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71章 天門噴寶物

  “繼續!”

  當即,陸鳴繼續領悟風之勢。

  他要盡量讓風之勢追上火之勢,這樣,兩種勢的融合,才能爆發出最強威力。

  在天門之下,他對于風之勢的領悟,簡直能用突飛猛進來形容。

  半個小時后,風之勢由大成前期,達到大成中期。

  又半個多小時,風之勢突破到大成后期,距離大成極限,只有一步之遙了。

  就在這時,不遠處傳出一聲轟鳴,陸鳴感應到,在離秋水身上,蕩漾出一股強大的氣息。

  那是勢,離秋水的勢,比之前強了好幾倍。

  水之勢圓滿!

  “哈哈哈!”

  離秋水起身,仰天大笑,暢快至極。

  強大無比的勢,在他周身浩蕩而出,彌漫全場,形成強大的壓力。

  那些在領悟的人,全部被驚動,停止了修煉。

  “離秋水的勢突破了,達到了圓滿,太過驚人了。”

  “這一下,他在千江百強榜上的排名,要大幅度前進了。”

  許多人震驚的議論。

  勢,從大成到圓滿,太難了,許多天之驕子,卡在這一步,一卡就是一輩子。

  圓滿,代表完美無缺,威力要比大成強大太多了。

  “小子,剛才你不走,現在你沒機會了。”

  離秋水看向了陸鳴,眼中閃爍著森冷的殺機。

  他的勢突破圓滿,戰力大進,現在他有把握排在千江百強榜的前四十,甚至更靠前。

  擊殺陸鳴,還不是小菜一碟。

  陸鳴嘴角泛起一絲莫名的笑意,緩緩起身。

  他正想試一試風火之勢融合的威力呢?

  兩人目光相對,強大的氣息交鋒,形成強大的壓力。

  赤發水魔在一旁,臉色凝重的看著。

  就在這時,數百米外的天門,發出轟鳴,猛然一抖。

  轟隆隆!

  整座山峰,都劇烈的震動起來。

  “天門要噴出寶物了!”

  有人大吼。

  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震,目光灼灼的看著天門。

  “哼,暫時放你一馬!”

  離秋水冷笑一聲,氣息收斂,看向了天門。

  “放我一馬?”

  陸鳴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笑容。

  此時,天門再次一震,天門中間,一片迷蒙,如混沌一般,看不清里面是什么場景。

  突然,從天門之中飛出幾道光影,一出天門,就發出劇烈的破空聲,向遠處飛去。

  速度之快,數百米的距離眨眼即至。

  “那是幾把殘兵!”

  陸鳴目光一閃,看清楚了幾道光影的真身。

  幾道光影,居然是幾把殘兵。

  一共四把。

  一把戰劍,不過劍尖斷了一截。

  一把戰刀,也只有一半。

  還有一桿長槍,尾巴消失,只有槍尖那一部分。

  最后一把,是半根鐵棍。

  唰!唰!

  離秋水,赤發水魔兩人毫不猶豫的向著殘兵撲去。

  離秋水撲向的是那把殘劍,而赤發水魔撲向的是那半把戰刀。

  而陸鳴也毫不停留,撲向了那半截長槍。

  半截長槍的速度雖快,但陸鳴的速度更快,剎那間,就臨近那半截長槍。

  就在陸鳴伸出手掌,要抓住長槍的時候,長槍一震,一個模糊的身影從長槍沖出,一股俾倪天下的氣息爆發而出。

  這個身影,無比高大,如一道殘破的影子,根本看不清晰,只能勉強看清他手持一把長槍,一槍向陸鳴刺來,威力大的恐怖。

  “九龍踏天!”

  陸鳴毫不猶豫,一腳踏出,與那道槍影轟在一起。

  一聲劇烈的轟鳴,陸鳴感覺腳底微微一麻,不由的后退三步。

  而那道身影,也一陣抖動,隨后碰的一聲,潰散開來,消失不見。

  陸鳴目光一動,真氣噴涌,直接卷住半截長槍,握著手中。

  長槍漆黑一片,可以看出,上面密布這刀傷劍痕,顯然是經歷過慘烈的大戰。

  同時,一股洪荒古老的氣息從槍身上彌漫而出,充滿了歲月的氣息。

  “這把長槍,已經不知道經歷了多久的歲月了,而槍身中,居然還蘊含了一絲長槍主人不滅的戰意,真是驚人,這把長槍的主人,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存在?”

  陸鳴打量長槍,暗暗感嘆。

  半截長槍,經歷的太久的歲月,靈性已失,但長槍的材質,卻十分非凡,陸鳴完全看不住是什么材料打造而成的,他用力一握,槍身上一絲痕跡都沒有。

  “畢竟是從天門中噴出的,先留著。”

  手一動,將半截長槍收了起來。

  另外的方向,殘刀和殘劍,也有各種異象出現,不過紛紛被離秋水與赤發水魔擊潰,成功了收了起來。

  倒是那半截鐵棍,飛出老遠,才在十幾個人高手的圍攻下,最后被一個魁梧大漢奪去。

  就在這時,天門又是一陣。

  咻!咻!

  兩道光影飛出。

  陸鳴一看,一陣驚訝。

  這一次,居然是兩截枯枝。

  兩截黑漆漆的枯枝。

  唰!唰!唰!

  沒有絲毫猶豫,赤發水魔,陸鳴,離秋水三人身形如閃電一般,向著兩截枯枝飛撲而去。

  “滾開!”

  離秋水與赤發水魔離的比較近,離秋水冷喝一聲,一道璀璨的劍光,雪白如銀河,劃破虛空,向赤發水魔斬去。

  圓滿的勢爆發,威力恐怖至極。

  赤發水魔怒喝一聲,不敢硬接,抽身急退。

  離秋水伸出一抓,將那一截枯枝抓在手中。

  另一邊,赤發水魔一退,錯過了時間,陸鳴也一把將另外一截枯枝,抓在手里。

  這一截枯枝,黑漆漆的,像是被燒焦了一般,沒有絲毫的生機,就像是正真的一截枯枝。

  但考慮到天門的奇妙,陸鳴依然收了起來。

  “小子,把那截枯枝交出來,快,交給我!”

  離秋水眼神森然,看向陸鳴,以命令的語氣呵斥。

  “你tm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算什么東西?垃圾一個,也想要我交出枯枝,白日做夢呢!”

  陸鳴斜視離秋水,冷冷道。

  離秋水的臉色一下子就青了,眼神無比陰冷,殺機迸發,道:“小子,別以為剛才能與我打成平手,我就奈何不了你,現在,我就讓你知道,圓滿之勢的厲害。”

  強大的氣勢,從離秋水身上爆發。

  就在這時,天門又是一震,又有一個東西從石門噴出。

  這一次,居然是一個人頭大小的石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