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64章 擊殺武宗一重

  “區區大武師,也敢與我廝殺,死吧!”

  中年武宗露出冷笑。

  在他看來,陸鳴純粹是不自量力,找死的行為。

  中年武宗的戰劍向著陸鳴的腦袋砍去,他要一劍砍下陸鳴的頭顱。

  嗡!咻!

  陸鳴長槍一抖,再一刺,一道璀璨的槍芒向著前面洞穿而去。

  槍芒與中年武宗的戰劍相交,中年武宗的臉色剎那間大變。

  一股股尖銳無比、龐博無比的力量向著中年武宗轟去,中年武宗身體大震,向后狂退,在山林間向后滑行出數十米,地面被拖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大武師,怎么會有這么強的力量?”

  中年武宗心里狂吼。

  “這就是你的實力,也不咋地嘛,殺!”

  陸鳴提槍,接著向對方殺去。

  長槍刺出,一道道璀璨的槍芒爆射而出。

  中年武宗竭盡全力,但依然不敵。

  六招之后,被陸鳴一槍掃中,慘叫的飛了出去。

  陸鳴追了上去,長槍自上而下的砸下。

  中年武宗再度慘叫一聲,身體被砸進地面中,將地面砸出一個大坑,他躺在大坑中,口中不斷噴出鮮血,難以動彈。

  身影閃爍,謝念卿出現在旁邊,顯然,那五個大武師九重的武者,已經被她解決。

  中年武宗躺在大坑中,看著兩個年輕人,眼中露出無比的驚駭。

  這是哪里冒出的年輕人啊,太過恐怖了,戰力之強,簡直是駭人聽聞。

  “難道是血趙帝國的天才?”

  中年武宗這樣想。

  在烈日帝國,他還沒聽說有這么厲害的大武師,除非是血趙帝國這樣的中等帝國,誕生這樣的天才才是正常的。

  “說,你們追捕的人,現在的情況怎么樣了?在哪個位置?”

  陸鳴冰冷的盯著中年武宗,冷聲問道。

  “難道你也是沖著武皇寶藏的密鑰去的?你休想得到,我告訴你,我十方劍派的秋長空正在前方,你區區大武師也想插手,真是找死!”

  中年武宗怒喝。

  “武皇寶藏密鑰?還有秋長空也在前面?”

  陸鳴神情一動,有些凝重,有些疑惑。

  六杰之首秋長空,居然在追捕他的父親。

  還有武皇寶藏密鑰?難道還有武皇有關?

  想到這里,陸鳴心里震動不已。

  武宗上去,乃是武王,號稱王者,強大無比。

  龐大的烈日帝國,如今有沒有武王,都是一個疑問。

  如林雪意等這樣的一方霸主,都沒有達到武王之境。

  但武王和武皇一比,那就相差了十萬八千里,不,甚至更遠,根本沒法相比。

  武王上去,還有靈神三境這三個大境界。

  靈神三境上去,那才是武皇。

  武皇,彈指間天崩地裂,日月無光,乃是神荒大陸的最強者,巔峰無敵。

  至于武皇上去,還有沒有更高的境界,傳說是有的,但一直是傳說而已。

  武皇寶藏密鑰,難道和武皇有關?

  不得不讓陸鳴震驚。

  陸鳴沒有注意到,當謝念卿聽到武皇寶藏密鑰后,眼中精光連閃,滿是詫異之色。

  “所以我勸你,趕緊放了我,我可以隱瞞今日發生的事,不然,你們的下場將很凄慘。”

  中年武宗威脅道。

  但他話音落下,馬上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因為陸鳴一槍刺穿了他的大腿。

  “廢話真多,說,你們追到哪里了,你們有沒有追到你們追捕的人?”

  陸鳴冷聲問道。

  中年武宗冷汗直冒,慘叫連連:“我說,我說,求求你不要殺我啊!”

  他知道今日遇到狠角色了,只能服軟求饒。

  “說!”陸鳴冷喝。

  “從這里一直往前,是陰月帝國的高手劫走了我們追捕的人,我們的人就快追上他們了。”

  中年武宗大叫道。

  “陰月帝國?”

  陸鳴眉頭緊皺,感覺情況越來越復雜了,接著問:“你們這次來了多少高手?”

  “除了秋長空,武宗境界的一共七人,現在除了我,還有六人,另外有一百多個大武師境界的武者。”

  中年武宗老老實實的回答。

  “我該說的,都說了,求求你們放過我吧,今日之事,我一定不會說出去的。”

  中年武宗哀求。

  只是他眼神深處閃過一道兇光,暗暗盤算,只要陸鳴放了他,他就通知秋長空,讓陸鳴兩人死無葬身之地。

  “放過你?”

  陸鳴嘴角露出一絲冷笑,殺機一閃,長槍暴刺而出。

  “不要…”

  中年武宗大叫,但下一刻,他的叫聲戛然而止,因為他的心臟已經被陸鳴刺的粉碎。

  “我可不會留下一絲的隱患!”

  陸鳴淡笑。

  “陸鳴,你的戰力不錯,我更期待把你踩在腳下了!”

  謝念卿仔細的打量陸鳴,眼中露出熾熱的光芒。

  陸鳴打了個寒顫,連忙叉開話題:“戰利品你不要,我要了。”

  言罷,陸鳴在十方劍派眾人的身體上摸索起來,同時操控噬靈血脈,暗暗將幾人的精血吞噬。

  這里可是有一個武宗一重武者的精血,陸鳴可不想錯過。

  經過剛才那一戰,陸鳴對自己的戰力多少有個了解。

  大約相當于武宗一重的頂峰,而那個中年大漢,只是武宗一重前期而已。

  所以大意之下,被陸鳴幾招擊敗。

  但這樣的戰力,是遠遠不夠的。

  秋長空乃是六杰之首,戰力絕對恐怖無比,更何況還有其他人武宗強者。

  想要救出他父親,很難。

  必須要不斷提升實力。

  很快,八個十方劍派的弟子精血全部被陸鳴吞噬。

  手中,也多出八個儲物戒指。

  “喂,儲物戒指你不能獨吞,我要那個武宗武者的儲物戒指。”

  謝念卿叫道。

  “憑什么?”

  陸鳴不給。

  “不行,我要定了。”

  謝念卿磨牙。

  “好吧,不過我要修煉一會,你幫我護法!”

  陸鳴道。

  “你…好吧!”

  謝念卿咬牙,最終答應。

  兩人離開了這里,在五十多里外的一條山谷中停下。

  陸鳴要煉化精血,沖擊大武師九重。

  謝念卿冷哼一聲,心不甘情不愿的在山谷口為陸鳴把風。

  陸鳴盤膝而坐,運轉戰龍真訣。

  轟隆隆!

  武宗一重武者的精血太濃郁了,不斷的轉化為渾厚的能量,被陸鳴煉化,轉化為真氣。

  陸鳴開始沖擊境界。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