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58章 腦袋被夾扁了

  “斬!”

  玄元劍派青年大喝,手中戰斧力斬而下。

  戰斧中,夾帶著可怕的勢。

  顯然,像這些站在大武師巔峰的天才,都是領悟了勢,而且火候還不弱。

  “雕蟲小技!”

  武奎冷笑,一拳轟出,一道可怕的拳勁,轟在戰斧上。

  一聲暴轟,戰斧青年身形微微一退。

  “可惡,給我爆!”

  戰斧青年怒吼,頭頂懸浮出一把古老的戰斧,戰斧上,有血紅的六道脈輪。

  這是他的特殊血脈。

  戰斧震動,與青年融合,令青年氣勢大盛。

  “裂天斬!”

  青年長嘯,一斧斬出。

  這一斧,能開山,能裂天,威力比剛才那一斧強了足足一倍。

  此時,武奎身上也血光一閃,接著,一座蒼茫大山出現在武奎頭頂。

  大山古老,如太古蠻荒的魔山。

  武奎的血脈,居然是一座大山,毫無疑問,這也是特殊血脈。

  “好奇妙,武奎的血脈居然是一座大山,之前都沒有看到他用過。”

  有人叫道。

  “鎮獄魔山!”

  武奎大吼,一拳轟出,恐怖的拳勁,化為一座蒼茫魔山,向著戰斧青年鎮壓而去。

  “給我劈開!”

  戰斧青年大喝,戰斧斬在大山之上。

  一聲劇烈的震動,大山沒有被劈開,反倒是戰斧青年渾身大震,身體被重重的大山鎮壓而下,砸在地上。

  一聲慘叫,血肉四濺,戰斧青年居然直接被大山壓成肉泥。

  一個特殊血脈天才就這么被擊殺了。

  “哼,特殊血脈,蘊含古老玄妙的秘密,只有從中領悟出玄妙的秘術神通,才能將特殊血脈的威力發揮到極致。”

  “一個只能只能運用特殊血脈去領悟勢,修煉武技的廢物,留在世上有什么用!”

  武奎嘲諷的聲音響起。

  玄元劍派剩下的幾個青年臉色難看無比。

  “現在,你們誰出場!”

  武奎看向剩下的幾人。

  大武師境界,血脈爆發的時間提升到驚人的十分鐘,已經可以支撐長時間戰斗了。

  玄元劍派剩下的幾人對視一眼,臉色凝重無比。

  一時間沒有人出場。

  “怎么?不敢出場啊,真是一群廢物,這就是你們玄元劍派的實力?真是讓人失望,我告訴你們,在十方劍派,比我強的,還有五人。”

  武奎冷笑道。

  “什么?還有五人?不可能!”

  有人大喝。

  武奎此言,全場皆驚。

  本來眾人以為,以武奎的實力,在十方劍派中,絕對是前幾名的實力,甚至有可能是十方劍派大武師境界的最強者。

  但現在武奎居然說,十方劍派比他強的,還有五人,這怎么可能?

  若為真,太過恐怖了吧?

  “呵呵,你們玄元劍派,連我這個排名第六的都打不過,依我看,干脆退出五大宗門得了。”

  武奎繼續嘲諷。

  “可惡,我來戰你!”

  玄元劍派剩下三人中,一個背負戰劍的青年走出。

  沒有什么可說的,大戰直接爆發了,可惜,武奎實在強大,這個背負戰劍的青年血脈是一把古老的戰劍,實力比之前戰斧青年還強一截,但依然不敵武奎。

  大戰三十多招,背負戰劍的青年被武奎以大山震的大口咳血,若非他實力強大,恐怕也要被鎮壓成肉泥。

  玄元劍派又敗了一人。

  “哈哈哈,還有誰?快點上來一戰!”

  武奎笑的無比囂張。

  而玄元劍派剩下的兩人,臉色無比難看。

  他們的實力,還比不上那個背負戰劍的青年,上去,不過是自取其辱而已,甚至可能丟掉性命。

  但,玄元劍派中大武師之境,他們已經是最強者了。

  “還有誰上來?難道連戰都不敢戰嗎?真是一群廢物。”

  武奎大笑。

  人群中,陸鳴冷眼看著,沒有一點出手的意思。

  玄元劍派敗,與他何干?他可沒有興趣出手。

  天空之上,云層之中,玄元劍派掌門林雪意與幾個金袍長老立于其中,陰沉著臉看著下方。

  “沒想到,十方劍派這些年,暗中培養了如此多的絕世天才,這個武奎,已經從他的血脈中,領悟到一點秘術了,一般的特殊血脈,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一個金袍長老感嘆。

  “可惜,端木麟突破武宗之境了,若他還在大武師之境,定能敗他。”

  另外一個金袍長老道。

  隨后,都沉默下來,如今,敗局已定,他們要思考的,就是如何盡量的降低影響力。

  “武奎師弟,看來他們已經不敢上了,唉,真是失望,本來今日來,還以為會有像樣的對手呢!”

  另外一個十方劍派的弟子一嘆道。

  “你們玄元劍派,最好趁早退出五大宗門的行列吧,免得丟人現眼,哈哈。”

  武奎大笑。

  人群中,陸鳴笑著搖了搖頭,就要向外走去。

  “天云,是你?給我站住!”

  這時,突然響起一聲大吼。

  陸鳴一愣,停下了腳步,轉身看了過去。

  一個十方劍派的弟子,一臉陰森,咬牙切齒的盯著陸鳴。

  很明顯,這個十方劍派的弟子之前見過他,此時認出了他。

  陸鳴邊上,其他人大駭,不由的向后退開,陸鳴周圍,頓時只剩下明城三兄妹。

  “他就是天云?”

  武奎的目光,向陸鳴看來。

  “是的,此人就是天云,屢屢和我十方劍派作對,簡直罪該萬死。”

  那個認出陸鳴的青年充滿殺機的道。

  “這段時間,有其他師兄去找他,但他都像縮頭烏龜一般躲起來,今天終于被我看見了。”

  那個青年補充道。

  “躲起來?”

  陸鳴有些無語,他只是閉關修煉而已,什么時候躲起來了。

  “也好,那就順手解決!”

  武奎冷酷一笑,向著陸鳴走來,冷眼看著陸鳴,道:“天云是吧?你應該知道,你所犯下的大罪,是罪無可恕的,這樣吧,給你一個機會,自裁吧,這樣我可以做主,給你留個全尸。”

  武奎背負著雙手,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

  陸鳴一臉懵比,這位老兄自我感覺也太良好了吧,開口就讓他自裁?

  “你他么腦袋壞掉了,還是你媽生你的人時候不小心把你腦袋夾扁了?”

  陸鳴盯著武奎,一字一句道。

  噗呲!

  此言一出,四周圍觀的人一下子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