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94章 強勢擊殺

  “怎么會這樣?”

  秋長烈立于數千米之外的高空,大口吐血,發出不可思議的大吼。

  四周,無數觀戰的人也都是不可思議。

  這是怎么回事?

  剛才明明秋長烈已經占據上風了,勝利是遲早的事,怎么天云突然爆發,一招將秋長烈擊飛,使其重傷。

  難道剛才天云一直在隱藏實力?

  “哈哈,秋長烈,多謝了,多謝你剛才的陪練,讓我修煉成一種武技。”

  陸鳴大笑。

  “什么?”

  無數觀戰的面面相覷,隨后恍然。

  陸鳴剛才居然是借助秋長烈在修煉一種絕招。

  眾人真是無語,面對秋長烈這樣的天才,陸鳴居然在借助對方修煉,實在太瘋狂了,最瘋狂的是,他居然還修煉成功了。

  “啊啊,天云...”

  秋長烈仰天嘶吼,隨后又是幾口鮮血噴出。

  這幾口鮮血,完全是氣出來的。

  侮辱,這是赤果果的侮辱。

  秋長烈感覺自己的怒火差點就要沖破胸膛。

  “鬼叫什么?能讓我借助你修煉,這是你的榮幸。”

  陸鳴凌空踏步,淡淡的呵斥。

  秋長烈不是狂嗎?我比你更狂。

  接著,陸鳴一槍抽下。

  風火之勢自然融合,爆發出恐怖的威力。

  秋長烈斬出的劍氣,瞬間被擊潰,槍勢不停,轟在秋長烈的身上。

  秋長烈就像是一個皮球一樣,被擊飛了出去,身體差點炸裂開來,大口大口的吐血,渾身都是鮮血。

  碾壓,完全的碾壓。

  “風火之勢完全融合,威力居然這么強?”

  陸鳴心里也暗暗感嘆。

  風火之勢融合的威力,大大超出了陸鳴自己的預期。

  陸鳴估計,風火之勢融合的威力,應該相當于地級下品武技的第六個層次。

  “勢圓滿之后,就是領悟意,天地自然之勢,天地自然之意,蘊含太多了奧妙了,我現在還只是觸摸到一絲皮毛,以后,一定要在勢這方面多多下工夫。”

  陸鳴心里思忖。

  “風火之勢融合這一招,就叫做風火殺吧,算是我自己獨自領悟的一招殺招,以后隨著風火之勢領悟的加深,我或許能創造出一套屬于我自己的武技。”

  陸鳴眼中露出無比期待之色。

  “啊!”

  秋長烈嘶吼,轉身就要跑。

  但陸鳴幾步跨出,就追上了他。

  咻!咻!

  幾槍掃出,抽在秋長烈身上,秋長烈慘叫,渾身骨骼不知道斷了多少根,差點不能御空,勉強懸浮在空中。

  全場一片寂靜,秋長烈完全不是天云的對手,這是一面倒的戰斗。

  “天云,住手,此戰到此為止,我承認你的實力,的確比我稍強一籌。”

  秋長烈大叫起來。

  “住手?你難道忘了,我們定下的,可是生死一戰,不死不休!”

  陸鳴冷笑,一步一步向著秋長烈而去。

  秋長烈使出最后一份力氣,拼命的往后退,大叫道:“不,你不能殺我,天云,我警告你,我是十方劍派的絕世天才,將來注定要成為巔峰強者的人物,你要是殺了我,十方劍派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可笑,你我生死一戰,生死無論,雙方不予追究,這是武道規矩,如果十方劍派劍派因為此事而追究,那就是壞了武道規矩,與全天下的武道修者為敵,我倒要看看,你十方劍派有沒有這個能耐?”

  陸鳴冷笑的回應,同時,飛快的臨近秋長烈,身上,迸發出刺骨的殺機。

  “不,天云,你不能這樣,我告訴你,你如果真的殺了我,誰也保不了你,別以為皇室能保你,我告訴你,皇室遲早要被滅,我十方劍派遲早要統一烈日帝國,到時,烈日帝國,將沒有你的容身之地。”

  秋長烈大吼,還妄圖威脅陸鳴。

  “是嗎?那是以后的事情,先殺你再說。”

  陸鳴冷笑,已經臨近秋長烈,伸出手掌,向著秋長烈抓去。

  秋長烈已經重傷垂死,毫無反抗之力,被陸鳴扣住了咽喉。

  他身體劇烈的掙扎起來,眼中露出驚恐以及絕望之色。

  “剛才,你不是說要讓我明白什么是絕望嗎?現在,你應該明白了吧?”

  陸鳴冷冷的看著秋長烈,略帶嘲諷的道。

  剛才,秋長烈扯高氣揚的對陸鳴說,要讓他明白什么是絕望,現在,他自己明白了。

  “不...不要殺我,我求求你,求求你。”

  秋長烈拼命的叫出一句話。

  他真的無比的驚恐與絕望。

  十方劍派的高手,全部趕回十方劍派商議一件大事去了,留在皇都的,就屬他最強了,所以根本不會有人來救他。

  來了,也沒用。

  但他不想死,他是絕世天才,他有著遠大的前程,他真的不想死。

  此刻,他無比后悔,為什么要來惹陸鳴。

  現在,他明白了一個道理,有些人,是萬萬惹不起的。

  但現在明白,已經晚了。

  “現在求我,已經晚了。”

  陸鳴眼中,露出一絲冷漠的光芒,隨后真氣爆發。

  秋長烈整個人在空中炸裂開來。

  陸鳴暗暗操控血脈,將秋長烈的精血吞噬,當然,他的儲物戒指,陸鳴也不會放過。

  這一刻,好像整個皇都都靜了下來。

  秋長烈居然被殺了,被天云所殺。

  這個剛剛崛起,馬上就要位列烈日七杰的天才,就這么被殺了。

  “太...強勢了,這個天云,太強勢了。”

  “真是一個狠人了,秋長烈被殺,恐怕十方劍派的高層要發狂了。”

  “發狂又怎么樣?天云與秋長烈乃是按照武道規矩,生死一戰,十方劍派敢插手?”

  “就算不明著插手,那也可以來暗的啊。”

  “那倒也是!”

  皇都中,無數人在激動的議論著。

  當然,也有人感嘆,武道之路,就是如此殘酷,任你再天才,也可能會死在更強的天才手中。

  一個天才的隕落,代表著另外一個天才的崛起。

  從此以后,烈日帝國最頂尖的天才,將會多出一人。

  那就是,天云!

  “真的擊殺了秋長烈?”

  華池邊上,幾個皇室長老依然有些難以置信。

  “這就是他的風格!”

  華池苦笑。

  陸鳴身形一動,出現在華池邊上,道:“走吧,去將星殿。”

  被十方劍派幾人耽誤了這么長的時間,陸鳴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見到陸云天了。

  華池點點頭,當下,陸鳴,謝念卿,還有金眼血僵跟著華池,一起往將星殿而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