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66章 父子終相見

  謝念卿緊隨其后,數里之地,對于兩人來說,轉眼就到。

  在距離戰場千米之外,兩人隱伏在一堆亂石之中,遠遠的觀望。

  陸鳴一眼就看到了那個頭發亂糟糟的身影。

  “爹!”

  陸鳴心里狂震。

  雖然已經八年多沒見了,雖然陸云天頭發胡子亂糟糟的,穿著破破爛爛,但陸鳴依然一眼就認了出來。

  這個人就是他的父親,陸云天。

  “該死的十方劍派,居然把我爹折磨成這樣。”

  陸鳴眼中露出凌冽的殺機。

  “該怎么救我爹呢?”

  隨后,陸鳴思索起來。

  十方劍派與陰月帝國,兩方加起來足足有十幾個武宗境強者,甚至里面有兩個武宗四重的強者,在激烈的大戰。

  這么多強者里面,想要救走陸云天,簡直是不可能。

  根本不可能靠近,一旦靠近,就會被發現。

  而且就算能靠近又怎么樣,根本無法悄無聲息的帶走陸云天,一旦被發現,就要面對兩方人馬的追殺,面對這么強大的力量,只有死有一條。

  “怎么辦?”

  陸鳴焦急的想著。

  八年多了,終于找到了他父親,現在就在前方不遠處,卻不能相救。

  這一刻,陸鳴無比痛恨自己,痛恨自己實力太弱。

  “我能救你父親。”

  忽然,身邊謝念卿低聲道。

  “什么?你能救我父親?真的?”

  陸鳴心里一震,問道。

  “當然是真的,你愛信不信,不信算了。”

  謝念卿白了他一眼。

  “沒,我信,我信,要是你真能救我父親,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陸鳴誠懇的道。

  “哼,你別多想,我救你父親,是為了避免你一時沖動,沖了出去,死在這里,那我怎么實現我的諾言,把你踩在腳下?”

  謝念卿冷哼道。

  陸鳴苦笑的摸了摸鼻子,道:“你想怎么救我父親?你也看出來了,一旦他們發現我父親被救走了,肯定會停下對戰,全力追殺我們。”

  “我會一種秘法,名為天魔幻影之術,可凝聚出一尊與你父親一模一樣的幻影,留在那里,我就可偷梁換柱,把你父親救走。”

  謝念卿解釋道。

  “還有這等玄妙的秘法!”

  陸鳴驚嘆。

  “雕蟲小技而已,是你孤陋寡聞。”

  謝念卿鄙視的看了陸鳴一眼,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得意之色。

  “在這里等我!”

  陸鳴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謝念卿的身影就像是一只幽靈一樣,向著前方飄去。

  她的身上,彌漫出一層黑霧,在這夜色之中,根本分辨不出來。

  很快,謝念卿就臨近陸云天了,這一刻,陸鳴的心跳加速,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最終,謝念卿悄無聲息的出現在陸云天身后,一層黑霧,向著陸云天彌漫而去。

  黑霧一動,陸云天的身影消失的無影無蹤,但下一刻,陸云天又重新出現在那個位置。

  只是誰也沒有發現,那后來出現的陸云天,眼神有些呆滯。

  謝念卿彌漫著黑霧,極速向著陸鳴這邊飄來,七八個呼吸,就到了陸鳴身旁。

  “快走,我的天魔幻影,只能堅持一刻,一刻之后,就會消失,對方就會發覺。”

  謝念卿的聲音響起。

  黑霧消散,露出謝念卿的身影,另外還有一道身影,不是陸云天,又能是誰?

  “走!”

  陸鳴按捺出心中的激動,一拉陸云天,施展凌空步,與謝念卿極速的向著荒林之外趕去。

  現在,不是敘舊的地方,現在首先要遠離這里。

  同時,陸鳴以萬里傳音符,向皇室的高手傳了一條信息。

  兩人身法極快,在黑夜之中,幾乎肉眼看不到兩人的身形。

  半個小時后,兩人已經到了兩百里之外,在一條隱秘的山澗中停了下來。

  這條山澗,是陸鳴來時無意中發現的,極為隱秘。

  他給皇室的高手傳達的信息,就是約在這里碰面。

  陸鳴與謝念卿畢竟不是武宗,不能御空飛行,如果帶著陸云天一直趕路,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十方劍派的武宗追上。

  只有借助皇室的力量,才能救陸云天出去。

  “兩位年紀輕輕,難道也是為了武皇密鑰?我勸兩位還是死了這條心吧,秋長空用盡手段,都沒有得逞,你們也是一樣。”

  此時,陸云天掃了陸鳴與謝念卿一眼,淡淡的道。

  但謝念卿沒有說話,陸鳴也沒有說話,只是愣愣的看著陸云天。

  慢慢的,陸鳴眼角泛起了淚光,輕呼到:“爹!”

  陸云天身體猛然一顫,本來無神的雙眼頓時冒出明亮的光芒,死死的盯著陸鳴,道:“你...你叫我什么?”

  “爹,我是鳴兒啊,爹!”

  陸鳴伸手往臉上一抹,露出了清秀臉龐的,恢復了原來的模樣。

  看著陸鳴的臉龐,陸云天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起來。

  八年多前,陸鳴十歲不到,加上體弱多病,樣貌神態與現在相差很大,但,那種輪廓是不會變的,還有,父子之間的那種感覺,也不會消失。

  陸云天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陸鳴。

  “鳴兒,鳴兒,真的是你,真的是你,我沒有做夢吧!”

  陸云天盯著陸鳴,聲音顫抖,不斷低語,眼中露出驚喜至極,以及難以置信之色。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在這里碰到陸鳴。

  “爹,是我啊,鳴兒來救你了。”

  陸鳴直覺鼻尖發酸,虎目含淚。

  “哈哈,鳴兒,鳴兒,蒼天有眼啊,想不到我有生之年,還能遇見鳴兒,死而無憾啊。”

  陸云天長嘆,眼淚不斷的流出。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時。

  “鳴兒,轉眼你就長這么大了,讓我好好看看。”

  陸云天雙手扶著陸鳴的肩膀,細細打量起來。

  “鳴兒,你終于能修煉了,而且還成為了一個了不得的高手。”

  陸云天臉上滿是笑容,道。

  “爹,你...你的修為?”

  此時,陸鳴才發現,陸云天身上,居然一點真氣波動都沒有,且身體虛弱,血氣匱乏,連一個普通人都不如。

  “我的修為,早就廢掉了。”

  陸云天一笑道。

  “廢掉了,是誰?爹,是不是十方劍派的人做的,該死,該死!”

  陸鳴雙眼通紅,身上散發出凌冽的殺機。

  “鳴兒,不要沖動,我們父子能見面,已經是萬幸,十方劍派太強了,此事就這么算了。”

  陸云天道。

  但陸鳴心里卻是在抽搐,他知道,陸云天是擔心他的安危,害怕他一沖動,和十方劍派對上。

  “爹,到底是誰?是整個十方劍派,還是另有他人,主謀是誰?”

  陸鳴問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