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24章 爭奪

  附近,傳出一聲冷喝,幾個十方劍派的青年發現了他。

  聲音傳出,震動全場。

  五十幾個青年分分轉頭,看向陸鳴。

  “真的是天云,我們這么多人在此,他居然還敢出現?”

  “哈哈,他這是找死,我們聯手,將他擊殺!”

  十方劍派的弟子,一個個目光充滿殺機,看向陸鳴。

  陸鳴目光掃視,現場的情況了然于胸。

  此地,十方劍派的青年,有三十幾人。

  將星殿的青年,也有將近二十人,甚至還有三個外殿十大高手。

  “天云,他是我的。”

  一道陰森的聲音,從十方劍派中響起。

  一道身穿藍袍的青年,大步走出,冷笑的看著陸鳴。

  “水流痕師兄!”

  “難道水流痕師兄要親自出手了,天云死定了。”

  這個青年走出,十方劍派中傳出一片驚呼。

  陸鳴心中一動,他記得,這個青年,就是十方劍派中,六個領悟‘勢’的天才之一。

  “天云,你真是被貪心蒙蔽了雙眼,居然還敢出現在這里,真是自己找死,也罷,把你解決,也算完成了秋長老的一項任務。”

  水流痕看向陸鳴,淡淡的說道,言語中,充滿了自信,好像陸鳴已經是他嘴邊的肥肉。

  “之前,也有幾個十方劍派的弟子這樣跟我說,不過,現在他們已經上路了。”

  陸鳴淡漠一笑。

  “什么?天云,你居然又殺了我十方劍派的弟子,你大膽,你這是罪大惡極你知道嗎?”

  一個十方劍派的弟子大叫起來。

  “可笑!”

  陸鳴只是淡淡的說出兩個字。

  總有一些人自我感覺良好,好像只有他們能殺別人,別人反抗,那就是罪大惡極。

  對于這樣的人,陸鳴懶得廢話。

  “天云,不管怎么樣?你碰到了我,必死!”

  水流痕臉色更加的陰沉,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勢,水之勢!

  “廢話少說,我之前就說過,看誰殺誰?”

  陸鳴手中長槍一指,殺機迸發。

  就在此時,一股更加濃郁的香味傳出來。

  眾人心里一震。

  蛟靈果將要成熟了。

  “天云,暫且讓你多活一會,等我取了蛟靈果,再殺你!”

  水流痕冷聲道,眼光看向蛟靈果,散發出熾熱的光芒。

  只要獲得蛟靈果,他就能以蛟靈果一舉突破大武師七重之境。

  那時,在血蟻秘境中,他將無懼任何人,就算是楊再天,他都無懼,那時,他殺入血蟻巢穴中,能得到多少血蟻之卵?

  想到這里,他心里就一片火熱。

  在血蟻秘境中突破的大武師七重,血蟻秘境是不會排斥的。

  “將星殿的人,如果你們敢出手,我要你們一個也出不去。”

  水流痕冷冷的看向將星殿眾人。

  “哼,水流痕,血蟻秘境,可不是你家的,見者有份。”

  將星殿的一個青年道。

  他為將星殿外殿十大高手之一,只要他得到蛟靈果,就能突破到大武師七重,到時再也無懼十方劍派的人,所以,他非常強勢,不想退讓。

  “找死!等我得到蛟靈果,突破修為,一定要殺光這些將星殿的垃圾!”

  水流痕眼中閃爍著陰森的光芒。

  突然,蛟靈果中,好像發出一聲龍吟之聲。

  蛟靈果上,光華大盛,陣陣藥香,傳遍全場。

  幾個呼吸后,光華暗淡下去,藥香味也淡了下去,變得內斂起來。

  蛟靈果,成熟了。

  “蛟靈果是我的!”

  水流痕大吼一聲,身形一躍而出,如離弦之箭,快速的向著蛟靈果射去。

  唰!唰!...

  將星殿的人,還有十方劍派的其他人,也紛紛向著蛟靈果撲去。

  “給我滾開!”

  水流痕大吼,一拳轟出,湖面炸開,一道道水柱形成,向著將星殿的眾人轟去。

  “該死!”

  將星殿幾個高手聯手,將水柱擋住,但身形受阻,不由的向著湖面落去。

  他們腳尖在湖面連踩,止住了身形,但水流痕已經向前奔行出一大段距離了。

  “幾個垃圾,也想阻我,蛟靈果是我的。”

  水流痕心里冷笑不已。

  但下一刻,他就愣住了。

  一道身影,腳踏虛空,從他的頭頂躍過,直奔蛟靈果而去。

  “天云,給我站住,找死!”

  水流痕怒吼起來。

  他腳步在水面連踏,身形向前極速奔行,同時,雙掌揮出,附近的湖水被他帶動,居然凝聚出一把把水劍,向著陸鳴洞穿而去。

  陸鳴看也不看,長槍掃出。

  碰!碰!...

  一陣轟鳴傳出,那些水劍,居然沒有被擊散,而陸鳴的身形,卻受到一股巨力作用,飄落而下。

  “水之勢,果然奇妙,特別是在這湖面之上。”

  陸鳴心里一動。

  “哈哈,陸鳴,沒有領悟勢,終究是垃圾,今日,你死定了。”

  水流痕大笑,手中出現一柄如秋水一般的戰劍,戰劍揮出,湖面之水自然帶動,形成一道道水柱,與劍氣一起,轟向陸鳴。

  “領悟勢,有什么了不起的嗎?”

  陸鳴嘴角掛著一絲冷笑,淡淡出聲。

  “有什么了不起?哈哈,你這是羨慕嫉妒吧...啊?...啊...”

  水流痕說道后面,聲音直接卡住了。

  因為這時,陸鳴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輕靈,但又鋒利無比的氣息。

  勢,風之勢。

  陸鳴長槍一震,好像有一團團狂風呼嘯而出,一槍掃出,湖面上,好像突然刮起了一陣龍卷風。

  碰碰...

  水流痕打出的水柱,瞬間被擊散,強大的槍勢,向著水流痕轟去。

  水流痕竭盡全力,斬出一劍,與陸鳴的長槍轟在一起。

  水流痕的身體,直接被轟飛,撞在湖面上,激起大片的水花,水流痕直接被轟進了湖里。

  后面,其他十方劍派弟子以及將星殿的學員,一個個倒吸涼氣,瞪大了眼睛。

  一時間,身形都慢了下來。

  嘩啦!

  湖水四濺,水流痕從湖里沖了出來,發出不可思議的大吼:“風之勢小成,你怎么可能把風之勢修煉到小成?”

  剛才一招,他就感覺出來,陸鳴的風之勢,已經小成,威力大的驚人。

  而他的水之勢,只是剛剛入門而已,距離小成,不知道還差了多遠。

  “不就是勢嗎?有什么了不起的,用的著整天掛在嘴邊嗎?”

  陸鳴淡淡的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