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28章 嚇破膽

  此時,白赤和綠袍青年臉上掛著笑容。

  這段時間,他們聯手,暗暗獵殺血蟻,加上他們兩人原本是將星殿外殿十大高手,實力強勁,所以收獲很不錯,期間,甚至還碰到一個蟻窩,被他們清空。

  而且,他們只要一碰到十方劍派的弟子,不管強弱,都遠遠避開,所以沒有遇到什么危險。

  “哈哈,這次收獲的血蟻之卵,足夠換的不少的煉血丹了,將來肯定能覺醒強大的第二血脈,到時,將星殿就是我們兩人的天下了。”

  綠袍青年大笑。

  “不錯,那個天云,居然想殺我,可惜他太狂妄了,居然挑戰整個十方劍派的高手,我估計他早就被十方劍派的弟子圍殺而死了。”

  白赤眼中露出猙獰之色。

  “血蟻巢穴要到了,我們暗中觀察,等其他人出手,我們再伺機收取一些血蟻之卵,咦?前面有人。”

  綠袍青年正說著,忽然一愣,看向前方。

  “有人?”

  白赤也看了過去,一看之下,臉色狂變,差點嚇尿了。

  “天云,你怎么還沒死!”

  白赤發出一聲尖銳的大叫。

  “你都還沒死,我怎么可能會死?”

  陸鳴起身,冷冷的看向白赤。

  “走,快走!”

  白赤渾身都顫抖起來,低吼一聲,向后狂奔。

  而綠袍青年的反應甚至比白赤更快,早就轉身撒丫子狂奔了。

  “白赤,我說過,必殺你,你以為跑的掉?”

  陸鳴淡笑,踏步而出,如風一般向白赤追去。

  “啊!”

  白赤大叫,只覺腳肚子打抖,渾身發冷,使出吃奶的力氣向前狂奔。

  “你等等我啊!”

  白赤大叫,綠袍青年跑在他前面,速度比他更快。

  綠袍青年怎么會理他?在血蟻秘境之外,他也針對過陸鳴,此時他也怕的要死,怎么會停下?

  白赤只覺背后發料,頭皮發麻,感覺死神在向他靠近。

  “逃,我一定要逃出去,我不能死!”

  白赤大吼。

  但,陸鳴離他越來越近。

  這時,遠處突然有幾十道身影急速而來,都是十方劍派的弟子。

  白赤眼睛一亮,狂喜,速度一下子好像快了幾分,全力向十方劍派眾人奔去,口中大喊:“十方劍派的兄弟,天云在此,天云在此,他殺了你們十方劍派的弟子啊!”

  不管陸鳴有沒有殺,他都要說陸鳴殺了,只有這樣,他才能脫身。

  “天云?”

  前方有三十幾個十方劍派弟子,為首的就是那個高師兄。

  此時一愣,隨后露出森冷的殺機,吼道:“是天云,哈哈哈,終于被我碰到他了!”

  當即,快速向陸鳴沖去。

  “哈哈,高師兄運氣真好!”

  其他十方劍派弟子大笑,也跟著沖去。

  陸鳴看到十方劍派的弟子前來,不驚反喜,反而不急著追殺白赤了,慢慢向前踏步而去。

  唰!唰!…

  身形閃動,十方劍派的弟子將陸鳴團團圍住。

  白赤狂喜,長長呼出一口氣。

  “小子,你雖然是將星殿的人,但天云想殺你,我就要保你,給我好好站著!”

  高師兄掃了白赤一眼,淡淡的吩咐。

  “是,是!”

  白赤連連點頭,心里卻大笑:“天云,天不絕我,現在,死的是你。”

  高師兄不在看白赤,目光投向陸鳴,露出冰冷的殺機,道:“天云,被你躲了那么多天,終究還是要死在我的手上,記住我的名字,我叫高天闊。”

  “高天闊是吧?很好,現在,我宣布,打劫,把你們的儲物戒指都交出來。”

  陸鳴撇撇嘴道。

  “什么?你說什么?打劫?”

  高天闊大叫,簡直以為自己聽錯了。

  “廢話,交出儲物戒指,不然就永遠留下!”

  陸鳴冷聲道。

  “哈哈哈,天云,我看你是瘋了,現在,我就讓你清醒清醒。”

  高天闊大笑。

  接著,他一步踏出,大地轟鳴,一股強勢、厚重的氣息,從高天闊身上散發而出,如一座大山矗立在那里。

  勢,山之勢!

  “給我死!”

  高天闊手中出現一把巨劍,大步狂奔,向著陸鳴殺去,就好像一座大山撞向陸鳴。

  “天云死定了!”

  有十方劍派的弟子嗤笑。

  但下一刻,他們都愣住了。

  陸鳴身上,騰起一股炙熱、爆滅的氣息。

  炙熱的氣息滾滾而出,方圓百米之內,溫度急速上升。

  陸鳴一槍刺出,如一顆流星從天而降,轟在一座大山上。

  大山轟然而碎,高天闊慘叫一聲,身體像皮球一般飛了出去。

  全場一下子安靜下來,所有人都震驚的目瞪口呆。

  “高師兄,敗了?一招被擊敗?”

  “這…這…怎么可能?”

  十方劍派的弟子,愣愣的說道。

  不遠處,白赤的瞳孔急劇收縮,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心里大吼:“火之勢,不可能,絕不可能!”

  他難以接受。

  陸鳴踏出一步,身上的氣息,爆發而出,向著十方劍派的弟子壓去。

  “不好,一起出手!”

  十方劍派弟子大叫起來。

  “山崩!”

  陸鳴輕語,鎮妖槍發光,凝聚出一桿水缸粗細,長達百米的巨槍。

  巨槍壓下,恐怖的沖擊波向下轟出,四散爆開。

  慘叫聲、怒吼聲響起,十方劍派的弟子如一個個皮球,被擊飛了出去,倒在各地。

  只有兩個人還站在那里。

  白赤和綠袍青年。

  此時,白赤臉色慘白,身體哆嗦個不停,嘴唇不停的顫抖,眼神中盡是驚恐之色。

  “怎么會這么強?怎么會這么強?”

  他嘴里不停的嘀咕,簡直難以置信。

  本來,碰到十方劍派的弟子,他狂喜,以為他得救了,認為陸鳴死定了,根本殺不了他。

  但他做夢也沒想到,三十幾個十方劍派弟子,其中還有領悟勢的絕頂天才,居然被陸鳴以摧枯拉朽之勢,三下五除二,全部干翻。

  怎么會這樣?

  “現在,看誰還能救你?”

  陸鳴向白赤一步步走去,嘴角掛著戲謔的笑容。

  “不要,不要殺我!”

  白赤大叫,提不起一絲反抗的勇氣。

  “不要殺你?呵呵,你還真的是天真啊,你說說,你能說出一條我不殺你的理由,我就不殺你。”

  陸鳴冷笑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