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6章 要感謝你啊

  這是二十多個幽魔殿高手中,除了幽飛石之外的最強者之一。

  武宗七重巔峰的修為,三戰之才,比之前的飛猿還強一籌。

  劍光斬過,空間顫動。

  “第一個!”

  此時,陸鳴口中輕語,手一動,真氣凝聚出一桿長槍,直接向對方暴抽而出。

  長槍掃過,劍光如豆腐一般崩潰,槍桿重重的抽在幽魔殿高手身上。

  瞬間,對方的眼珠子就突了出來,連慘叫都沒發出,整個身體就炸裂開來。

  血肉、骨骼,被勁氣激動,朝著幽魔殿眾高手洞穿而去。

  “怎么會這樣?”

  “小心!”

  幽魔殿眾人,先是一陣驚愕,隨后一片大亂。

  身上真氣爆發,抵擋這洞穿而來的血肉骨骼!

  噗!噗!…

  如子彈射中肉身一般,頓時,就有十幾個修為稍弱的幽魔殿弟子,身上被射出一個個血洞,摔倒在地,慘叫連連。

  “怎么會這樣?”

  幽飛石發出難以置信的大吼。

  一招,瞬間擊殺一個武宗七重巔峰的三戰之才,余勁還能重傷十幾個高手,這怎么可能,就連他都辦不到。

  “這還要感謝你啊,在三色真火下,我得到奇遇,修為暴漲!”

  陸鳴看著幽飛石,淡笑道。

  “我…,不,不可能!”

  幽飛石大吼,簡直難以接受。

  本來是想擊殺陸鳴,結果居然反而成全了陸鳴,讓他獲得奇遇。

  天下間哪有這樣的事?一想到這點,他就郁悶的想要發狂。

  “死吧!”

  陸鳴冷喝。

  他身形一動,一步踏出。

  九龍踏天步!

  無法想象的力量,從陸鳴的腳下爆發而出。

  “擋住,給我擋住啊!”

  幽飛石狂吼,與剩下的五六人聯手,爆發全力,拼命抵擋。

  但在陸鳴這一擊下,一切都是徒然的。

  碰!碰!碰!

  除幽飛石,其他的幽魔殿弟子,慘叫一聲,身體直接炸裂開來,包括那些受傷的。

  九龍血脈飛出,將眾人的精血吞噬。

  幽飛石的情況也好不了多少,在陸鳴這一擊下,渾身骨骼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如爛泥一般躺在地上。

  “啊,怎么會這樣?”

  幽飛石大吼,難以承受。

  陸鳴居然因為他而獲得奇遇反過來殺他,這簡直太可笑了。

  他真的想仰天大吼,問問老天爺為什么要這樣對他。

  “叫什么?你可以上路了!”

  陸鳴冷聲道,手指一彈,一道槍芒飛出,洞穿了幽飛石的咽喉。

  陸鳴現在是武宗八重前期,接近五戰之才,擊殺幽飛石等人,簡直如割草一般簡單。

  擊殺幽飛石后,順便吞噬了他的精血,將幽魔殿弟子的儲物戒指,也收了起來。

  隨即,陸鳴打量起四周。

  四周的藥田,各種靈藥都有,但都是一級,二級,三級的,最高也就,雖然有一些是非常罕見的靈藥,但實在太低級了,對于陸鳴來說,沒有什么大用。

  “怎么會沒有五級靈藥?”

  陸鳴思索,隨后拿出幽飛石的儲物戒指,一看之下,頓時大喜。

  幽飛石的儲物戒指中,足足有十幾株五級靈藥,散發出濃郁的藥香味。

  此地,不是沒有五級靈藥,而是之前已經被幽飛石等人挖走了。

  再次看了看那些低級靈藥,然后陸鳴動手,把一些靈藥摘走。

  至于更低級的靈藥,陸鳴懶得動手了,即便有些外界比較希少的,但陸鳴不是銘煉師,不會種藥,挖出去過一段時間,估計都死了。

  將靈藥摘走后,陸鳴身形一動,向前方而去。

  藥田的盡頭,也有一條通道,陸鳴沖進這條通道后,消失不見。

  此時,在這座遺跡深處,有一座巨大的青銅宮殿。

  青銅宮殿的大門緊閉,在大門口,有四尊小型的雕像,分別是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象雕像。

  大約一米高。

  此時,青銅雕像門前,聚集著一百幾十人。

  寒流木、葉天南、無回等人,赫然都在其中。

  只是此時,他們狼狽不堪,特別是寒流木,葉天南幾人,身上多處受傷,氣息虛浮,臉色蒼白。

  而他們三個勢力,本來加起來也有一百多人,現在卻只剩下幾十人。

  現場其他人,都是身穿黑袍的幽魔殿弟子。

  將寒流木等人團團圍住。

  “幽飛羽,你要這座遺跡的鑰匙,我們已經給你了,現在,你總可以放我們走了吧?”

  寒流木看向幽魔殿為首的一人。

  這人正是幽魔殿最強者,幽飛羽。

  “放你們走?四象密鑰,只有三把,還差一把白虎密鑰,在四把密鑰沒有集齊之前,你們誰也別想走!”

  幽飛羽冷笑道。

  “我們已經說了,白虎密鑰,不在我們身上!”

  寒流木咬牙道。

  “這一點我不管,你們是一起進來了,四把密鑰沒有集齊,進不了這座青銅大殿,你們就給我乖乖的呆著!”

  幽飛羽淡淡道,語氣中充滿了不容置疑。

  “可惡,幽飛羽,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們三方,已經被你們殺了那么多人,現在密鑰也給你了,你想出爾反爾?”

  葉天南怒吼道。

  “呵呵!”

  幽飛羽冷笑,眼神中露出的嘲諷之色,道:“我就是欺你們,怎么了?你們能反抗嗎?這個世上,弱者是沒有說話的權力的,現在你們的命運全部在我的掌控之中,放不放你們,看我的心情,你們明白嗎?”

  幽飛羽俯視寒流木,葉天南等人,語氣中充滿了高高在上的味道。

  咯咯…

  寒流木牙關咬的咯咯響,眼睛通紅。

  屈辱,無比的屈辱感在他們心間彌漫,差點要爆發。

  但他們知道,一旦反抗,只有死,所以,只能忍著。

  幽飛羽淡淡的掃了寒流木等人一眼,便不在關注他們,目光看向了左邊的一條通道,眉頭蹙起。

  幽飛石到現在還沒到,這讓他有些不滿。

  “幽飛石那家伙搞什么?解決一條雜魚,還耽誤那么長時間,這家伙辦事越來越不靠譜了!”

  幽飛羽邊上,一個大鼻子青年道。

  “或許,是因為什么事情耽誤了吧!”

  另外一人道。

  “該不會被殺了吧?嘿嘿,飛羽師兄,讓我去查看一下,是什么情況!”

  大鼻子青年冷笑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