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00章 殺手

  很快,過去了二十五天。

  這二十五天,風平浪靜,他們一路來到寒山前。

  前方,是千里寒山,只要跨過這千里寒山,就到望月城了,還有四五天的路程。

  “我們進山,然后安營扎寨!”

  陸鳴下達命令。

  兩萬大軍向寒山而進。

  數十里之后,找了一個平坦的地方安營扎寨,然后吃晚飯。

  夜幕降臨,千里寒山,不斷有獸吼傳出。

  陸鳴讓一部分人巡邏,一部分人休息。

  深夜,千里寒山之間,有二十多道身影在急速縱躍。

  二十多人,都穿著黑袍,身法快的恐怖,在深夜的山林間,如鬼魅一般。

  不久,二十多道身影就出現在陸鳴大軍的不遠處,向軍營眺望。

  “根據消息,這一次烈日皇室派出的都是青年強者,統兵大將也是一個青年,乃是絕世天才,名叫天云,只要殺了天云和其他一些青年天才,這支軍隊,就算是廢了。”

  幾個黑袍人在一起商議。

  “據說那天云乃是和烈日六杰一個級別的天才,他就交給我吧!”

  一個黑袍上,繡有一輪金色月亮的黑袍人道。

  其他人點頭,這個金月黑袍人,可是他們里面最強者。

  “走,我們靠近一些!”

  金月黑袍人一揮手,二十多人和他一起,如鬼魅一般,向著軍營而去。

  他們身上,沒有發出任何氣息,行走之間,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無聲無息!

  在距離軍營千米之外,停了下來。

  “其中一個帳篷中,散發出武宗三重的氣息,那人應該就是天云,我去殺他,你們去刺殺其他人!”

  金月黑袍人吩咐道。

  其他人點頭,在月光下,他們的身形居然朦朧起來,無聲無息間居然消失在原地。

  金月黑袍人身形最快,輕而易舉的通過層層關卡,來到一座帳篷前。

  這座帳篷中,一個青年盤膝而坐,這個青年,不是別人,正是華英。

  諸多青年強者當中,他的修為最高,達到武宗三重后期,金月黑袍人自然把他當成陸鳴了。

  “天才?死吧!”

  金月黑袍人眼中的殺機一閃而過,手中出現一柄細長的黑劍,人與劍化為一道黑色的閃電,向著華英刺去。

  正在盤膝修煉的華英,忽然感覺一股恐怖的死亡氣息籠罩住他,渾身汗毛紛紛炸立。

  “不好!”

  華英的靈覺無比靈敏,他曾多次靠此避過殺機,此時想也不想,身形沖天而起。

  即便如此,他還是晚了一步。

  噗呲!

  長劍刺穿了他的肩膀,鮮血飄散間,華英大吼一聲,頭頂出現一只蒼鷹,這是他的血脈,蒼鷹的翅膀急速揮舞,他的身形向后暴退。

  “有點本事,居然能避過我必殺一劍,但依然要死!”

  金月黑袍人冷笑,身形如鬼魅一般向華英殺去。

  與此同時,在另外一座帳篷中,陸鳴猛然張開了雙眼。

  在他前面,帳篷突然裂開,一道黝黑的劍光,向著他的眉心刺來,速度快速絕倫。

  “武宗二重的殺手!”

  陸鳴眸光一閃,身形不動,右手猛然揮出,一桿長槍瞬間凝聚而出,向前刺去。

  速度比殺手還要快一大截。

  “怎么會?“

  那個殺手驚駭欲絕,想要躲避已經晚了。

  陸鳴的長槍直接從他的心臟洞穿,殺手整個人被轟飛了出去。

  陸鳴沖破帳篷,出現在高空。

  軍營之中,響起了數道慘叫聲,有青年高手被刺殺了。

  也有青年強者與殺手大戰在一起的。

  陸鳴目光一掃,看到謝念卿身形在天空一閃而過,而她身后,留下了一具尸體。

  目光再一掃,便看到華英被金月黑派人追殺,陷入險境,隨時可能被擊殺。

  “金眼,殺!”

  陸鳴向金眼血僵下達命令,金眼血僵怒吼一聲,向著那些殺手撲擊而去。

  而陸鳴手一揮,一桿長槍出現,接著一甩而出,長槍化為一道閃電,向著金月黑袍人電射而去。

  此時,金月黑派人已經逼近華英,冰冷的殺機,籠罩向華英。

  華英渾身冰冷,他有種感覺,感覺下一刻,就要死在金月黑袍人劍下。

  這種感覺,差點讓他窒息,他心里大吼:“不,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還要振興華家!”

  但他剛才被刺中一劍,恐怖的劍氣向著他全身不斷滲透,他感覺一陣陣虛弱感傳來。

  而金月黑袍人瞬間逼近。

  “死吧!”

  金月黑袍人冷笑,一劍向著華英刺去。

  這一劍,比之前那劍更快,無比犀利,銳不可擋。

  華英根本擋不住。

  “不!”

  華英大吼,心里滿是絕望。

就在這時  一道電光破空而來,快到了極致。

  這是一桿長槍,真氣凝聚而成的長槍。

  長槍刺在金月黑袍人的長劍上,發出一聲劇烈的震動。

  金月黑袍人身形一顫,身體不由的向一側飄飛。

  陸鳴身形一動,下一刻便掠過華英,向著金月黑袍人而去。

  華英無比復雜的看了陸鳴一眼,剛才,居然是陸鳴救了他。

  “你是誰?”

  金月黑袍人發出低沉的吼聲,陸鳴剛才那一招的力量,超出他的意料,以他武宗六重的修為,居然被震退,讓他心中震驚不已。

  “天云!”

  陸鳴淡淡的回道。

  金月黑袍人瞳孔陡然一陣收縮,沉聲道:“原來你才是天云?”

  “你知道我?你們是陰月帝國的派來的吧?”

  陸鳴眸光一動,問道。

  “知道你又怎么樣?我今天就是專門來送你歸西的。”

  金月黑袍人冷笑,劍鳴聲響起,他人劍合一,化為一道劍光,向著陸鳴殺去。

  陸鳴長槍一抖,一槍向前刺出。

  槍身上,裹著風火之勢,風火之勢完全融合。

  長槍與劍光相撞在一起。

  一股股強烈沖擊波散發而出,接著,金月黑袍人悶哼一聲,身體如一顆炮彈一樣向后狂飛。

  “怎么會這么強?”

  向后狂飛的同時,金月黑袍人心里大吼。

  他看的出來,陸鳴只是武宗二重的修為,而他,可是武宗六重的修為。

  但結果是武宗二重一招轟飛他,這怎么可能?天下間居然有這種事?

  金月黑袍人驚駭欲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