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20章 至尊神殿

  一步踏出,陸鳴的身形陡然消失,再出現時,已經在在十里之外。

  一步十里!

  這就是九龍踏天步的恐怖威力,而且,陸鳴還只是修煉成第一步而已。

  九龍踏天步上記載,修煉到最高境界,可如九龍一般,一步踏出,就是億萬里之外,強的無法想象。

  陸鳴現在,還差的太遠。

  “該死,你走不了!”

  影狼閣殺手怒吼,急速的向著陸鳴追去。

  對于武宗強者來說,十里距離,也是數個呼吸的事情。

  陸鳴想也不想,又是一步踏出。

  身形一閃,如風馳電掣一般,十里的距離又在他腳下跨過。

  突然,陸鳴身體一顫,又一口鮮血噴出。

  他本來已經受到重創,而施展九龍踏天步,消耗是無比巨大的,而且受到天地間的壓力,也是無比巨大,這讓他受傷更重。

  相差太大了,根本不可能力敵,只能逃走。

  后面,影狼閣殺手緊追不舍,殺機如潮。

  而更后面,金眼血僵死死的拖住圓缺雙殺。

  “天云,交出你的武技,我留你全尸!”

  影狼閣殺手大喝。

  陸鳴施展的武技太驚人了,讓他眼熱不已,如果他能得到,戰力能達到什么地步?

  他對陸鳴的殺意,更重了。

  “可笑,有本事,自己來取!”

  陸鳴冷笑,接著又一步跨出。

  天地間微微一顫,陸鳴的身體就像是一道電光一般,掠過虛空,瞬息就到了十里之外,與影狼閣殺手拉開了距離。

  “該死,該死,這么強的武技,我就不信你能連續施展,今日,你必死!”

  影狼閣殺手大吼,身上有黑色的巨狼騰起,他拼了老命一樣向陸鳴追去。

  陸鳴每踏出一步,緩兩口氣,又一步踏出,而就是這兩口氣,每每會讓對方追上一段距離。

  就這樣,一追一逃,轉眼過去了千里。

  陸鳴身上,鮮血直流,連續施展九龍踏天步,對他的損傷太重了,他皮膚上裂開一道道口子,鮮血直流。

  他體內的真氣越來越匱乏,撐不了多久了。

  突然,前方有陣陣濕氣撲面而來。

  那是一條大河,無比寬闊,在大草原上奔騰。

  “大河!”

  陸鳴目光一閃,沿著大河,又是一步跨出。

  十里之外,陸鳴往前看去。

  大河在前面分叉了,而且不是分出一個叉,而是成扇形,開出五個叉,分出五個分支,流向整片大草原,孕育著大草原的生靈。

  “天助我也!”

  陸鳴大喜,想也不想,一頭扎進大河中。

  大河水極深,深達百米以上,陸鳴直接沉入河底,想著前方急速游動。

  只是四五個呼吸而已,影狼閣殺手就出現在大河上空。

  “想逃?做夢,殺!”

  影狼閣殺手大喝一聲,戰劍斬出,密密麻麻的犀利劍氣,向著河水里激射而去。

  頓時,河水翻涌,一只只大魚被擊殺,尸體浮出了水面,鮮血染紅了河水。

  “死,死!”

  影狼閣殺手像瘋了一樣,對著河水,不斷的斬出一道道劍氣。

  轟!轟!…

  劍氣不斷激射,遍布一整段河面。

  河底,陸鳴像魚一般游動著,躲避著一道道劍氣。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

這是華麗的分割線  噗呲!

  可是,劍氣太密集了,依然有一道劍氣穿透了陸鳴的肩膀,差點把一條手臂都砍下來,鮮血直流。

  陸鳴悶哼一聲,繼續前行。

  前面,出現了五條岔道,陸鳴隨意選了一條,迅速的游了下去。

  上方,影狼閣殺手發瘋一般將這段河流肆虐了個遍,可依然沒有看到陸鳴的身影。

  隨即他一頭沖進河流,尋找起來。

  找了遍,都沒有找到陸鳴,到了岔道口時,他一張臉完全扭曲起來。

  他不知道陸鳴往哪條岔道去了。

  而且在河水里,想要根據氣息追敵都不可能,河水會把氣息沖散。

  他沖上了高空,舉目四顧,發出憤怒的咆哮:“該死,該死!”

  陸鳴順著河流,一直往下,不知道漂流了多少的距離。

  陸鳴感覺渾身越來越沒有力氣,眼前一陣陣發黑,渾身傳來陣陣劇痛。

  他知道是他之前受傷太重,此時完全發作了。

  “不行,一定要找一個地方療傷,不然的話,就危險了。”

  隨即,陸鳴在臉上一抹,摘下了易\/容\/面具,露出了真容。

  而他體型,早就因為受傷,恢復到原來的樣子了。

  接著換了一套衣服,陸鳴繼續順著河流漂流了一段,以防被影狼閣殺手追到。

  傍晚,一隊人馬沿著蘇河邊的大道急行。

  有十幾人,大部分是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漢,身上散發出厚重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是武道高手。

  騎在最前面的,是兩個年輕人,一男一女。

  男的英俊,只是那一雙狹長的雙眼,給人的感覺有些陰沉。

  女人一席綠色長裙,身姿婀娜,曲線起伏,極為美艷動人。

  不過女子顯得有些心事重重,眉頭緊皺。

  “停!”

  突然,女子一聲輕喝,一拉胯下的駿馬,讓其停下。

  其他人也紛紛跟著停下。

  “墨瑩,你干什么突然停下。”

  那個年輕男子眉頭一皺,問道。

  “前面有人!”

  墨瑩道。

  眾人向前看去,果然看到蘇河河邊,爬出一個人影。

  這個人影爬上岸邊后,身體踉踉蹌蹌,好像隨時會倒下去一般。

  “氣分陰陽!”

  這個人影看了眾人一眼,忽然大叫一聲,隨后,就這么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不過是一個將死之人,管他那么多干嘛,我們趕緊回天蘇城吧,小王爺特地來看你,可不要讓小王爺一直等著。”

  年輕男子隨意瞄了一眼那個人影,淡淡的道。

  “我要救他。”

  墨瑩言罷,跳下馬,向著那個身影走去。

  “什么?你要救他?你要救這樣一個廢物垃圾?”

  年輕男子叫道。

  但他卻沒看到,墨瑩眼中的震驚。

  “他怎么知道的?難道他能治好我?這件事只有我知道,此人卻能一眼就看出來,我一定要救好他!”

  墨瑩一邊想一邊扶起那個人影,一看之下,微微一驚:“好年輕!”

  這個從河里爬上來的人影,自然就是陸鳴了。

  他沿著河流漂流了一段,不料他的傷勢,比他想象中的還要嚴重。

  傷勢發作,渾身一點力氣也沒有,更可怕的是,他體內的真氣消失了一干二凈,就連進入至尊神殿都辦不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