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7章 奇妙的石蛋

  “恩!”

  幽飛羽點點頭吩咐道:“飛葉師弟,你去查看一下,看看什么情況,找到飛石師弟,讓他盡快帶著白虎密鑰,前來匯合!”

  “是!”

  大鼻子青年一抱拳,就要動身。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響起:“不用了,你們那些師弟,來不了了!”

  “誰?”

  大鼻子青年幽飛葉冷喝。

  幽飛羽等人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左邊的那條通道。

  一個二十歲不到的青年走了出來。

  “陸鳴!”

  “陸兄!”

  寒流木,葉天南等人看到這個青年,紛紛驚呼。

  這個青年,正是陸鳴。

  他沿著藥田的那條通道,一路向前,就來到了這里,到的時候,剛好聽到幽飛羽等人的對話。

  “是你?小子,你還活著?”

  大鼻子青年冷喝。

  “廢話,我當然還活著,你眼睛瞎了嗎?”

  陸鳴撇嘴,呵斥。

  “你…!”

  大鼻子青年呼吸一滯,眼中殺機爆閃,道:“小子,看來幽飛石他們是沒有找到你了,讓你躲過一劫,但你卻闖到這里來,真是命該如此,誰也救不了你!”

  “快點,交出白虎密鑰,我可以給你個痛快!”

  大鼻子青年呵斥,一副恥高氣揚,高高在上的表情。

  “剛剛一個大個子,和你一樣囂張,最后我讓他上路了,看來我也要送你上路了!”

  陸鳴淡笑道,眼中殺機一閃而過。

  “什么?你殺了幽飛石?大言不慚,我倒要看看你有幾斤幾兩!”

  大鼻子青年踏步而出,劍光爆閃,一道冷酷的劍光,向著陸鳴的頭顱暴斬而來。

  速度之快,如閃電一般。

  武宗八重前期,這個大鼻子青年,絲毫不比之前的那個幽飛石差。

  手指一動,鎮妖槍出現在手中,陸鳴剛要一槍掃出的時候。

  這時,掛在發絲間的石蛋,忽然飛出,變化成人頭大小,直接無視劍光劍芒,一沖而過,然后對著大鼻子青年的臉上狠狠砸去。

  不偏不倚,剛好砸中了大鼻子青年的鼻子上。

  咔擦!

  一聲令人牙酸的聲音響起,大鼻子青年大叫一聲,往地上就倒。

  石蛋一飛而回,懸浮在陸鳴面前,如一個淘氣的皮球一般彈來彈去。

  似乎興奮的不得了。

  “這…!”

  陸鳴張口結舌,目瞪口呆。

  幽飛羽,寒流木等人,也一個個目瞪口呆。

  這樣也行?

  這是什么石頭?陸鳴扔出一塊石頭,居然一擊就擊傷了大鼻子青年,這是什么寶物?

  此時,大鼻子青年躺在地上,慘叫連連。

  那個慘啊,只見他滿臉是血,鼻子那一塊地方,完全塌陷進去了,連五官都看不清楚了。

  眾人看的一陣冒冷汗,實在是慘啊!

  “這個石蛋…!”

  陸鳴眼睛發光,伸出手想托住石蛋,沒想到石蛋活潑的很,在空中跳躍幾下,落在陸鳴的肩膀上,陸鳴感覺不到一點重量。

  “哈哈,這石蛋這么有靈性,到底是什么?”

  陸鳴更加好奇,突然覺得那一整顆丹藥沒有浪費。

  “一起出手,小心那顆石蛋!”

  幽飛羽下達了命令,眼神有些凝重的看著陸鳴肩上的石蛋。

  能一擊將大鼻子青年擊倒的,他也沒有把握。

  唰!唰!…

  身形閃動,幽魔殿弟子將陸鳴團團圍住,皆一臉忌憚的看著石蛋。

  誰也不想被來那么一下,至于陸鳴,直覺被他們忽略了。

  至于寒流木等人,眼中閃爍出希冀的光芒。

  他們本來有些絕望了,即便陸鳴到來,他們依然沒抱希望,因為陸鳴的戰力,他們有底,和他們差不多而已。

  根本不可能是幽魔殿眾多強者的對手。

  但沒想到陸鳴突然扔出一個石蛋,一擊擊倒了大鼻子青年,這讓他們生出了希望。

  肩膀上,石蛋發光。

  忽然,石蛋又飛了出去,對著一個武宗七重的天才一砸而下。

  那個天才大駭,狂吼一聲,爆發全力。

  血脈之力,真氣不要命的爆發,布下了十幾道防御。

  但,無用!

  石蛋瞬間穿過了這些防御,砸在這個青年頭上。

  這個青年慘叫一聲,腦袋如西瓜般裂開,倒地身亡。

  一擊必殺!

  眾人倒吸涼氣。

  特別是幽魔殿眾人,臉上哭出恐懼之色。

  連幽飛羽都一臉駭然,忌憚無比。

  唰!石蛋擊殺了一人后,又飛回了陸鳴的肩膀上,興奮的跳來跳去。

  “一起動手,那個石蛋一次性只能對付一人,我們一起出手,將這個雜碎擊殺,那個石蛋成了無主之物,就不足為懼!”

  幽飛羽大喝。

  “殺!”

  殺!”

  足足有七八十個幽魔殿弟子,一起向陸鳴殺去。

  頓時,七八十道劍氣,從四面八方籠罩向陸鳴。

  這片空間頓時沸騰了,被劍氣攪亂成一團。

  七八十個天才一起出手,威勢太驚人了。

  “那就…全部死吧!”

  陸鳴眼中,爆發出驚人的殺機。

  轟!轟!

  第二血脈爆發而出,令陸鳴的力量大增。

  同時,九龍血脈飛出,張開大口,怒吼一聲。

  恐怖的吞噬之力爆發,籠罩幽魔殿弟子。

  頓時…

  “啊,不好,我的血脈之力要離體而出了!”

  “精血不穩,要沖出體內了!”

  幽魔殿弟子發出驚恐的大吼,剎那間,劍光都亂了。

  如今,陸鳴修為大進,九龍血脈連升三級,吞噬之力何其恐怖?

  那些修為比陸鳴低的,差點控制不住血脈之力,被吞噬出來,一身戰力,發揮不出幾成。

  “九龍踏天!”

  這時,陸鳴施展九龍踏天步。

  整片空間一震。

  隨即——

  碰!碰!…

  幽魔殿的弟子如爛番薯一般炸裂開來,一滴滴精血飛快的飛入到九龍血脈的口中。

  八十一人,這一腳下去,足足有八十一人被擊斃。

  只有幽飛羽等三個幽魔殿弟子還活著。

  這三人,都是武宗八重以上的修為,但也都是半死不活。

  就連幽飛羽也一樣,這個幽魔殿第一天才,修為達到武宗八重中期,戰力之強甚至超越了三戰之才。

  但在陸鳴一腳下,依然重傷,跪在地上,大口吐血。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

  幽飛羽歇斯底里的大吼,狀若瘋狂。

  他簡直難以接受這一切。

  一招之下,幽魔殿最精銳的一批人,全死了。

  怎么會這么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