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33章 墨家,滅

  在炎泉,金眼血僵,以及陸鳴的聯合攻擊下,墨家的百劍戰陣,土崩瓦解。

  七八個武宗一重,二重的高手瞬間被震死。

  “不好,走,快走!”

  這一刻,墨家家主驚恐至極,瘋狂的大吼。

  百劍戰陣被破,而且對方有兩個半步王者的絕世強者,這根本不用打,留在這里,絕對是一個死字。

  墨家家主吼完,就化為一道光芒,向著遠處瘋狂的逃竄。

  “想走,誰都走不掉!”

  炎泉大吼,第一個向著墨家家主追去。

  幾個呼吸,就追上了墨家家主。

  “炎泉!”

  墨家家主驚吼,展開瘋狂的反擊。

  但普通武宗九重,和半步王者,差距非常明顯,只是幾招而已,墨家家主就被打的大口咳血。

  “死!”

  炎泉厲喝,抓住墨家家主的腦袋一擰,就將墨家家主的腦袋擰了下來。

  “哈哈哈,殺,殺,殺!”

  炎泉大笑大吼,繼續向其他人追殺而去。

  咻!咻!...

  另一邊,陸鳴長槍不斷刺出,道道槍芒爆射,幾個武宗三重,四重的墨家武者,被刺成篩子。

  而金眼血僵縱橫捭闔,身形極速閃動,雙爪連揮,一個個墨家武宗高手被撕裂成碎片。

  這是一場屠殺,墨家眾多武宗,在金眼血僵和炎泉兩人面前,脆弱如嬰兒,毫無抵抗之力。

  就算有逃出一段距離的,也被追上擊殺。

  陸鳴沒有絲毫的不忍。

  陰月帝國與烈日帝國,正在交戰,本來就是敵人。

  況且,是墨家首先要取他的命,既然是死敵,就沒有必要留手,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殺!”

  陸鳴持長槍,浴血而戰。

  他現在突破武宗四重,武宗九重以下的武者,幾乎對他造成不了太大的威脅。

  “小畜生,我就算是死,也要拉上你墊背!”

  墨家一個武宗七重的老者大吼,向著陸鳴沖殺而來。

  九龍血脈大吼,恐怖的吞噬之力作用在老者身上,令得他身體微微一滯。

  陸鳴一沖而過,長槍從他的心臟洞穿,炸出一個大洞。

  一招擊殺!

  隨即,精血與血脈之力全部飛入九龍血脈的口中。

  墨家上空,慘叫彼此起伏。

  不遠處,墨家那些武師,武士,甚至修為更低者,瘋狂的朝著四面八方逃躥。

  陸鳴并沒有擊殺這些人。

  這些人并沒有看到陸鳴血脈進化的事情,也對他造成不了威脅,無需擊殺。

  這一刻,蘇天城陷入到死一樣的寂靜當中,無數人躲在家里,瑟瑟發抖。

  片刻之后,慘叫聲才停了下來。

  墨家數十個武宗,全部被斬殺。

  金眼血僵嘶吼,渾身血氣蒸騰,身體一片赤紅,只是他的眼珠子,更加的金燦燦。

  墨瑩怔怔的站在那里,掃視四面八方,一具具尸體映入她的眼簾,她的眼中,無比的復雜。

  在這不長的時間里,她的人生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些人,之前還是她尊敬的家主長輩,卻忽然得知,這些人,只不過是在利用她而已。

  一時間,她真的有些難以承受。

  陸鳴沒有說話,靜靜的站著。

  過了半響,陸鳴開口道:“墨瑩姑娘,我要走了,你有何打算?”

  雖然墨瑩也看到了他血脈進化,但要他殺墨瑩滅口,這種事,他無論如何都做不出來。

  墨瑩身體一顫,好像回過神來,臉上面前擠出一絲難看的笑容,道:“陸兄,我打算離開陰月帝國,游走天下。”

  陸鳴點點頭,道:“這樣也好!”

  陸鳴知道,墨瑩心里,多少對他有些芥蒂。

  不管怎么說,墨瑩畢竟是墨家之人,而陸鳴殺了墨家那么多人,墨瑩對他有點芥蒂,那也是正常的。

  所以,陸鳴并沒有邀請墨瑩與他一起。

  “陸兄,那我們有緣再見!”

  墨瑩輕聲道,目光掃視了墨家一眼,隨后化為一道虹光,消失在天際。

  “哈哈,小兄弟,舍不得啊。”

  這時,炎泉出現在陸鳴身邊。

  “沒有,只是有些感嘆而已,有時,命運真是無常!”

  陸鳴微微一笑道。

  “不錯,命運無常,所以我們才要修武道,打破命運的束縛,與天相爭!”

  炎泉咧嘴一笑,隨即又道:“小兄弟,這一次,老夫能夠脫困,多虧了你相助,你有什么要求,盡管提,只要老夫能辦到的,絕對竭盡全力。”

  陸鳴搖頭一笑,道:“前輩客氣了,晚輩也只是剛好碰巧而已。”

  “那可不行,老夫這一輩子行事,向來有恩報恩,有仇報仇,不然的話,我心里不踏實,這一次,完全是多虧你,不然的話,我不僅難以脫困,還要被煉成陰月魔魁,永世沉淪,這是天大的恩情,不得不報!”

  炎泉執著的道。

  “這...”

  陸鳴目光一閃。

  說實話,炎泉的戰力,強大無比,說不想請炎泉幫忙,那是假的。

  沉吟了片刻,陸鳴道:“那就請前輩留在我身邊,幫我一段時間,不知可否?”

  “好,那我就留在你身邊,幫你十年,十年之后,你我兩清,怎么樣?”

  炎泉開口道。

  陸鳴大喜,急忙抱拳,道:“那多謝前輩。”

  如今烈日帝國形勢復雜,現在有炎泉的幫助,在加上金眼血僵,陸鳴才真正有自保之力,在烈日帝國,才能真正的稱雄一方,成為一方霸主,與十方劍派,也有了初步的抗衡之力。

  要知道,在烈日帝國,半步王者,就是最強戰力。

  烈日帝國,已經幾百年沒出過真正的王者了。

  炎泉咧嘴一笑。

  其實,炎泉心中,對陸鳴也是好奇無比,年紀輕輕,不僅自己實力強大無比,而且還有金眼血僵這樣強力的存在跟在身邊。

  炎泉活了一把年紀,還是第一次碰到。

  “前輩,實不相瞞,其實我并非陰月帝國之人,而是烈日帝國的人,而且現在烈日陰月兩國正在大戰,不知道前輩介不介意?”

  陸鳴道。

  “兩國大戰?正好,陰月皇室,卑鄙無恥,暗害于我,我正好要找他們算賬,前往烈日帝國,滅殺陰月帝國的高手,正合我意!”

  炎泉大笑。

  “好,那我們走吧!”

  陸鳴道。

  隨后,與金眼血僵,炎泉化為一道虹光,消失在這里,向著望月城的方向而去。

  在路上,陸鳴大概的說了一些他的身份以及現在的形勢。

  而陸鳴也大概的知道了炎泉的經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