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55章 藍刀世家

  四人跟著小二,來到酒樓的第五層。

  第五層,非常寬闊,一邊,是一間間包廂,另一邊,則是大廳。

  他們并沒有點包廂,而是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

  這個位置,憑窗而望,居然能看到一面湖泊,湖面清澈,如明鏡一般,微風吹來,極為舒暢。

  “小二,有什么好吃的,都給我上,還有,給我來四壇好酒!”

  凌焰赤叫道。

  “好嘞!”

  小二應到。

  速度很快,沒有多久,一桌子酒菜就上齊了。

  四人一邊吃,一邊聽酒樓其他人的聊天。

  “最近真是熱鬧啊,各大天才都坐不住了,時有爭鋒!”

  “不錯,我都見過好幾次云帝榜上的對決了,那等修為,真是讓人震驚。”

  “普通云帝榜的天才也還罷,特別是排名靠前的那些天才,實在恐怖,半個月前,云帝榜排名第七的天才,季如風,在天元峰,一劍斬殺三個武宗八重后期的強者,那才恐怖!”

  “這還不算什么,我聽說十天前,一個宗門惹怒了云帝榜排名第二的天蛇公子魏天蛇,被魏天蛇殺上門去,滿門皆滅,那個宗門可是有好幾個武宗九重的強者坐鎮的啊!”

  “什么?居然有這種事,魏天蛇太過恐怖了!”

  四周的議論,傳入陸鳴他們四人的耳朵里。

  風無忌與凌焰赤聽的震驚不已。

  陸鳴眼中也露出凝重之色。

  一劍斬殺三個武宗八重后期武者,陸鳴現在根本做不到,更別說殺上一個有幾個武宗九重強者坐鎮的宗門,將之滅門了。

  云帝榜排名靠前的天才,果然驚人。

  “還有,最近冒出一個火靈公子,前段時間一舉擊敗了云帝榜排名第十五的袁志飛,堪稱最強黑馬啊!”

  “不錯,此人堪稱后起之秀里面的最強者!”

  “你們不好忘了,還有一人,也堪稱黑馬!”

  “哦?是誰?”

  “秋無陽,此人出身在小小的烈日帝國,卻強勢崛起,最開始排名云帝榜第三十六名,前段時間又斬殺了云帝榜第二十二的天才,我聽說,五天之前,云帝榜排名第十一的錢軍,也在他手上吃了虧!”

  “什么?錢軍居然在秋長空手上吃了虧?秋長空這么恐怖,他這是要沖進前十的節奏啊!”

  “云帝山脈地區,這一輩的年輕人確實強盛無比,不知道能否與其他地區的天才爭鋒!”

  “秋長空居然這么強了!”聽到這里,風無忌低語一聲,眼中盡是震驚、忌憚之色。

  “同為烈日六杰,我們和他相差太遠了!”

  凌焰赤一嘆,也非常凝重。

  秋長空越強,對他們越不利啊。

  陸鳴目光一閃,沒有說話自顧喝著酒。

  而謝念卿微微的撇撇嘴,隱約間,似乎有些不屑。

  接下來,四人一邊吃,一邊聽著。

  吱呀!

  這時,另一邊一間包廂的門打開,從里面走出四個青年。

  這四個青年,都身穿藍色長袍,長袍上,繡著一把天藍長刀。

  “這是云荒帝國藍刀世家的人,那包廂中的,難道是藍刀世家的大人物?”

“我知道  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是誰,是藍刀世家的二公子藍云飛,之前我看到他進去。”

  看到這四個藍袍青年,四周傳來一陣議論,但聲音壓的非常低,似乎非常忌憚。

  四個藍刀世家的青年居然向著陸鳴他們四人走來。

  徑自來到四人邊上,其中一個藍袍青年微微一抱拳,道:“不知四位來自哪里?”

  雖然抱拳了,但語氣頗為傲慢,似乎是命令一般。

  陸鳴眉頭微微一皺,他不喜歡對方的態度。

  “我們來自烈日帝國!”

  風無忌顯然是不想得罪人,起身一抱拳道。

  “烈日帝國?”

  四個藍袍青年一聽,眼中露出赤果果的輕蔑之色。

  “原來是烈日帝國那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好了,我也不和你們廢話,我家二少爺今日要在此宴請一位朋友,看這位小妞長的還不錯,要請她過去陪酒,好了,跟我走吧!”

  一個藍袍青年輕蔑的道,隨后看向謝念卿,命令道。

  原來他們來此,是看上了謝念卿。

  陸鳴眉頭再次一皺,而風無忌與凌焰赤則露出一絲焦急之色。

  謝念卿眼中,則露出冰冷的殺機,隨意瞟了四個藍袍青年一眼,淡淡的道:“你們那什么二少爺,是哪條狗?也配本姑娘陪酒?”

  此言一出,四個藍袍青年臉色大變。

  酒樓上的其他人,臉色也還狂變。

  “完了,區區一個烈日帝國的女子,居然敢罵藍云飛是狗,她完了,下場注定凄慘!”

  “烈日帝國畢竟太小了,除了一個秋長空,再無天才,就連見識也這般淺薄,居然連藍刀世家的人都敢得罪!”

  酒樓上其他人壓低聲音,小聲的議論,似乎怕被藍刀世家的人聽到。

  “賤人,你…你剛才說什么?”

  一個藍袍青年指著謝念卿怒吼起來。

  “你叫我什么?自己掌嘴,每人一百,不然,我就打斷你們的腿!”

  謝念卿瞥了他們一眼,冷聲道。

  其他人驚愕無比。

  狂,太狂了。

  藍刀世家的人狂,謝念卿比他們更狂啊。

  “唉!徹底完了,這個小姑娘完全是大小姐脾氣,我估計她在烈日帝國,是難得的天才,驕橫慣了,但這里可不是烈日帝國,而是云荒帝國,匯聚了云荒三十六國的天才,豈容她驕橫?”

  酒樓上,有人搖頭嘆息。

  “你說什么?打斷我們的腿?哈哈哈,可笑,可笑啊,區區烈日帝國的垃圾,居然說要打斷我們的腿,真是太可笑了。”

  四個藍袍青年冷笑連連。

  “小賤人,本來是想讓你陪酒就算了的,現在,不僅要陪酒,還要陪睡,給我滾過去吧!”

  一個藍袍青年一爪就朝著著謝念卿的頭發抓去。

  手爪中,蘊含強大的真氣。

  這個藍袍青年,居然是一個武宗三重的青年強者。

  風無忌與凌焰赤臉色大變,大叫:“小心!”

  下一刻,一道身影就飛了出去。

  是那個藍袍青年,他飛出十幾米,撞壞了幾張桌椅,倒在地上慘叫。

  他的兩條退彎曲變形,已經被打斷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