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50章 秋長空的秘密

  提到陸鳴,秋無陽臉色沉,殺意滔天。

  一切,都是因為陸鳴,才使得局勢陷入到如此境地,使得十方劍派如此被動。

  本來,按照秋無陽的計劃,一切完美無缺,此時,早就統一烈日帝國了。

  都是因為陸鳴橫一手,才使得他的計劃全面泡湯。

  “這個陸鳴,一定要盡早除掉!”

  秋無陽咬牙切齒。

  “要除掉陸鳴,難啊!”

  一個金袍長老嘆息。

  陸鳴本身的戰力,十分強大,而且他身邊,還時時刻刻,跟著一尊半步王者,想殺陸鳴,幾乎不可能。

  “天絕那邊呢?還沒有回應嗎?”

  秋無陽問。

  “沒有,派去的使者說,天絕根本沒見他。”

  “可惡,天絕這條老狐貍,是想等我們兩敗俱傷,他好做漁翁之利!”

  秋無陽怒喝。

  “掌門,其實無需這么擔憂,消滅玄元劍派,赤霄谷,擊殺陸鳴,用不了多久了。”

  就在這時,一道清亮的聲音響起。

  此言一出,場上所有的目光都向說話之人聚集而去。

  此人二十幾歲,卻是秋長空。

  “長空,你難道有辦法解決?”

  秋無陽問道。

  “哈哈,掌門,還有在場的諸位前輩,你們難道忘了,帝天神宮,五年一度,招收帝天神衛的日子就要到了嗎?”

  秋長空一笑道。

  “帝天神宮招收帝天神衛?”

  秋無陽開始一怔,隨后好像想到了什么,狂喜道:“哈哈,是啊,看我急的,把這件事都忘了,長空你有那一位的相助,加入帝天神衛,大有希望,只要你加入帝天神衛,稍微借用一點帝天神宮的力量,那什么玄元劍派,什么赤霄谷,什么陸鳴,翻手之間,就能全部覆滅!”

  “對啊,哈哈,我怎么也沒想到呢?”

  十方劍派的一些金袍長老也大笑,笑的暢快無比。

  而如天煞教的高手,就有些疑惑了。

  “秋兄,據我所知,帝天神衛,五年招收一次,招收的全部都是絕世罕見的妖孽天才,而且可不是在云帝三十六國招收,而是面對整個天玄域東部。”

  “天玄域東部,何等浩瀚遼闊,云帝三十六國所在的云帝山脈地區,不過是其中的一隅之地,極其微小,比云帝山脈地區大的地區,非常之多,可謂是天才如云,不是我小看長空賢侄,長空賢侄的天賦,自然驚人至極,但想要加入帝天神衛,還是兩說之事啊。”

  一旁,天煞教教主開口道。

  神荒大陸,有諸多大域,云帝山脈所在的域,就是天玄域。

  天玄域無比浩瀚遼闊,云帝山脈,只不過是天玄域中,一座不起眼的山脈而已。

  秋長空在烈日帝國,雖然力壓群雄,無數年輕天才在他面前黯然失色,但放在整個天玄域東部,那就不算什么了。

  而秋長空,秋無陽,和十方劍派的長老卻很自信的樣子,這難怪讓天煞教主疑惑了。

  “哈哈,左兄有所不知,告訴你也無妨,長空自小天資聰穎,小時候曾被帝天神宮天玄域東部分宮的一個大人物看中,收為記名弟子,這些年來,那位大人物,偶爾也曾來十方劍派教導長空。”

  秋無陽得意的一笑。

  “什么?長空賢侄被帝天神宮的大人物收為記名弟子?”

  天煞教教主從椅子上碰的一聲站了起來,幾乎是大吼出來的。

  同樣表情的,還有鎮天王,和一些天煞教的高手。

  震驚,實在是太震驚了。

  帝天神宮天玄域東部分宮中的大人物,那是何等存在?居然看上了秋長空,收他為記名弟子。

  雖然只是記名弟子,并非真正的弟子,但也夠驚人了。

  “難怪,難怪秋長空能夠領先其他天才那么多,而且還沖進了云帝榜,前段時間,還斬殺了云帝榜上的天才,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天煞教主連連感嘆,看向秋長空,羨慕無比。

  “哈哈,現在我們收縮兵力,與玄元劍派他們保持僵持就可以了,等長空成為帝天神衛,到時動用一點帝天神宮的力量,頃刻間就能讓玄元劍派,赤霄谷灰飛煙滅。”

  秋無陽大笑道。

  “陸鳴,陸云天,武皇寶藏是我的,看你們能躲到什么時候?”

  秋長空眼中,散發出冰冷的殺機。

  自從天云就是陸鳴的消息傳出后,秋長空就推測到,陸云天就是陸鳴的父親,當初救走陸云天的就是陸鳴。

  “陸云天忍耐了那么多年,無非就是想把武皇寶藏的秘密傳給自己的兒子,現在,陸鳴,武皇寶藏的秘密,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那好,那就從你嘴里撬開武皇寶藏的秘密。”

  秋長空眼中不斷閃爍著狠的光芒。

  少頃,秋無陽下令,十方劍派開始收縮兵力,開始防御,等待帝天神宮招收帝天神衛日子的到來。

  并沒有讓他們等很久。

  一個月后,雙方同時罷戰,雙方高層全部下達命令,連小摩擦都不能發生,違者,斬!

  因為這一日,帝天神宮的使者來到烈日帝國。

  每當帝天神宮將要開始招收帝天神衛的時候,都會事先派出使者,巡查各國,同時對那些天才,發出邀請函。

  只有收到邀請函的天才,才能參加帝天神衛的選拔。

  帝天神宮使者的到來,雙方自然不敢發生大戰,怕引起帝天神宮使者的不快。

  雙方都在等待著帝天神宮使者,發出邀請函。

  十方山,一間密室中,秋無陽與秋長空相對而坐。

  “長空,那個陸鳴,天賦也極其驚人,如果他參加帝天神衛的選拔,可能會對你造成威脅啊,雖然這種威脅非常小,但也不能不妨!”

  秋無陽開口道。

  “陸鳴,他收不到邀請函的!”

  秋長空道,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冷笑。

  “收不到邀請函?難道是你帝天神宮的師尊?”

  秋無陽閃過喜色。

  秋長空搖了搖頭,道:“區區小事,何須勞煩師尊他老人家,是我一個師兄,我已經給他傳了消息了,陸鳴,他收不到邀請函!”

  秋長空淡淡的冷笑,略有些得意的道。

  “哈哈,如此大好!”

  秋無陽大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