,足足有上百萬里。

  陸鳴疾馳,當夜幕降臨的時候,陸鳴就進入至尊神殿。

  然后拿出從幽飛石他們那里得到的五級靈藥,運轉萬靈戰身,開始提升肉身。

  陸鳴的肉身,又快速的提升起來。

  第二日,陸鳴繼續趕路。

  轟!轟!

  當陸鳴路過一片山林的時候,聽見前方有轟鳴聲傳出。

  有人大戰!

  陸鳴身形一動,如鬼魅一般,向著山林躍去。

  轟鳴聲越來越響,陸鳴迅速的臨近,然后飛身上了一顆數人合抱的大樹,躲在枝葉中,向前方望去。

  數千米之外,一百多個身影,將一道身影團團圍住。

  “劍風云!”

  陸鳴一眼就看出,那道被圍住的身影,正是云帝榜排名第一的天才,劍風云。

  “還有…天蛇公子,藍云道,燕飛尋…”

  陸鳴目光一掃,看到那些圍困劍風云的人中,有天蛇公子,藍云道等人。

  不僅如此,居然還有千江水域的天才。

  陸鳴看到了離秋水、江春,還有一個封神如玉的青年,此人在千江水域中排名第十八,曾在劍風云臉上留下一道傷疤。

  另外還有許多千江水域的高手,陸鳴并不認識。

  “劍風云,我勸你還是別做無謂的掙扎了,今日,你必死無疑!”

  天蛇公子冷笑道。

  “天蛇,你們好卑鄙,居然投靠千江水域,做千江水域的走狗,我劍風云羞與你們為伍!”

  劍風云怒喝。

  此時,他身上有不下十道傷痕,鮮血淋漓。

  “劍風云,你說話不要那么難聽,這叫識時務者為俊杰,千江水域的各位天才,有龍鳳之資,乃是曠世人杰,豈是我們你能比的,我投靠他們,是向他們多多學習!”

  “劍風云,你如果現在投降,我也可以幫你求求情,饒你一命!”

  天蛇公子叫道。

  天蛇公子,本來心高氣傲,認為自己是世間少有的天才,可進入東冥古戰場后,他發現他錯了,錯了離譜。

  天才太多了,隨便走出一個,都不弱與他,比他強的,也不知道有多少。

  特別是他們碰到千江水域的高手后,他立馬就投降了,當然,投降的還有藍云道,燕飛尋等人。

  他們作為千江水域的走狗,反過來擊殺了云帝榜那些不投降的人,最后圍攻劍風云。

  “這個天蛇,作為一條狗,倒是挺適合的。”

  人群中,一個身穿藍袍,藍袍上有一條大江奔騰的青年淡笑道。

  “萬兄說的不錯,我之所以不殺他們,是覺得利用他們,將來能更好的控制云帝山脈,總比殺了他們強!”

  那個封神如玉的青年回答,以他的天資,在這個青年身邊,顯得很恭敬。

  “不錯!”

  藍袍青年點點頭。

  此時,劍風云怒發沖冠,大喝道:“魏天蛇,你不要臉,貪生怕死,我劍風云豈會貪生怕死?一群走狗而已!”

  “夠了!”

  天蛇公子怒喝一聲,被劍風云左一句走狗,右一句走狗,以天蛇公子的臉皮,都漲的通紅。

  “劍風云,這一切,還不是怪你們,還有陸鳴那個雜碎,你們有眼無珠,膽大包天,居然敢得罪千江水域的諸位天才,這一切都是你們害的,你們害的你們知道嗎?要是你們老老實實,投靠千江水域的天才,又哪會有今天這么多事!”

  天蛇公子歇斯底里的大吼。

  “不錯,劍風云,一切都是你們咎由自取,有眼不識泰山,特別是陸鳴那個小畜生,居然還敢打傷千江水域的天驕,簡直罪該萬死!”

  藍云道也大喝起起來。

  “哈哈哈,一群敗類,無恥之尤,當初,我真該和陸鳴一起,將你們斬盡殺絕!”

  劍風云仰天大笑。

  “劍風云,現在沒有這個機會了,受死吧,還有,陸鳴那個雜碎,也遲早要死,到時你們兩做伴。”

  天蛇公子冷笑。

  “是嗎?我就在這里,看你怎么殺我!”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