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19章 刺殺,空前危機

  這個身影,自然是金眼血僵。

  只是和之前有了一些變化,金色的瞳孔,變的更加金燦燦,如兩顆黃金鑲嵌在里面。

  皮膚上的綠毛褪去了很多,讓皮膚顯的血紅晶瑩,看起來,像是一種火紅色的鋼鐵鑄就,充滿了力感。

  特別是金眼血僵身上的氣息,比之前強了五六倍都不止。

  “怎么會強那么多?這個氣息,絕不僅僅是武宗八重的氣息了,難道金眼血僵已經跨入武宗九重?”

  陸鳴心念急轉,眼中露出驚喜之色。

  金眼血僵低吼一聲,來到陸鳴身邊。

  “走,回望月城!”

  陸鳴道。

  隨即,與金眼血僵一起,沖天而起,向著望月城飛去。

  但,還沒有飛出十里,陸鳴突然感覺一陣毛骨悚然。

  而這時,金眼血僵爆發出一聲驚天怒吼,猛然向著陸鳴頭頂沖去。

  嗤嗤!

  陸鳴頭頂,一朵烏云突然裂開,兩道慘白色的刀芒,比閃電還快,向著陸鳴頭頂斬下。

  轟!轟!

  金眼血僵與這兩道刀光轟在了一起,隨即,金眼血僵的身體如炮彈一般向地下落去。

  就在兩道刀芒斬出的同時,陸鳴后方,一道烏黑色的劍光刺破虛空,向陸鳴刺去。

  這一劍,快、準、狠,威力強的恐怖。

  “武宗九重,三個武宗九重的殺手,給我擋住!”

  陸鳴怒吼一聲,后方六塊古老盾牌凝聚而出,疊加在一起。

  但——

  嗤嗤…

  六塊古老盾牌,幾乎在瞬息間就被洞穿了。

  但這也為陸鳴贏得了時間,第二血脈瞬間爆發,左手一掌揮出,一只巨大獸爪浩浩蕩蕩拍出。

  同時,右手持鎮妖槍,一槍刺出,槍上,是濃郁的風火之勢。

  首當其沖,是巨大獸爪,被劍光擊潰,接著,鎮妖槍槍尖與劍劍刺在一起。

  一道恐怖的波動散發而出,陸鳴悶哼一聲,身體急速向后飛去,一直飛出了幾千米,才停在空中,口中一口鮮血噴出。

  唰!唰!唰!

  此時,三道身影一閃,出現在空中。

  其中兩人中年男子,穿著血紅色的長袍,長袍上,一個繡著一輪完整的圓月,一個繡著一輪有缺口的月亮。

  兩人手中,分別握著一把彎刀。

  這兩人的身形在陸鳴的后方,擋住了他的退路。

  第三人,則裹在黑袍里面,看不出樣貌,手握一把又細又黑的長劍。

  他在陸鳴的前方,三人隱隱把陸鳴的退路都封死了。

  “這個天云,果然難纏,這樣都沒殺死他。”

  繡有無缺圓月的中年男子開口道,聲音冰冷沙啞,異常難聽。

  “那一頭是金眼血僵,好厲害的金眼血僵,似乎已經達到武宗九重前期,不弱與你我三人。”

  繡有缺口月亮的中年男子道。

  金眼血僵一聲怒吼,從地下沖出,擋在陸鳴身前。

  在金眼血僵的雙爪上,有兩條深深的傷口,是剛才被刀芒斬出來的。

  陸鳴擦掉口角的鮮血,目光落在前面那人的細黑長劍上,眸光一閃,道:“你是影狼閣的人吧?”

  對方的那種長劍,他見過不止一次了。

  “嘿嘿,反正今天你必死,告訴你也無妨,你猜的不錯,我正是影狼閣的第一殺手,能讓我出馬,是你的榮幸。”

  黑袍人冷笑道。

  “影狼閣居然與陰月帝國合作,看來十方劍派要下一盤大棋啊。”

  陸鳴目光一動道。

  “嘿嘿,你知道的倒不少。”

  影狼閣殺手冷笑一聲。

  “沖!”

  突然,陸鳴輕喝一聲,突然向左側沖去。

  開玩笑,對方三個武宗九重前期的殺手,實在太強了,根本不是他所能對抗的,留下,只有死。

  只有沖出去,才有一線生機。

  “想走?怎么可能?死吧!”

  三個殺手紛紛大吼,發出絕殺。

  兩道刀光,一道劍光,洞穿虛空,向陸鳴斬殺而來。

  快,太快了,瞬息就到了陸鳴身后。

  武宗九重的殺手,出手必殺,實在太強了。

  金眼血僵嘶吼,悍不畏死的沖了上去。

  但它畢竟只有一人,根本不敵,再次被兩道刀光斬飛。

  如果不是它身體堅如鋼鐵,早已經被劈為幾片了。

  另一邊,陸鳴又竭盡全力,與影狼閣殺手對了一招。

  這一次,陸鳴被轟飛的更遠,大口咳血,他一條手臂上布滿了劍痕,渾身感覺差點要裂開一般。

  這一招,他受傷更重。

  “殺!”

  影狼閣殺手冷喝,殺機迸發,繼續向陸鳴殺去。

  金眼血僵又從地下沖去。

  “這頭畜牲交給我二人,你負責殺天云。”

  圓缺雙殺冷喝,向金眼血僵殺去。

  “放心,天云必死!”

  影狼閣殺手聲音無比冰冷,劍光更加鋒利了,劃破天空,天空中頓時出現了一道數里長的劍痕,仿佛要將天空斬破。

  “九龍踏天!”

  此時,陸鳴爆發全力,真氣奔騰,仰天長嘯,猛然一步踏出。

  一股奇妙的波動從陸鳴身上散發而出,接著,一道恐怖無比的力量從陸鳴腳下爆發而出。

  龍吟之聲陡然響起,宛如一條無上真龍在虛空踏步,碾壓一切。

  經過這一個月的苦修,九龍踏天步第一步,終于完全修煉成功。

  這一步,與影狼閣殺手的劍光轟在一起。

  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陸鳴的身體又遠遠的飛了出去。

  但是影狼閣殺手也被這一擊轟的身形一滯,停了下來。

  “怎么可能?”

  影狼閣殺手發出歇斯底里大吼,簡直難以置信。

  他看的很清楚,天云只是武宗三重巔峰而已,而他是武宗九重前期。

  相差了差不多六個級別。

  可以說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這么大的差距,能擋他兩劍不死,已經是天大的奇跡了。

  可現在,居然還擋住了他的攻擊,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影狼閣殺手活了那么歲數,都沒有聽說過這樣的事情。

  他的自信心受到嚴重的打擊。

  “死!死!死!”

  影狼閣殺手狂嘯,瘋狂的向著陸鳴殺去。

  陸鳴的天賦,讓他感到恐懼。

  “九龍踏天!”

  陸鳴大吼,這一次,沒有向影狼閣殺手踏去,而是向后方的虛空踏去。

  九龍踏天步作為神級武技,可不僅僅只是用來攻擊的。

  它也是一種身法,原理相通,只要運轉方式稍微改變,它就是一種無上的身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